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瓊山跪在林不凡麵前瑟瑟發抖,都不敢看林不凡一眼,他心裡那個懊悔呀,當時給台階下就應該下的,現在好了,丟人丟大了。

“我也不想為難你,記住了,如果再敢欺負劉家父子,我定不饒恕,到時候就不是下跪就能解決的了。”林不凡冷冷地說道。

“是,是是,我記下了,我再也囂張了,再也不欺負人了。”

“嗬嗬,狗改不了吃屎的,你欺負其他人我不管,反正隻要欺負了劉家父子,那你就洗乾淨脖子等死吧。”

“我記住了!”

林不凡指指遠處的童風還有鄭珊紅,“你們過來。”

童風此刻褲子都尿濕了,畢竟隻是個初中生,哪裡見過這種陣仗,他跌跌撞撞的來到了林不凡麵前。

鄭珊紅也低著頭走了過來。

“你叫童風是吧,雖然劉強強砸了你,但這一下砸的好,你現在還小,要學好。”

“是,大哥哥我記住了,我再也不惹是生非了,以後劉強強就是我大哥。”

“那倒不必,隻要你學好就可以了。”林不凡再對鄭珊紅說道,“劉強強救了你,但你卻恩將仇報,在最需要解釋清楚的時候,當了縮頭烏龜,我能猜到那是你父母的意思,但你也該有最起碼的良知吧?算了,對於你這種小姑娘,我不想多說了,你倆走吧。”

最後,林不凡給學校捐贈了200萬,如此,劉強強在這個學校不會再遭受歧視了。

事情結束後,眾人離開學校。

劉海旺出了學校門口就鞠躬道謝:“謝謝你們,今天要不是你們在,我兒子就麻煩了。”

“不必那麼客氣。”林不凡淡淡的說道,“我送你回村去。”

劉海旺突然駐足了,看了一圈關山等人,然後再看向王慕妍,正色道:“其實今天你們來是捉拿我老婆的,對不對?什麼報恩根本不存在。”

一聽這話,王慕妍和林不凡愣了一下。

“為什麼這樣說?”林不凡說道。

“報恩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手下跟著了,我老婆是不是在外麵犯罪了?你們到底是誰?”

林不凡眸光聚攏,片刻就說道:“劉大哥你想多了,我的女朋友身份尊貴,這些都是日常的保鏢。”

“真的嗎?”劉海旺疑惑道。

“真的。”

“其實,我和我老婆之間已經出現了問題,她要和我離婚。”

林不凡和王慕妍並冇有驚訝。

“那你是怎麼想的?”林不凡問道。

“我不知道,我心裡很矛盾。”

“唉!”林不凡拍拍劉海旺的肩膀說道,“從前有個男人,種了一片花圃,他蒐羅了很多奇花異草,覺得自己的花圃就是全世界最美的地方,後來,他走出了城市,來到了大山裡麵,領略了什麼叫山重重,水重重,花草迎麵笑。”

劉海旺體會了一會兒後,明白了,“你的意思我有點懂了。”

“那最好。”林不凡送劉海旺回到了村子。

翌日,一行人返回了杭城。

盧靜通過這個手機號碼,查到了一些資訊,首先這個電話號碼登記下一個叫王程程的男人名下,看來是這個男人買了號碼給劉香用的,要麼就是從黑市裡買來的號碼。

其次,這個號碼現在是一家叫“歐來美”化妝品公司女總裁劉茜茜的聯絡號碼。

歐來美有自己的網頁,內容很少,主頁就是一些花裡胡哨的宣傳。

“以我多年的經驗看,這家公司多半是個皮包公司,你們看這些簡介,什麼投資歐來美的第一批股東已經獲利了幾千萬,什麼麵朝大海,出暖花開,什麼今天的投資,將是未來的幸福。純純的皮包公司,要麼就是詐騙公司。”盧靜指著電腦螢幕對楊秋雨等人說道。

網頁上冇有歐來美高層人員的照片和資訊,就隻有一個女總裁劉茜茜的聯絡號碼。

“這個劉茜茜應該就是劉香了。”林不凡說道,“這女人還真是要一條衚衕走到底呀,原本我想簡單粗暴的解決的,但現在……”

林不凡之前是想找到劉香之後,直接打包送到陳金水麵前,讓陳金水發落,但現在又有了其他的想法。

“老闆,劉香是個大騙子呀,要不報警吧。”

“報警冇意思,頂多就是抓緊去關幾天。我還是想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讓詐騙犯也嚐嚐被騙的痛苦,這樣玩纔有意思。”

王慕妍也在,興奮道:“不凡,怎麼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你快點說說。”

林不凡詭異一笑說道:“具體的陷阱我還冇有想好,但初步已經有個輪廓了,盧靜你把歐來美這家公司的地址發給我,我要去她老巢會一會,看看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麼神通,能騙那麼多人。”

林不凡平生最恨的就是騙子了。

“我也要跟你一起去。”王慕妍嘟著小嘴說道。

“你就彆去了,乖,你在不方便我施展。”林不凡摸摸王慕妍的頭,說道。

“那我現在乾嘛?”

“你回滬海等我訊息,我很快就結束戰鬥。”

“那好吧。”王慕妍悻悻然的說道。

劉茜茜也就是劉香本尊,從陳金水這裡撈了一筆之後,就來到了西南地區,周成市。

周成市之前被稱為鋼鐵城市,是出產鋼鐵最多的城市,大約占炎夏鋼鐵生產的50%,後來炎夏開始節能減排,加上產能過剩,很多鋼鐵廠紛紛倒閉。

劉香經過深思熟慮才選擇的周成市,周成市的鋼鐵廠倒閉後,人們就開始惶恐,就想著其他賺錢的門路,亟待找到了一個經濟出口。

劉香就是抓住了這一點,然後在周成市開了一個皮包公司。

她先租了周成市最高檔的寫字樓,整整租了一層,然後在報紙上打了“高薪招聘”的整版資訊,意在讓周成市的人知道歐來美是有實力的。

招聘到員工後,就開始通過最原始的工作方法,打電話邀請找客戶,發傳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