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後讓楊秋雨麵試了鐘天耀,這是最高規格的麵試了,麵試就是認識一下,看看有多少水平,而後進入了遊戲部,在劉暢收下乾活。

過了3個月,市場要擴寬要在外地增設分部,分部就是開疆擴土,占領遊戲市場,外派的總經理需要懂業務,懂遊戲,懂人情世故,懂管理,有頭腦的綜合性人物。

鐘天耀想著自己都31歲了,不拚一把一輩子就這樣混過去了,雖然靠著關係也可以過的很安逸,但他倒是個實乾的人,主動找了楊秋雨,說想要外派帶團隊去開分部。

若是彆人,楊秋雨早就批評過去了,分部總經理是公司上層研究決定的,不是毛遂自薦的,但考慮到鐘天耀是張旖旎的關係戶,就溫柔多了,讓他寫一份分部開拓計劃書。

一個晚上的時間計劃書就寫好了,楊秋雨看過後,挺詫異的,冇想到寫的還不錯,有條有理,但又怕是趙括這種紙上談兵,就把鐘天耀的計劃書給林不凡看。

林不凡看到計劃書上有那麼一條分析——PC端的遊戲遲早要被取代,就好像遊戲房裡投幣遊戲一般,會成為曆史,所以應該抓緊時間,在賺錢的時候賺錢,所以儘量輕資產發展,不要再設備、人員、物資上投資太多,以免淘汰的時候損失過大。

就憑這一條,林不凡便拍案叫絕,在這個時代能高瞻遠矚,能有如此遠見,絕對是人才。

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遊戲的發展從最開始的遊戲房投幣模式,小霸王學習機那種插卡家用模式,到PC電腦端,到GBS、PS高階掌上模式,然後到手遊、AI遊戲。

可以說短短的20年裡麵遊戲的進程演變的很快,當年遊戲房多火爆呀,後麵紛紛倒閉,當年家裡有插卡遊戲也是很火爆的,但現在學生誰還玩那個,想買都買不到了。

就如同手機一般,果果手機一出,諾基壓、摩托蘿拉都紛紛倒閉,當年的三巨頭隻有山星還挺立著,因為山星不管做手機,還做晶片,還做保險、房地產、造船等等。

直到穿越前,山星都是超級跨國公司,擁有核心技術,就說一樣,它能製造出2奈米的晶片,而炎夏還在8奈米掙紮著,這就是距離。

鐘天耀到了臨海後,用了半年的時間就紮根,然後又半年的時間牢牢地掌握了臨城遊戲的份額,占到了臨城遊戲總收益的80%。

楊秋雨給鐘天耀打完電話之後,鐘天耀就開始運作起來,他先讓秘書預定臨海最好的大華酒店,然後挑選了公司最漂亮的幾個女職員,找了最好的車,買了鮮花,提前一小時在臨城機場等待,等待的時候又和大華酒店的廚房聯絡,預定了幾道特色菜,石斑魚、野生大閘蟹,這種都是不可少的。

還從臨城紅酒收藏家手上買了一瓶價值23萬的波多紅酒。

一共三輛車,一輛勞斯萊斯,一輛本田SUV,一輛奔馳。

三個最好看的女職員,悠悠、美美、玲玲。

“等下老闆來了,美美悠悠你倆一左一右攙扶老闆,要熱情,不要狐媚,要表現的純真如同女大學生,不要演成夜店的女大學生,懂了嗎?要恰當好處。”鐘天耀說道。

他還以為林不凡是個上了年紀的人呢,這也不能怪他誤會,因為當時在總部的時候,總有人傳幕後大老闆是個上了年紀的人,常年在海外,CVC基金會還是他的產業。

林不凡從停車場有專門的電梯直接上自己的辦公室,員工大會等等一切會他又不參加,都是楊秋雨主持的,他隻給楊秋雨、盧靜、劉暢等核心人員開會,所以就算是本部的人也很少知道老闆的真麵目。

悠悠說道:“能不能在職場上更上一步,就看今天了,拚了!”

美美嘟嘴道:“咋的,你要獻身呀,老闆又不是那樣的人。”

“你又不認識老闆,怎麼知道……不是那樣的人。討好大BOSS有錯嗎?這種機會可是百年一遇的,招待好了,我說不定直接調到總部去。”悠悠笑眯眯的說道。

“做夢吧,總部杭城可是美女如雲的。”

“我也不差呀!”

“你倆彆巴巴了,老闆馬上要出來了,都站直了……”鐘天耀緊張的說道。

不多時,林不凡、段擎天、關山、田喜、阿虎等人就出來了。

走在中間的是段擎天,段擎天進入總部的時候,鐘天耀已經外派到臨城了,所以鐘天耀並不認識段擎天。

快速掃了一圈,也冇有看到年紀特彆大的人呀,看架勢,中間的段擎天最有派頭,年紀也有40來歲。

“經理哪個是老闆呀?”悠悠急切的問道。

鐘天耀額頭冒汗,看著段擎天說道:“應該就是那位,跟我來。”

走到段擎天麵前,就是畢恭畢敬的鞠躬:“老闆好,我是鐘天耀,我來接機的,悠悠你們趕緊給老闆獻花。”

二女就要給段擎天戴花。

“不不不,我不是老闆,這位纔是。”段擎天閃開,他後麵是林不凡。

看到林不凡如此年前,鐘天耀笑了,說道:“老闆,你彆開我玩笑了,這個娃娃怎麼可能是凡人科技的老闆。”

悠悠和美美、玲玲也笑了,悠悠甚至大膽的摸著林不凡的頭,說道:“弟弟,你是老闆身邊的助手吧,長得真可愛,臉蛋還挺嫩的,回頭姐姐帶你吃好吃的。”

關山等人在邊上都悚臉了,彆看老闆年紀小,那也是狠角色呀!

林不凡倒不生氣,點頭微笑:“好的,等事情辦好了,你帶我吃好吃的。”

說完朝著勞斯萊斯去,打開後門就坐了上去。

段擎天瞪著愣神的鐘天耀說道:“楊總冇和你說清楚嗎,咱們老闆可很年輕的。”

鐘天耀認識關山,哭喪的問關山:“關隊,那個,那個小孩,不,那個男孩真的是咱們老闆?”

“嗯!你呀,拍馬屁拍到馬腿上了,還有你這妮子,膽兒真肥,還摸老闆頭。”關山笑著搖頭,然後和段擎天坐上了勞斯萊斯,其餘人上了商務車和奔馳車。

“乾什麼呢!”關山朝鐘天耀喊道,“三個妹子坐後麵,鐘天耀上這裡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