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男孩是智力正常的人,而且還特彆的聰明,當即就感覺到馬飛揚有貓膩。

吃好飯後,就馬上開始乾活了,小男孩依舊在馬飛揚的身邊。

小男孩叫張斌,他在馬飛揚的側麵,距離5米的位置,他偷偷地觀察馬飛揚,見馬飛揚砸石頭的時候,眼睛總會掃一下全場,似乎在找尋什麼東西。

等到了下午一點,麵前的石頭砸掉了,他被安排到了一斜坡上砸石頭,站在斜坡上可以看清楚整個礦區的分佈,距離300多米的距離外,還有一個山丘,山丘上還有人在砸石頭。

這裡是A區,那邊是B區,馬飛揚心裡罵街了,怎麼就偏偏分在這裡,該怎麼辦呢,能不能去B區看看呢。

就愣了幾秒鐘,背上就火辣辣的痛。

是監工打了他一鞭子。

馬飛揚那個怒呀,但強行給壓下去了,繼續乖乖的乾活。

到了下午2點,東南西三角的監工到了王氓的涼棚下麵,4個人湊一桌開始打撲克了。

張斌知道這時候開始就是現場最鬆懈的時候了。

他是可以移動的,上了斜坡開始挑挑揀揀,不一會兒就到了馬飛揚的身邊。

“大哥,你哪裡人?”張斌低聲問道。

馬飛揚冇有回答自顧自的砸石頭。

“大哥,你餓不餓,我這裡有個饅頭。”張斌昨天去清掃狗舍,撿了幾個狗冇有吃掉的饅頭。

馬飛揚依舊假裝聽不懂,傻乎乎的笑。

張斌湊上前說道:“你看著不像傻子……”

話出,馬飛揚心裡微微一緊張,難道他看出來了?

馬飛揚還是不理張斌,嘴角掛著口水。

張斌越看他這樣子,就越覺得有問題,小腦袋一轉,站起來說道:“我到下麵去了……”

話說完,腳下一滑,就在後腦勺要倒地的一瞬間,一隻手拖住了他,穩穩地將他放平在斜坡上。

是馬飛揚!

當張斌後摔的瞬間,馬飛揚條件反射的出手了,這是來不及思考的。

出手之後,馬飛揚就後悔了。

張斌是故意的,就是為了試探馬飛揚。

他覺得馬飛揚潛入進來肯定是有原因的,他既然能潛入就一定能出去。

不得不說張斌真是人心鬼大,十分的有腦子。

他也不繼續糾纏馬飛揚,回到了山腳下繼續乾活,因為此刻張斌已經確定馬飛揚不是傻子了。

傻子不可能那麼眼疾手快,傻子不可能在乾活的時候露出搜尋的眼神,傻子更不會倒掉飯菜,還埋起來不讓人發現。

能不能離開這裡就看他了!

時間慢慢地過去,太陽下山後,也是收工的時間了。

王氓甩著鞭子領著4個監工,將傻子們帶進了一個大棚裡麵,這是個簡易大棚,就跟蔬菜大棚差不多。

裡麵左右兩邊是通鋪,傻子們都認得自己的位置,躺了下去。

過了一個小時後,廚房的夥伕就帶著飯菜來了。

晚上稍微好點,吃的是5年的陳米,菜就五花八門了,說好聽一點是亂燉,說實話就是菜場裡扔掉的各種東西。

那真是聞著都要吐了。

好不容易吃了幾口後,馬飛揚見夥房的人已經出去,就把菜倒進了身邊傻子的碗裡麵。

張斌一直觀察著馬飛揚,倒菜的那一幕也恰巧被他看到了。

吃好晚飯之後,就直接睡覺了。

馬飛揚眼神開始有了光彩,打量這個大棚,大棚是用塑料膜包起來的,可以直接撕開出去。

馬飛揚思量著晚上要不要潛出去,到B區去看看。

張斌在左邊,馬飛揚睡在右邊。

張斌從懷裡把那個硬邦邦的饅頭拿到了手上,然後來到了馬飛揚身邊的大傻子麵前,用一個饅頭換了床位。

馬飛揚感覺到不妙,這小子想乾嘛?

張斌躺下後,並冇有馬上開口說話,而是等了半小時,等到傻子們都安靜下來,傳來了酣睡聲的時候,才轉了一個身,低聲說道:“哥,我知道你不是傻子,你是不是在找什麼人,我可以幫你。”

馬飛揚冇有說話,背對著張斌。

張斌繼續說道:“哥,我知道你不想暴露,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我隻是想你帶我逃出去,就那麼簡單,我不想死在這裡,這裡是人間地獄,我是偷偷從家裡跑出來的,我不是冇有家,我現在很想家,想我的爸爸媽媽,都怪自己太淘氣了,不好好學習……”

說著說著張斌就小聲的抽泣起來。

馬飛揚動容了,心裡開始搖擺……

“哥,你找的人如果不在這裡,那就在B區。”

馬飛揚心裡想,這小子真夠機靈的。

“雖然這棚子撕開就能出去,但你到不了B區的,晚上你出去的話,隻會暴露,因為到了晚上外麵都是冇有拴狗繩的狼狗,看到你就會撲上來大叫,就算冇有被狼狗發現,也冇用,因為進入B區有一道鐵門,鐵門上麵還有監控,你進不去的,但我隻是一個可以進去的辦法……”

到這個時候,馬飛揚不想繼續隱藏了,轉過身,低沉的問道:“你有什麼辦法可以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