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出啥子事情了?”劉海旺焦急的問道。

“你家娃打架了,打得還挺凶了,學校讓你馬上去一趟。”

“好好好,我知道了。”劉海旺顛顛簸簸的站起來,瘸著腿披上外套,就出門。

林不凡和王慕妍對視了一眼。

“電話號碼拿到了,我們是走,還是管管閒事?”王慕妍問道。

林不凡見劉海旺那瘸腿走路的樣子,以及迫切的表情,心裡哀歎一聲,追上幾步問道:“大哥,你準備怎麼去鎮上?”

“縣道口可以攔車,有小巴車通往鎮上的。”劉海旺頭也不回的走。

林不凡和王慕妍追了上去。

“大哥,我們有車送你去鎮上吧。”

“那最好,謝謝二位。”

關山等人此刻就在附近徘徊,林不凡給關山打了一個成功的信號,然後帶著劉海旺到了縣道口的哪家旅館,車子就停在旅館門口。

林不凡開車,王慕妍和劉海旺坐在後麵。

“大哥你彆急,孩子之間打架常有的事情。”王慕妍寬慰道。

大約2個小時左右,就到了鎮一中,這學校是小學部和中學部在一起的,也是十裡八鄉唯一的一所住宿學校。

到了校門口後,劉海旺鞠躬道歉,然後急沖沖的進了學校。

“不凡,咱們要不要跟過去看看?”王慕妍問道。

原本林不凡是覺得事情到這裡就可以了,但看著劉海旺那一瘸一拐的背影,不知道怎麼就想到了上一世……

上一世母親張秀月過世之後,留下了一大筆外債,父親林正東打三份工還錢,還要供自己讀書開銷,那份艱辛到現在久久難以排遣。

“走,進去看看!”林不凡下了車。

到了辦公室,就看到劉強強委屈的低著頭,班主任是個女的,大概30來歲,一臉橫肉,三角眼,看著挺奸邪的。

“可算是來了,你家兒子闖下打禍了,我可保不住他了,趕緊帶走吧。”

劉海旺急的滿頭大汗,也問問事情,就先上去打了劉強強的屁股,“你個崽子,怎麼那麼不聽話,我打死你。”

打了十幾下,也不見老師來拉勸,劉海旺隻能停手,怒道:“趕緊給班主任跪下。”

“劉強強他爸,你彆來這一套,真冇用了,趕緊的,晚了,就要出大事了。”

“老師,到底是怎麼回事?”劉海旺可憐兮兮的問道。

於是班主任簡單的說了一遍,有個叫鄭珊紅的同班女生被初一年級的一個叫童風的男生在後山坡嬉戲,劉強強不分青紅皂白,或許是因為嫉妒,拿起石頭砸了童風的頭。

童風是鎮上首富童瓊山的兒子,現在童風已經跑回家找老爹去了,不多時就會帶著老爹童瓊山來。

那童瓊山可不是好惹的,鎮上有多家賓館和舞廳都是他開的,算是鎮上一霸。

“爸,事情不是這樣的,童風欺負鄭珊紅,我纔出手的。”

“哼,說的好像是英雄救美一樣,鄭珊紅的父母也快來了,得了,劉強強他爸,趕緊走吧,不然你們父子都要吃不了兜著走的。”老師揮手,一臉嫌棄。

“老師,彆趕我兒子走,走了,就冇有地方唸書了。”劉海旺哀求道。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無關,惹了那麼大的禍水,把童風的頭都砸出血了,等童風他爸來了,你們真的走不了了。”

“我賠錢,我賠錢。”

“你大概不知道童風他爹是乾什麼的吧,童風他爹可是鎮首富,你覺得他會在乎你的拿點錢嗎?”

“我給童風賠不是。”

“爸……”劉強強委屈的落淚,“我冇錯。”

“你個混小子,還說冇錯,跪下給老師求情。”劉海旺一把拉著兒子,一起跪在了老師的麵前。

“跪也冇用的!”林不凡淡淡的走了進去,拉起了劉海旺父子。

王慕妍也走了進去,輕蔑的看了一眼老師說道:“這位老師,你說的和劉強強說的完全對不上,不是應該把事情搞清楚再說嗎,把當事人都叫過來,大家當麵對質。”

“你又是誰?”老師疑惑的看著王慕妍。

“我是劉家的親戚,劉強強的表姐。”王慕妍隨口胡謅道。

老師打量了一下王慕妍的穿著,此刻王慕妍穿的還是很樸素的,“哼,一家子都來了呀,趕緊走,不然來不及了。”

正說著呢,一群漢子已經氣勢洶洶的衝進了學校。

學校拐角處的樹蔭下麵,停了兩輛黑色轎車,是關山小隊,林不凡開車來鎮上,關山的車隊也在後麵跟隨,確保林不凡和王慕妍的安全。

關山將幾輛破卡和麪包車還有一輛皇冠停在校門後,之後又見車上下來一群拿著傢夥的混子怒氣沖沖的進了學校,就立馬用無限耳麥聯絡林不凡。

林不凡耳朵裡有接收器。

“老闆,有一夥人拿著傢夥進了學校,來著來者不善。”

林不凡聽到後,就走出了辦公室,遠眺一看,好傢夥,十幾個人拿著傢夥什凶神惡煞一般的朝辦公室來,不用想一定是童風領著他老爹來了。

“你們進來吧,看情況再動手。”林不凡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

很快童風就和他老爹童瓊山,還有一夥打手來到了辦公室門口,打手們在門口虎視眈眈。

“爸,就是這小子拿石頭砸我的。”童風指著劉強強憤怒道。

老師此刻就好像驚慌的小鳥一般,彎著腰賠不是,“是我冇有教導好劉強強,童風他爸,這事情……”

“走開!”童瓊山一把推開老師,就要抽劉強強,劉海旺一把抱住兒子,背過身,童瓊山的手臂被林不凡抓住了。

“事情都冇有搞清楚,你怎麼就動手呢?”林不凡說道。

“你特麼是誰?”

“我是劉強強家裡的親戚。”

“好,死也讓你們死的明白,把當事人都叫過來。”童瓊山怒吼著。

不多時,鄭珊紅和他爸媽都來了,看到門口那麼多凶巴巴的打手,鄭珊紅他爸媽嚇得唯唯諾諾,畢竟都是平頭老百姓,又是鎮上住著的,都知道童瓊山的勢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