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說這顏伶露,從一開始是因為林不凡的大筆投入,才答應了這筆“交易”。

從某種角度看,這的確是一筆交易,林不凡給你豪車、豪宅,你和李宰旭建立戀人關係,如果能成為夫妻,那還會再給你一筆錢。

但女人嘛,也是有血有肉的,從一開始的因為錢,到後麵被李宰旭的愛感動。

顏伶露這個女人品行還是不錯的,在交往一段時間後,在瞭解了李宰旭的為人後,顏伶露產生了負罪感,向李宰旭坦白了自己拿了林不凡的好處。

但讓顏伶露想不到的是,李宰旭竟然知道這些事情。

原來從一開始林不凡就和李宰旭說清楚了,這也是林不凡的高明之處,他說一個陌生的女人要很快和你靠近,靠的是什麼?

肯定是錢呀,隻有錢能馬上讓你倆拉攏關係。

那麼後期呢,如果這個女人是真的愛你的,就會向你坦白。

所以當顏伶露坦白拿了林不凡好處後,李宰旭是很高興的,摟著顏伶露說,你值得我愛。

之後就是甜甜蜜蜜的戀愛。

再說滬海大華分部的精銳已經到了杭城山星分部。

兩邊的人馬聚攏之後,就開始按照指令,一方麵派出一隊人馬在暗中跟蹤李宰旭,從而確定了顏伶露,以及顏伶露的行動軌跡;一方麵作戰行動組開始策劃意外。

經過商討後,最好的“意外”就是車禍。

顏伶露所在的敦煌彆墅區在郊區,那邊很多道路、土地都在施工,到了晚上施工車隊來來往往,塵埃漫天,那地段也是車禍的高發地段,來個肇事逃逸,絕對冇問題。

確定了行動計劃之後,就是靜待機會。

一共有三輛工程車埋伏在敦煌彆墅區附近,就等著晚上歸來的顏伶露。

轉眼過去了一個星期。

晚上9點,凡人科技大樓。

顏伶露開著一輛保時捷進了凡人科技大樓,她剛從某個酒樓出來,是來給加班的李宰旭送夜宵的。

李宰旭目前住在凡人高管職工樓內,主要是晶片的籌備很忙碌,需要就近住宿。

顏伶露的保時捷早就被山星行動組盯梢了好幾天了。

“目標進入凡人大樓!”一輛黑色轎車內的山星行動組成員彙報給了總指揮崔萬成。

這崔萬成是滬海山星大華區總部的安全顧問,負責整個大華區安全作業,當然了這隻是表麵上的,實際是幫山星總部做一些肮臟的勾搭。

崔萬成之前在韓城國的情報部門上班,就他看來,這次的任務實在是小兒科。

不就是製造一個意外嗎!

這也不是他第一次製造意外了。

顏伶露很會做人,不隻給李宰旭買了夜宵,還給楊秋雨、盧靜等幾個高管都買了。

“露露姐,謝謝你,我就好螺螄粉這一口!”盧靜笑眯眯的吸溜著螺螄粉。

楊秋雨吃著排骨飯,覺得顏伶露挺會做人的。

“楊總、盧組長你們辛苦了,看著你們那麼辛苦,我也幫不上忙,唉!”

“最辛苦的是你家李宰旭。”楊秋雨笑嗬嗬的說道。

“我不辛苦。”李宰旭已經會一點炎夏語了,他拉著顏伶露的手,溫柔道,“有露露陪著我,我感覺不到幸福……”

“老楊,你多學學!”盧靜撒嬌的用腳踩了楊秋雨一下。

這裡的人都知道盧靜和楊秋雨的關係,都偷偷樂了。

大約過去半小時,李宰旭等人再次開會研究晶片事宜,“啊呀,圖紙在U盤裡。U盤在露露家裡。”

李宰旭前幾天在顏伶露家來的時候,將一隻U盤拉下了。

“我去拿!”顏伶露說道。

“太晚了,我讓內保科的人去吧。”楊秋雨隨即給內保科打電話。

很快周靈靈就上來了,周靈靈短髮乾練,在內保科也有大半年了,之前捕獲過慶海殺人魔,從而被楊秋雨關注。

“靈靈麻煩你一下,去顏伶露家裡拿一下U盤!”楊秋雨說道。

“楊總你太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李宰旭把U盤的位置告訴了周琳琳,顏伶露把車鑰匙給了周靈靈。

“保時捷呀!我還冇有開過那麼好的車呢。嘻嘻!”周靈靈拿著車鑰匙,屁顛屁顛的到了地下停車庫,然後就一溜煙的開了出去。

對麵接到黑暗中的轎車內,山星行動組成員彙報道:“目標離開凡人科技,朝著東海大道去……”

“跟上,應該是回家了。”崔萬成隨後給敦煌大道上的手下發了資訊,目標回家,準備行動。

敦煌大道上停著三輛工程車,每輛工程車所在的道路不一樣,他們要看時機。

如果在岔路口的紅綠燈處,那是最好的,隻要保時捷自行過來,右側的工程車就會呼嘯而去,直接將保時捷撞到護欄外麵,外麵就是一個斜坡,滾下去就是亂石堆,那麼必死無疑了。

大約過了1小時15分,周靈靈開著保時捷來到了敦煌大道。

在經過敦煌路口的時候,第一輛工程車就在她的後麵尾隨了,敦煌大道隻有幾盞昏暗的街燈,但來往的其他工程車,黃沙車很多。

所以第一輛山星暗殺工程車冇有辦法實施“意外”。

到了下個敦煌南路後,第二輛山星暗殺工程車開了過來,緊跟著保時捷,要直接把保時捷撞翻,但周靈靈開的速度太快了,工程車追不上。

一直到了第三個路口,來到了慶春路和敦煌北路的交叉口,一個丁字路口的紅綠燈前,保時捷停下來了。

是被紅燈攔下的。

綠燈亮起後,保時捷啟動,朝著敦煌北路,也就是右側拐彎。

就在這個時候,敦煌北路暗處突然行駛過來一輛工程車,速度極快,還冇有開大燈。

問題還直接從右側的軌道進入了左側逆向而來。

當看到工程車撞過來的時候,周靈靈已經來不及刹車,打方向盤了。

隻聽到“轟”的一聲,保時捷車頭直接凹陷,然後車身撞碎了護欄,吭哧吭哧的滾落下去……

“砰”的一聲巨響,保時捷滾落到亂石堆上。

工程車上下來一個男人,朝下麵觀望,但天色很黑,下麵亂石堆黑漆漆的啥也看不清楚。

過了冇多久,“轟隆”一聲火光沖天,火舌竄出,保時捷炸了。

“崔總,事情成了,顏伶露死了!”男人打電話給了崔萬成彙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