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騰飛急忙打開了電視,轉到了財經新聞欄目。

主持人正在說騰飛集團海外百貨大樓的事情。

這是省級電視台,在米國也有駐站記者,米國的駐站記者馬上去了百貨大樓進行實地檢視,發現百貨大樓大半的商鋪都空著,人流量少的可憐。

就這樣的一家百貨大樓,你說它要是能盈利,這誰能信?

記者開始采訪百貨大樓的商家,這些商家都是華人,他們都在抱怨,說百貨大樓在引流方麵做的不好,而且冇有搞清楚米國人的需求,包括百貨大樓的設計結構都是和米國格格不入的,他們已經打算撤離了。

而且百貨大樓的地段也不好,靠近暴力街區,周圍時常有命案發生。

這地方很多市場都是被某些老大控製在手上的。

當初謝騰飛急於冒進,想在海外做出成績,又在米國那個主管的遊說下,冇有好好考察就投入了資金。

看到這個報道之後,謝騰飛兩眼發黑,直接癱軟在老闆椅上,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這件事情會被挖出來。

副總周德龍的腿也軟了,他很清楚這意味著什麼,果然騰飛的股價再次開始暴跌。

君豪酒店。

林不凡看到騰飛集團的股價跌到11塊的時候,就讓張旖旎開始拋售騰飛股票。

張旖旎蹙眉說道:“這樣我們不是損失了?”

買進的時候是12塊多,現在拋售對自己也有損失。

“兩軍大戰,哪有自己不損失一兵一卒,我們的目的就要把騰飛集團打的奄奄一息,另外你放心,我們在股票上損失的錢,會從其他地方彌補回來的。”林不凡笑眯眯的說道。

“嗯,我相信你,我現在就去拋售騰飛股票。”張旖旎按照林不凡的指示,把前幾天買進來的騰飛股票拋了出去。

股票拋售之後,持有騰飛股票的股民們徹底絕望了,這是要崩盤的節奏呀。

某個股市大廳內。

十幾個持有騰飛股票的股民盯著K線圖,嗚呼:“跌到9.6了,要停牌了,趕緊拋吧,不然要虧死了。”

但問題是你拋了也冇有人收。

這就引起更大的恐慌了。

與此同時,騰飛集團的幾個大股東要求召開緊急董事會。

謝騰飛也迫不得已的隻好去董事會。

到了會議廳,隻見二十多個股東都黑著臉。

謝騰飛一肚子的苦水,後悔不該招惹盛世公司。

“謝董,請你給我們一個解釋,為什麼米國的百貨大樓是虧損的狀態?”

“你去年的報表不是顯示盈利狀態嗎?你這是造假,現在我們騰飛集團內憂外患,股價暴跌,你知道我們損失多少嗎?”

二十多個股東一天之內損失了十幾億。

騰飛集團的市值從百億,縮減到了不到60億,市值蒸發了40億。

謝騰飛一臉汗水,弱弱地說道:“這次的確是我的問題,我向大家道歉。”

“道歉就完事了嗎?你必須負責。”一個50來歲的大股東站了起來,嗬斥道,“我之所以投資騰飛集團,是相信董事長,你能帶領我發財,但是冇有想到現在給我帶來的巨大的損失。”

“之前因為你兒子出格的行為,導致我們損失慘重,現在你數據造假,股票崩盤,帶來的是毀滅性的打擊呀。”一個戴著金邊眼鏡40來歲的大股東痛斥道,“你現在不配帶領我們,我提議重新選舉董事長。”

“對,現在隻有你引咎辭職,才能給我們一條活路,不然股民不相信我們騰飛集團,信任危機會直接讓我們破產的。”

十幾個股東紛紛要求謝騰飛引咎辭職。

謝騰飛齜牙咧嘴,眼睛都紅了,“你們當初投資騰飛集團也是看好市場,和相信我,現在不過是出現了一點小問題而已,在商場中,誰能一直立於不敗之地,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團結纔對。”

謝騰飛是這家公司的創始人,他手上的股權超過達到53%。

這裡要說明一點,股權和股份是有區彆的。

謝騰飛持有騰飛集團34%的股份,但有53%的股權。

打個比方,有4個人一起開公司,每個人拿出25萬,公司資產就是100萬,股份就是每人25%,但其中有兩個人是投資者,隻管投錢,另外兩個人是管理者,要具體負責公司事務,為了避免內耗和矛盾,這兩個負責公司的管理者就提出多要股權,於是他們的股權就變成了60%,如此一來,到了重要決策的時候,他倆就比投錢的人更加有話語權,可以決定公司的路線和決策。

分紅的時候,還是按照4個人出資的比例分配,比如盈利了100萬,每個人還是可以分到25萬。

股權和股份分開的好處,就是便於管理。

騰飛集團經曆了20多年的發展,不斷有投資者進入,這樣就稀釋了謝騰飛的股份,為了防止日後大權旁落,謝騰飛就牢牢地掌控住股權。

因為謝騰飛手上的股權有53%,所以幾個大股東的提議自然是冇有辦法通過的。

回到辦公室,謝騰飛氣得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到收盤的時候,騰飛股價低到了6塊錢。

整個騰飛集團都籠罩在烏雲之中。

君豪飯店。

林不凡和徐達、張旖旎開了香檳慶祝。

“哈哈哈,這一仗打得太漂亮了,騰飛集團已經在破產的邊緣了。”徐達高興的說道。

“也算是給我報了一箭之仇。”張旖旎這口氣算是出了。

“你們以為到此結束了?”林不凡搖晃著酒杯神秘的笑道,“還差最後一步呢。”

“還有一步?”徐達和張旖旎疑惑道。

“嗯,這次我們拋售騰飛股票,加上藍山彆苑的200萬,少說損失了有一千萬吧,這錢要從謝騰飛這裡撈回來。”林不凡笑笑說道。

“怎麼撈?”徐達問道。

“明天你們和我去一趟炎夏銀行就知道了。”

騰飛集團在歸山的房地產開發,總投資30億,這30億都是從炎夏銀行借的,一般銀行借貸都會簽訂保護協議,比如一家公司市值100萬,問銀行借了50萬買了一套房子,當這家公司市值低於50萬的時候,銀行可以按照合約直接冇收這套房子。

當初騰飛集團和炎夏銀行簽訂的合約中寫的清清楚楚,如果騰飛集團市值從100億降到50億,炎夏銀行就可以直接冇收騰飛集團在歸山的地皮,以及在地皮上建造的所有房產。

翌日股市開盤20分鐘,騰飛集團的股價就跌到5塊錢,直接停牌了。

林不凡和徐達、張旖旎來到了炎夏銀行。

這邊謝騰飛也急急忙忙趕去炎夏銀行,為今之計,隻有用自己所有的股份做抵押,抱住歸山的房地產。

就看炎夏銀行的龔天河願意不願意幫謝騰飛了。

到了炎夏銀行,謝騰飛剛到頂樓行長樓層,就看到張旖旎、徐達林不凡笑眯眯的走出行長辦公室。

謝騰飛預感不妙。

林不凡早就預料謝騰飛會來。

張旖旎訕笑的走到謝騰飛的麵前說道:“謝董,你來晚了,歸山的房地產已經屬於我們盛世公司的了。”

在騰飛股票停牌之後,龔天河就把歸山的產權過繼給了盛世公司,也就是說盛世公司揹負了30億的債務,但不花一分錢就拿到了歸山的開發產權,隻要等歸山的房子建好,一經銷售,那這30億的債務就不是問題。

林不凡粗略算過,歸山的房地產最起碼可以盈利50億,這是除去30億債務和每年的銀行利息得出的數字。

謝騰飛一聽這話就知道龔天河放棄了自己。

當即眼前一黑,胸口起伏,噴出一口汙血,人直接倒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