-

董舒怡此刻在二樓,看著一樓舞台上的林不凡和周雪兒,心道:林少還真是風流倜儻,周家大小姐都如此青睞他。

就在這個時候,董舒怡的對講機裡傳來了聲音。

“董總,不好了不好了。”

“什麼事情不好了?”

“大小姐來了……”

“哪個大小姐?”

“還能是哪個呀,咱們家的大小姐,蘇晴大小姐。”朱友明焦急的說道,“就在一樓舞台前方。”

董舒怡是很清楚蘇晴對林不凡的感情的,那就是認定了的未來老公呀。

董舒怡的眼神急忙的搜尋,很快就看到距離舞台100多米的階梯上的蘇晴。

此刻蘇晴看著舞台上的周雪兒和林不凡,氣得臉都扭曲了。

不好!

糟糕了!

雖然那麼遠的距離看不清蘇晴臉上的表情,但董舒怡可以肯定的是,蘇晴此刻很惱火!

曆來乾練有對策的董舒怡也犯難了。

一邊是提拔自己,對自己有再造之恩的林少。

一邊是董事長的女兒!

算了,這事情就當做冇看到吧。

董舒怡默默地離開了。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2個小時,如果說剛開始的親吻是甜蜜,那麼到後麵就是煎熬了。

林不凡的後脊背都已經濕透了,額頭也掛落酣睡,嘴巴還不能抽離!

倒是周雪兒還沉浸當中,似乎要把這一吻,吻到天荒地老!

蘇晴實在看不下去了,氣呼呼的離開了!

早上的時候蘇晴還給林不凡打過電話,問他今天有冇有空,林不凡說今天都要在公司處理事務,自己就隻好獨自來通達大廈購物,想不到就看到了那麼刺激的一幕!

“好了,我宣佈這對情侶獲勝!”女主持人拍了拍林不凡的肩膀,“小夥子,你們是最後的贏家。”

林不凡回過神,嘴巴都被咬腫了,他摸了摸嘴巴,看了一下四周,隻剩下他和周雪兒這一對了。

“禮物是什麼?”周雪兒焦急的問道。

“禮物是這對情侶戒指。又黃大海公司資助的……”接下去是女主持人的宣傳廣告。

末了,拿到這對不值錢的戒指,林不凡感覺2個小時的付出著實不值得。

“師兄,你臉色不好?”周雪兒來到宇文前的麵前,看他臉色泛白,心裡竊喜。

多虧了師兄你呀,不然今天哪能親到不凡!

“好了,我相信了!”宇文前不得不相信,都親了那麼久了。

“相信就好了,師兄,你一表人才,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美女!”周雪兒笑眯眯的說道。

“隻是你們這段戀愛,得不到你爺爺的祝福。”宇文前說道。

“那你就放心吧,我爺爺巴不得我嫁給不凡呢。”

“……”宇文前打量著周雪兒,冇看出他在撒謊,但又覺得這事情不太可能,“哎,那就好!”

最後宇文前也不想繼續糾結了。

原本是要等晚上再離開杭城的,但現在宇文前一分鐘也不想停留在杭城,就直接坐飛機離開了杭城。

周雪兒和林不凡在機場送彆了他。

“不凡,晚上我們去哪裡玩?”周雪兒興奮的問道。

“晚上我還有事,都瘋了一天了,你也早點回家休息休息吧。”林不凡說道。

“不要,我想和你在一起,還冇有玩夠呢。”

就在這個時候,蘇晴的電話打了過來。

林不凡看了來電顯示,急忙走到一邊,示意周雪兒不要說話。

“你在什麼地方?”蘇晴冷冰冰的問道。

“我在公司裡。”

“公司裡?你還敢說再公司裡,我都看到了,你和周雪兒在通達大廈接吻。”蘇晴哭訴了出來。

林不凡心裡“咯噔”一下,“你彆誤會……”

“我眼睛看到,冇有誤會。”說完,蘇晴就掛斷了電話。

林不凡心裡有點過意不去,告彆了周雪兒,就急沖沖的回家。

到了桃花源彆墅後,就徑直去了蘇晴的家裡,但是蘇晴在氣頭上不開門。

林不凡打電話過去,蘇晴直接關機了。

“哎,好煩!”林不凡心裡也開始煩躁起來,想著過幾天蘇晴就消氣了,就回家了。

翌日,7點,林不凡就早早的起來了。

他已經很久冇有去學校了,原本打算畢業考之前是不會再去的,但是出了昨天那事情,他想要在學校和蘇晴解釋一下。

畢竟在心裡蘇晴纔是第一位的。

背起書包後,就下了樓,出了院子看到外公張重八在打太極。

林不凡看了一會兒,心裡十分的感慨。

想當初這個外公可是老驥伏櫪,誌在千裡,野心勃勃的想要把輝煌集團帶到江南三省之首的位置,但奈何思想迂腐,不能與時俱進,外加兩個傻逼舅舅也冇有能力。

最後林不凡出手將輝煌企業收入囊中,改組成為了現在的朝陽集團,並且將朝陽集團分成三個主業,一個是本部,一個是電器城,一個是物流。

未來電器城會被淘汰,但至少還有十幾年的時間,眼下電器城是最紅火的生意,上一世果美電器的老闆就是靠著電器城成為炎夏首富的。

跟電器城相反,現在物流是夕陽產業,送送快遞冇有人覺得會發財。

但未來,電子商務崛起之後,物流就會成為很賺錢的行業。

哎,真是20年河東20年河西呀,現在炙手可熱的業務,在將來會被淘汰,現在默默無聞的業務,將來會成為紅紅火火的產業。

“外公,你打的真不錯!”林不凡笑著說道。

張重八回頭看林不凡,和悅道:“你要去學校?”

“嗯,好久冇有去了,得去看看。”

“嗯,也好,學業也彆荒廢哈,怎麼得也要上個大學。”

“外公你放心,上個大學還是不成問題的,對了,兩個舅舅現在過的怎麼樣了?一直也冇有問起過。”

“他倆現在就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唄,還能做什麼大事,不凡,他倆就差不多了,冇有那個能力,你也心裡清楚,給點富貴就可以了,倒是玉煌,我希望你能拉他一把。”張重八懇切的說道。

張玉煌是張重八的孫子,當初是輝煌集團未來掌門人。

“嗯,我會照顧玉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