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飯後,林不凡說想去杭城的小西湖看看,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既然都來了杭城,不去看,就白瞎了。

劉香見多識廣,也不是第一次來杭城了,再則還有“要緊事情”就說不去了。

洪大誌“心領神會”說讓林不凡自己打車去小西湖轉轉,自己要和劉香去房間討論一下買原始股的事情。

“洪總監,我倆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呀,討論好原始股的事情,我們還可以討論一下人生,展望一下未來。”劉香嫵媚的托腮說道。

林不凡裝出天真的樣子說道:“唉,搞不懂你們的想法,那我自己去小西湖了。”

林不凡出了黃龍大酒店後,就打車去了小西湖,在西湖邊的一家叫悅來大酒店內停下,之後就進去。

盧靜在酒店裡等著林不凡,商議後麵的計劃。

洪大誌則和劉香進了房間,熱烈的“討論”起來,當然了,這肯定是經過林不凡允許的。

隻有這樣發展,才符合邏輯。

“事情已經進展的差不多了,劉香已經進入圈套,就等著最後去凡人科技簽約。”林不凡抽著煙說道,“另外合算好劉香這個歐來美公司騙了多少錢了嗎?”

“根據老闆你提供的會員人數,我調查了歐來美的支出和收入,還有各種福利待遇等等,我預估劉香手上有1個億左右。”

林不凡點頭:“看來冇錯,劉香是說要買1000萬股,看來她這次是想狠狠地撈一筆,嗬嗬,等著看好戲了。”

“老闆,偽造的原始股合約,印章我都已經準備好了。”

“嗯,做的很好。”

“但我有疑慮,偽造合約和印章,這事情犯法呀。”

“我知道,所以從一開始我已經和警局的朋友打過招呼了,如果直接逮捕劉香,追討錢,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劉香的私人賬戶在海外,炎夏警方要從海外追回被騙的錢,需要和海外國家有國際聯手協議,所以我們這樣做,是為了追回那些被騙人的錢,然後將劉香繩之以法,上頭也知曉,所以假的合約印章冇有問題。”

“那就好!”

翌日,劉香從洪大誌的懷裡起身,去了衛生間洗澡,走出來後,看到洪大誌還在睡覺,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媽的,跟個死豬一樣。

要不是老孃想賺錢,怎麼會對你投懷送抱。

等過了半小時後,洪大誌醒來了,樂嗬嗬的去摟劉香,劉香故意避開,嗲嗲道:“人家好累呀。”

“好吧,那就算了。”洪大誌也不奢求再來一次了,就趕緊穿衣服,“我得上班去了。現在都遲早了。”

“洪總監,我那原始股的事情,你可要上心呀,我等你訊息的。”

“放心吧,這件事十**穩,我去公司後就找楊總說說去。”說完,洪大誌又問道,“劉總,你真有1億?可彆忽悠我,到時候讓我難堪。”

“瞧你說的,我還能騙你不成,這可是我全部家當,這筆投資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投資。隻要成功上市後,我肯定不少你的錢。”

“錢倒是小事,隻希望你能多陪陪我,嘿嘿……”洪大誌按照林不凡的設定,極力展現出好色的一麵。

“放心吧,事情成功了,我陪你一年都冇有問題。”

“好,一言為定!”

過了一個小時之後,洪大誌就回到了公司和盧靜碰頭,開始擬定1000萬和500萬原始股的合約。

劉香待洪大誌離開之後,去了隔壁房間敲門,林不凡揉揉睡眼朦朧的眼睛,打著哈欠問:“咋那麼早呀,姐?”

“姐今天心情不錯,帶你去杭城轉轉,這可是大城市,比周成市強多了。”

林不凡一聽這不行呀,萬一路上碰到熟人了怎麼辦?

“我還想睡覺,就不去了。”林不凡推脫道。

“你是懶豬呀,快點洗漱,快點!姐,想去雷峰塔和斷橋看看,你昨晚去了嗎?”

“去了!”

“去了就再去一次,晚上和白天的景色是不一樣的。”劉香推著林不凡進衛生間,催促他洗漱。

看來不去是不行了。

林不凡的預定時間是2天,2天後洪大誌會說事情搞定了,讓劉香去凡人科技簽約。

也就說得陪著劉香兩天。

洗漱好之後,林不凡就和劉香出門了,天氣不錯,晴空萬裡,花香撲鼻。

劉香穿了一件白色V領緊身衣,下麵穿了一條彈力萊卡褲,一雙高跟鞋,領口風光乍泄。

二人打了車就去了西湖。

西湖有10景,10景中有三怪,斷橋不斷、長橋不長、孤山不孤。

劉香2年前曾經來過杭城,此刻再來彆有一番滋味,2年前是來考察杭城適不適合行騙的,現在來,是要成為億萬富豪的。

很快到了斷橋,斷橋上人頭攢動,有人穿著漢服打扮成白娘子的樣子,撐著油紙傘拍照。

“大牛,你知道斷橋相會的故事嗎?”劉香突然問道。

林不凡是杭城人怎麼會不知道許仙和白娘子的故事,但此刻要裝傻,“不知道。”

於是乎,劉香就講起了許仙和白娘子的故事,林不凡假裝聽的津津有味,最後說道:“姐,你懂的真多。”

這讓劉香很舒暢,一路走,一路講,從雷峰塔講到嶽王廟。

一晃到了中午,西湖邊有一家肯德基。

“大牛吃過肯德基嗎?”

“冇有。”林不凡儘量裝土鱉。

“唉,你可真是太農民了,肯德基都冇有吃過,你現在也是有錢人,得知道花錢,享受,才行。”

“哦,我以後跟著姐學。”

二人走進了肯德基,劉香點了個全家桶,外加可樂、再多要了兩個雞翅和蛋撻。

之後就坐到空位置上吃了起來。

林不凡吃了一口炸雞後,說道:“還不如我老家的烤老鼠好吃呢。”

“老鼠你也吃?”

“老鼠肉可香了。”

“你彆再說了,我要吐了。”劉香擺手。

二人東扯一句西扯一句,聊了一會兒後,突然身後有個女孩,驚喜的叫了一聲:“不凡……”

林不凡差點下意識的轉頭,脖子頓時僵住,但就算不轉頭,那女孩也會過來呀。

三秒鐘的時間,那女孩就興奮的跑到了林不凡的麵前,一臉的驚喜,“不凡,我好想你。”

說著就抱住了林不凡。

是周雪兒。

劉香頓時蹙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