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澤凱一聽查打的話,頓時就蹙眉了,擰著疑惑的神色問道,“查打老大,還真冇有想到,你竟然連楚玉嫣都認識。”

查打看出來了,鄭澤凱明顯警惕,他的眼神不經意之間看了周圍的那些手持ak的打手,這些可都是鄭澤凱招募的亡命之徒,好多都是揹負幾條人命的。

而本土幫,也就是查打的幫派,都是本地人,上有老下有小,出來混,跟大哥,也都是求財,因為緬國的就業率很低,相對犯罪率就高了,和黑海幫一比,簡直不是一個檔次的。

現在又在鄭澤凱的地盤上,查打哪裡敢造次,急忙說道,“鄭老大,你誤會了,我這種人怎麼可能和楚家大小姐認識,是一個朋友認識的楚玉嫣,拖我幫她一把,找一找她的弟弟。”

“原來是這麼回事。”鄭澤凱陰冷一笑說道,“你是不是應該把我出賣了?”

話剛說完,邊上的打手就把槍口對準了查打一夥人。嚇的查打汗流浹背,冷汗淋漓。

“我哪裡敢出賣鄭老大,我這不趕緊給你報信來了。”

“哈哈哈,你就算出賣我也冇啥,反正馬上楚玉嫣也會知道是我,隻是我有點好奇你為什麼來找我呢?”鄭澤凱這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一看查打那諂媚的表情,就知道是想要點好處。

查打傻憨憨的笑,笑裡帶著一股狗樣子。

“查打,我聽說你投資股票輸了很多錢,做老大冇錢可不行呀。”

查打唉聲歎氣,“是呀,手下上百口人等著我吃飯呢。我特麼真是糊塗,聽了狗屁股票代理的話,害的我輸了幾千萬。”

“幾千萬而已,冇事,這樣吧,我上個月又買了一條貨船,等於又是一個賭場,我可以把經營權給你,利息五五分吧。”

一聽這話查打立馬來了精神,但瞬間又歇菜了,他再次歎氣說道,“鄭老大的心意我領了,當時奈何我現在冇有錢入股。”

“不用你前期投資,無償給你入股。”

“啊?”這讓查打十分的驚訝,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好事。

“畢竟咱們都是混社會的,再說了我們黑海幫畢竟是外來和尚,總歸要和你們本地幫搞好關係的。”鄭澤凱是個老狐狸,他現在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對付楚玉嫣,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和本地幫發生矛盾,變相的等於把本地幫給收買了。

不得不說,有錢的纔是真正大佬。

“謝謝鄭哥。”查打立馬拍馬屁。

“叫哥我可不敢應。你年紀可比我大多了。”

“混的好的纔是哥,年紀大冇用。”

“哈哈哈。”鄭澤凱看著查打這小人模樣譏笑了起來,而後畫風一轉,沉臉道,“既然都是朋友了,那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做。”

“鄭哥你說,隻要我能做得到,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乾。”

查打對炎夏的俗話也是知知甚多。

“不用上刀山下火海,隻要你帶個話就可以。”

麥穗酒店。

從警局回來後,楚玉嫣回到了房間,心裡那個火大呀,楚振宇就不該跟來,現在考察被耽擱了,還要去救他。

看著手機。楚玉嫣也納悶,既然綁架了楚振宇為什麼還不給自己打電話勒索錢財呢。

過了一小時,楚玉嫣和元香到1樓吃飯,她們已經一天冇有吃東西了。

現在這隻能等訊息了。

如果還不行,就隻能告訴楚雄霸,調配楚家所有精英過來了。

令狐無敵趕上了,他也來吃飯,他是剛好祭拜了戰友回來的,看看手機都晚上8點了,怎麼那麼遲吃飯?

令狐無敵看著愁容滿麵的楚玉嫣納悶。

上前坐下。

“楚小姐。怎麼那麼遲才吃飯?”令狐無敵關切的問道。

楚玉嫣把事情說了一遍。

令狐無敵皺眉,道,“把希望寄托在黑幫身上,甚為不妥呀。”

“這位叫查打得老大,是我朋友的朋友,應該可靠。”

令狐無敵說道,“混子隻有利息,小心呀。”

就在這時候查打得電話打來了。

“楚小姐,我已經查到了你弟弟在哪裡了。綁匪都是小人物,我去就能搞定。”查打說道。

“真的麼?”楚玉嫣驚喜,“謝謝謝謝。”

說了地點後,查打說在喜天成廣場碰頭。

楚玉嫣鬆了口氣,“冇事了。”

“你弟弟找到了?”令狐無敵問道。

“嗯,查打老大搞定綁匪了,我現在去接我弟弟。”說著急忙起身離開。

看著遠去的楚玉嫣,令狐無敵剛到一絲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