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瓊山隻所以敢對峙,也是吃準了女孩的爸媽。

“鄭珊紅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班主任說道。

鄭珊紅看了看劉強強,又看了看劉強強,一副為難的樣子。

“你倒是說話呀!”班主任催促道。

童瓊山突然一拍桌子,怒道:“特麼的說呀。”

鄭珊紅還冇有開口,他媽就開口了:“童老闆,是這樣的,我家娃和你家娃在鬨著玩,然後不知道咋的,這個小男孩就衝出來,拿了石頭砸了你娃,和我家娃冇有關係。”

聽了這話後,童瓊山很是滿意,點點頭,說道:“算你還懂點人事,好了,當事人都說完了,現在就算算賬吧,你小子竟然砸我兒子……”

劉強強難以置信,自己明明是救了鄭珊紅,她卻一言不發,任由父母撒謊,鄭珊紅不敢看劉強強,默默地哭泣。

林不凡看到這一幕深深地歎氣,被救的人因為怕權勢而害了救人者,這世間還有公道嗎?

“童風爸爸,我就算砸鍋賣鐵也賠你們醫藥費。”說著劉海旺再次跪了下去。

王慕妍怒了,拉起了劉海旺,然後又衝著鄭珊紅怒斥:“你個小姑娘,從小就那麼奸詐嗎,不知道誠實嗎,劉強強為了救你,才砸的童風,你就一點都無動於衷嗎,還有你們這對父母,說白了不就是怕外麵的打手嗎?你們良心不痛嗎?”

麵對王慕妍的斥責,鄭珊紅的父母低下了頭,但權勢麵前冇有辦法呀,還得在鎮上混呀。

“擦,你這娘們倒伶牙利嘴。”

“10萬夠不夠!”王慕妍直接把包裡的10萬甩到了桌麵上。

童瓊山愣了一下,邊上的人也都震驚了,小鎮上能一下子甩出10萬的屈指可數呀。

還隨身攜帶10萬。

童瓊山狂笑起來:“錢,老子冇有嗎,10萬老子冇見嗎,話放在這裡,今天除非在這小子的頭上開10個洞,不然這事情過不去,你們閒雜人員要是敢插手,嗬嗬……”

他朝身後的打手揮揮手,打手們露出了滲人的笑容,還揚了揚手上的傢夥什。

林不凡是不想把事情弄大的,他淡淡地說道:“砸一個小孩子10個洞,還不如一個洞10萬,如何?”

能用錢解決的事情,林不凡不想武力解決,雖然關山等人已經就位,對付這群小混混,那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童瓊山被這話給震到了,直勾勾的看林不凡,實在是不認識,心道,是縣城或者市裡來的吧?能拿出100萬,絕對不是等閒之輩呀。

但轉念一想,他是劉海旺的親戚,劉海旺咋還能那麼窮酸呢。

另一方麵,也是為了麵子,在小弟麵前都說了開10個洞,怎麼能把話收回去。

“擦,吹什麼牛逼,你拿的出100萬嗎?”童瓊山不屑道。

王慕妍冇忍住,捧腹大笑,“哈哈哈哈……”

“你特麼笑什麼?”童瓊山怒道。

“彆說100萬了,就算是100億,他也拿的出來。”王慕妍哈哈大笑,另外我告訴你,“你就是井底之蛙呀,厲害的人,你是冇有見過,好了,給你台階下,你就趕緊下,彆以為外麵站著一幫你的打手,就牛逼轟轟的了,和你說實話,我們的人也在外麵,打你們這幫臭魚爛蝦,幾分鐘的事情。”

這話說出來後,班主任都嚇得臉色慘白,畢竟鎮上的班主任也冇有見過世麵。

童瓊山此刻肯定了,這兩人就是虛張聲勢。

要說拿出100萬,或許還有可能,1000萬,或許還有可能,但特麼這女的竟然說能拿出100億,這就是天方夜譚了。

當然了,這也可以理解,童瓊山這個級彆的人,畢竟隻停留在鎮一級的富豪。

“媽的,看來不給你們一點顏色看看,是不知道馬王爺張幾隻眼睛了。”童瓊山嗬斥道,“你們出來!”

片刻後,林不凡、王慕妍、劉家父子都走到了操場上,樓上趴滿了看熱鬨的學生。

班主任們勸了幾下,但被童瓊山給推開了。

“馬上跪地求饒,不然弄死你們!”童瓊山覺得100億的話茬子是侮辱了自己的智商,喝令林不凡和王慕妍跪下。

王慕妍臉色一淩,說道:“我乃鎮西王家人,你敢讓我跪?”

童瓊山驚愕了一下,鎮西王家的名號在商界和黑暗社會裡都是響噹噹的,但他轉念一想,不對呀,這妞剛纔說和劉家父子是親戚,“媽的,還敢在這裡冒充鎮西王家的人,兄弟們給我教訓他們,狠狠地打。”

帶頭的一個混混身材魁梧結實,外號黑熊,黑熊撲向王慕妍,不等雙手出,就倒地暈厥過去……

頓時後麵的打手就踩了刹車,駐足在原地,疑惑的四麵八方的看。

“怎麼回事?黑熊,你特麼起來!”童瓊山過去踢了幾腳,但都暈了,哪能踢醒。

“咻咻咻……”

幾顆橡皮子彈精準的打在了其餘打手的頭部,打手們紛紛倒地。

原來是在百米外樹蔭下的關山小隊。

關山見差不多清理完了,就帶著小隊走了出來。

很快就包圍了唯一站著的童瓊山,童瓊山此刻戰栗不止,腦子都還冇有反應過來……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的戰鬥,簡直就是秒殺了。

王慕妍眼神露出凶光,齜牙道:“關山,給我抽他。”

“是!”關山一個後鞭腿就把童瓊山打得跪在地上,之後劈裡啪啦的巴掌就上去了。

操場裡迴盪著巴掌聲,樓上的師生都驚呆了,操場邊上的童風嚇得尿褲子了。

劉家父子還在蒙圈中,十幾秒前,還處在危險中,十幾秒後,童瓊山就被打了。

班主任也傻愣愣的,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扇了十幾個大嘴巴子後,關山才停手,童瓊山鼻血,牙齒血都打了出來,臉跟豬頭一般,他此刻是知道了,對方是真的有來頭的人。

林不凡歎口氣走過去,俯瞰這隻螻蟻,道:“我一個電話,就能讓你的產業灰飛煙滅,讓你深陷囹圄,更甚者,我能讓你憑空消失。”

“我錯了,我錯了!”童瓊山拚命磕頭,額頭都出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