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可能有直升機的?”宇文前難以置信,發出了質疑。

林不凡歎氣道:“我為什麼不能有直升機呢?”

“你家裡不是很窮嗎?你爸不是家庭主婦,你媽也不過隻有兩個店麵,你哪來得直升機?一定是你忽悠我,一定有小道。”宇文前不甘心的說著。

林不凡捂臉,感喟宇文前的天真,“我說的都是實話,你愛信不信。”

“我不信,我不信!”

“不信也冇辦法!”林不凡拉著周雪兒進了通達大廈。

監控室內,保安隊長看到了林不凡進來,立馬對講機通知了董舒怡。

之前在通達大廈發生過蘇晴被人欺負的事情,保安隊長朱友明當時還是個小保安,就因為識時務,腦子好用,所以在那件事情之後就被提拔成了保安隊長。

“董總,我看到林少來了,跟著一個女孩,還有一個男的。”朱友明說道。

董舒怡想了一下,如果是來談事情的,林不凡肯定會事先打電話給我,也就是說不是來談事情,而是來逛商場的。

“密切保護,不要驚擾了林少。”董舒怡發出了指示。

“好的,董總!”朱友明畢恭畢敬道。

很快周雪兒就拉著林不凡進入了LV專賣店。

周雪兒開心的買買買,她知道林不凡還是盛世集團的大股東,通達大廈是盛世集團的產業。

導購員是個挺漂亮的女孩,給周雪兒推薦剛上市的包包。

“你買的起嗎?”宇文前再次挑釁的問道。

“買得起,你看看有冇有你喜歡的,我也可以送你。”林不凡客氣的說道。

“好大的口氣,好,那就讓我看看你的經濟實力。”說完,宇文前就真的開始挑男士包包了,專門挑最貴的。

“不凡你看這個包包怎麼樣呀?”周雪兒俏皮的將林不凡拉到身邊。

“我看行!”

女導購員吃驚了,原本以為周雪兒和宇文前是一對。

“那這個包,還有那個,還有……”周雪兒點了5個包包,都是新款,“我都要,你送我,好不好?”

“這有什麼好不好,送你幾個包包也是應該的。之前你也幫過我很多事情。”

5個包包對周雪兒而言就是九牛一毛的事情。

但由林不凡送出,那感覺就不一樣了。

這時候,宇文前也買好了,選了3個最貴的男士皮包,價值在10萬多。

女導購員額頭有些冒汗,8個包包加起來要30多萬呢。

“現在,是刷卡還是現金?”女導購員自覺“現金”二字說錯了,30多萬現金,得一袋子了。

“可彆刷雪兒的卡哦!”宇文前酸溜溜的說道,“也彆說錢忘記帶了哦。”

林不凡微微搖頭,覺得宇文前還是太嫩了,“結賬!”

女導購員接過林不凡遞過來的卡,頓時眼眸放光,肅然起敬。

這是一張LV鑽石卡,也可以說成VVIP卡,想要成為LV的VIP,需要一年消費200萬,而這張VVIP卡在整個炎夏也冇有幾張,需要一年消費500萬,才能擁有。

女導購員在機器上刷了一下,是真的VVIP卡,刷掉之後裡麵還有餘額200多萬,“尊貴的VVIP先生,感謝對LV專賣店的支援和喜愛,歡迎下次光臨。”

宇文前再次震驚了,合著林不凡不是窮小子?

“雪兒,他到底什麼來頭?”宇文前已經顧不上那麼多,將周雪兒拉到一邊問道。

周雪兒撓著頭皮也不好說實話,“也冇什麼來頭呀,就是有點錢。”

“我和他,誰有錢?”宇文前是一定要比個高低了。

“他!”周雪兒想都冇有想直截了當的說道。

“……”宇文前不說話了,被深深地打擊到了。

原來跳梁小醜是自己!

原來林不凡一直拿自己當猴耍呢!

林不凡此刻走了過來,說道:“宇文哥,錢真的不能代表什麼,感情的事情是勉強不來得,以你的條件找個美女一點不難呀,何必在雪兒這裡浪費時間,我和雪兒是真心相愛的!”

話剛說完,一樓舞台上傳來了主持人的聲音。

“情侶接吻比賽正式開始,要求,必須是情侶才能參加,評判標準,親到最後的那對情侶就能獲得此次活動的冠軍。”女主持人拿著麥克風激動的對台下人頭湧動的人群說道。

人群中有很多情侶都已經躍躍欲試了。

“你和雪兒去參加這個接吻比賽,我就相信你們是真心相愛的,我就退出!”宇文前腦子一熱指著樓下說道。

林不凡真是醉了,“你這人為什麼那麼倔呀?”

“好,師兄,那我們就證明給你看……”周雪兒巴不得和林不凡接吻呢,拉起林不凡就朝樓下衝去。

“雪兒,你這也……”

“我師兄這人太軸了,不參加這比賽他是不會死心的,既然都幫到這裡了,那就好人做到底唄,嘿嘿……”周雪兒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一路拉著林不凡就衝到了舞台上,此時舞台上已經有十幾對情侶了。

“還有情侶參加嗎?”女主持人朝著台下問道,“如果冇有的話,那我們就開始了。”

隨著女主持人一聲“開始”,情侶們就相擁接吻了。

林不凡顯然還冇有進入狀態,周雪兒可不管那麼多,捧住林不凡的腦袋,就把唇貼了上去……

林不凡腦子一陣暈眩,本來還有點抗拒,但周雪兒也是個十足的美人,而且身材那麼火爆,香唇可口……

台下,看著林不凡和周雪兒吻上了,宇文前心如刀絞,默默地流下眼淚。

他很後悔,要是早一點來找周雪兒,那麼情況就不會是現在這樣了。

時間滴答滴答的過去。

一轉眼就過去半小時了,長時間的吻著,脖子也會痠痛,有幾對情侶就放棄了。

林不凡想著也差不多了,就要抽離,但被周雪兒死死的抱住。

周雪兒的眼神眨巴了幾下,意思很明確了:今天我們必須拿冠軍。

林不凡哭笑不得,但又不能在大庭廣眾下推開周雪兒。

於是就隻能繼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