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胡鬨了……”段擎天看著霍瑩瑩表情複雜,要知道,霍瑩瑩可是他的小姨子呀。

自從知道霍瑩瑩是自己小姨子後,段擎天就一直保持距離,中間也和林不凡討論過對策。

如果直接攤開身份,未來和楚家撕破臉皮後,霍瑩瑩會被當作挾持段擎天的棋子,有巨大的危險。

而且林不凡和段擎天也吃不準,霍瑩瑩知道和段擎天的關係後,會站在哪一邊。

所以,段擎天和林不凡一致決定,把楚家搞垮後,再把小姨子的身份說出來。

“是墨凝脂讓你來的?”段擎天冷冷道。

“不是,是我想你了,纔來的,你為什麼老是躲著我?”說著霍瑩瑩就貼近過來,雙眸靈動的看著段擎天,“你不喜歡我?”

“不喜歡!”

“說謊,你的眼神中透著一股愛意。”

段擎天的眼神中的確帶著一股暖意,但不是愛意。

“你抽空去看看眼科吧。回去吧。”

“為什麼對我那麼冷淡呀?”

“冇有為什麼。”

說著段擎天就扣住霍瑩瑩的手,要拉著她走。

“呀……痛!”霍瑩瑩輕呼一聲,段擎天急忙撒開手。

“手冇事吧,對不起。”段擎天急忙看她的手。

就在這個空檔,霍瑩瑩突然在段擎天的臉上親了一下。

“你乾嘛!”段擎天推開了她,恢複一板一眼的神色。

“你還說不喜歡我!”霍瑩瑩嘟嘴。

段擎天扶額,歎氣,“你這人臉皮真厚。”

“對,就是臉皮厚,菜都要做好了,又到了晚飯的點,你不留我吃飯,還趕我走,太不近人情了吧?”霍瑩瑩委屈巴巴的說道。

段擎天總歸是於心不忍,畢竟是自己亡妻的親妹妹,可以說是世上唯一的親人了吧。

“吃好飯就馬上回去。”

“好!”霍瑩瑩笑嘻嘻的回答道。

段擎天隻能深深地歎氣,其實在他的心裡也想對霍瑩瑩好,但現在不是相認的時刻,因為一旦相認了,會有很多不安全的因素存在。

十分鐘之後,菜就全部端了上來。

很豐富,有海鮮湯,有生蠔、牛鞭、牛肉等等。

一桌子的菜。

“哇,好多菜呀,今晚可以好好吃了。”方燕假惺惺的拍手叫好。

段擎天看著幾碗“養生”的菜,臉頰有紅光。

“方燕,嚐嚐這大蝦……”霍瑩瑩給方燕夾了一隻蝦。

“好吃!”方燕吃的滿嘴流油。

“我們喝一杯?”霍瑩瑩眼眸放電的對段擎天說道。

“不了,你等下還要開車呢。”

“有什麼關係呀,這麼一點路。”

那時候酒駕還冇有入刑。

“安全第一。”

“喝點啤酒總沒關係吧,那麼好的菜,我們一起喝一點唄。”霍瑩瑩撒嬌道。

“乾爹,啤酒冇事的。”

“你看,方燕都這樣說了。”

“唉,好吧!但就喝一瓶哦。”

“我去拿。”方燕站了起來,跑進了廚房,打開冰箱拿出了兩瓶瓶啤酒,有給自己拿了一瓶果汁。

到了餐廳,就把啟開的兩瓶啤酒放到了段擎天的麵前,兩人一人一瓶,喝了起來。

啤酒很快就喝完了,霍瑩瑩感覺不過癮,說道:“再來一瓶唄。”

“不了,說好就喝一瓶的,你還要開車呢。”段擎天拒絕道。

“你真是的,啤酒又冇事。”霍瑩瑩撅著小嘴巴不高興道。

邊上的方燕趁機給霍瑩瑩倒了一杯果汁,“霍阿姨,你喝一杯果汁潤潤喉嚨。”

“還是方燕對我好。”霍瑩瑩一飲而儘。

吃喝都差不多的時候,段擎天突然感覺頭腦發昏。

不應該呀,才一瓶啤酒!

段擎天不說是海量,但也不至於一瓶倒呀,他扭頭看著霍瑩瑩。

隻見霍瑩瑩托腮盯著自己看,那眼神中帶著**,帶著陰謀,帶著一股邪乎……

糟糕!

菜有問題。

要是換一個人,段擎天或許已經拔槍了。

但霍瑩瑩是自己小姨子呀,他立馬起身,去衛生間。

對坐的方燕也感覺到了不對勁,頭很沉,眼皮耷拉下來。

“方燕,你是不是困了呀,阿姨送你回房間吧。”霍瑩瑩不由分說,摟住方燕去了她的房間,把方燕扔到了床上。

方燕頓時明白,這菜有問題,“你……”

“我怎麼了,你還是好好睡覺吧。”

霍瑩瑩這次來,是想把生米直接煮成熟飯,直接和段擎天睡了,以段擎天的性格一定會負責的。

回到樓下,段擎天已經坐在沙發上,但神色卻冇有睏意。

這讓霍瑩瑩大吃一驚,按照賣藥的說,這藥女的吃了會直接睡覺,男的吃了會頭暈產生**。

他怎麼看起來隻有憤怒呀!

“霍瑩瑩!”段擎天厲聲質問,“你在菜裡放什麼了?”

在衛生間的時候,段擎天靠著催吐,將一部分菜給吐了出來,加上他堅毅的精神,這種江湖藥,對他冇有起多大的作用。

“我……”霍瑩瑩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頓時有些慌張起來。

但下一秒,一個屁,將原本緊張的氛圍弄的搞笑了。

“噗”的巨大一聲,霍瑩瑩感覺褲子都濕了。

空氣中也瀰漫了一股惡臭!

這突如其來的事故,讓段擎天也傻眼了。

霍瑩瑩感覺肚子翻江倒海,臉通紅,強烈的反應讓她背脊都佝僂起來,歪歪扭扭的衝向衛生間。

一陣宣泄後,她走了出來,剛想和段擎天解釋幾句,一股想拉屎的衝動又冒了上來,急忙又去了衛生間。

如此反覆了好幾次,等再次走出衛生間的時候,霍瑩瑩的臉色蒼白,腳發飄,人是扶著牆壁走出來的,“我……我這是怎麼了?”

段擎天腦子一轉,回憶了吃飯的一幕,又想到之前方燕在搗鼓草藥做的瀉藥,頓時就明白了。

“唉!作孽呀!”段擎天捂臉。

“我……我不行了……”霍瑩瑩又轉身去了衛生間。

如此鬨騰了一個多小時,衛生間裡冇有了動靜。

段擎天敲了門:“霍瑩瑩你冇事吧?”

霍瑩瑩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站也站不起來,怕站起來就要拉。

段擎天輕輕推開門。

“出,出去……”霍瑩瑩難為情了。

看到她還能說話,段擎天走了出去,“你等著,我去買止瀉藥。”

10分鐘之後,段擎天回來了,給霍瑩瑩服藥之後,就抱著她去了自己的房間,放在了自己的床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