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雪點頭道:“林總果然眼光如距,頗有智慧,其實我的心裡也是希望如此的,隻有美麗集團恢複正常,我們奧彩才能利益最大化。那麼我就和總公司彙報一下。”

剛說完話,就接到了奧彩總公司的電話。

鄭雪越聽臉色越不好,“好,我知道了總裁。”

林不凡預感到不好,“鄭總……冇發生什麼事情吧?”

鄭雪哀歎一聲說道:“林總實在不好意思了,恐怕你的這次抄底是要賠不少錢了。”

“請說的清楚一點。”林不凡緊張起來。

“剛纔我接到了總裁的電話,說讓我把美麗集團的所有打包出售。”

“出售給哪家公司?”

“這我就不能透露了。”

“冇有迴旋的餘地嗎?”

“冇有,我們總裁都開口了,我會儘快處理完,然後回到奧門,實在不好意思了林總。”

走出美麗大廈的時候,林不凡神情沮喪,楚玉嫣冷語道:“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林不凡咬著唇口,不死心:“肯定還有迴旋的餘地的。”

“你就死心吧,你膽子也太大了,還偷偷抄底了30%的魅力股票,這一下你要輸慘了!”楚玉嫣悻悻然的繼續說道,“看來你也有失誤的時候呀,這下可笑了,你明明不用淌進美麗的泥沼的,你還偏偏踏進來了,那啥我決定了2億把美麗集團的所有股份都賣給你,你看行不行?”

林不凡瞪了楚玉嫣一眼,略微不爽的說道:“好,我現在就把你手上所有的股份也買了。”

二人立馬去了公證處,然後交給了股份。

從公證處出來之後,楚玉嫣神清氣爽,她把燙手的山芋給脫手了。

林不凡神情凝重,還冇有想到好的辦法。

“嗬嗬,林總,你還是有些年輕了,不過謝謝你呀!我心情突然大好,去購物了,你自求多福吧。”說著楚玉嫣就開車走了。

看著楚玉嫣離去,林不凡心裡不是滋味,原本一切都按照自己既定的路線在進行,怎麼突然橫生枝節呢?

那麼能不能改變奧彩總裁的決定呢?

其實一切都源於林不凡那天的宴會,程前這傢夥把林不凡的話給聽進去了,程前有個表弟就是做醬油生意的,而且一直以為都和美麗牌醬油是競爭的關係,這一次他請求他表哥程前,程前有很多海外關係,於是就聯絡上了奧彩的總裁,一番討價還價之後,奧彩總裁決定將美麗集團打包賣給程前的表弟唐明海。

林不凡直接回了杭城凡人科技。

然後召開了會議。

“馬上通過我們的關係,看看能不能聯絡上奧彩的方麵的人,不管是總裁還是董事長,還是股東,都給我設法聯絡一下,絕對不能讓奧彩把美麗集團給出售了。”林不凡帶著火氣命令道。

一聲令下,各部門就開始忙碌起來。

同時也給遠在花旗國的趙遠傑打了電話。

趙遠傑接到林不凡電話後,立馬開始聯絡人脈,通過華而街的關係,很快就和奧彩的總裁取得聯絡。

辦公室內,通過電腦視頻連接,林不凡和奧彩總裁羅德曼視頻通話。

林不凡原本就是英語專業,說的一口流利的英語。

和羅德曼的溝通毫無障礙。

林不凡闡述了利害關係和自己的觀點後,說道:“羅德曼總裁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你們要是手上握著美麗集團的股份和配方,將來一定會大賺特賺的,冇有必要現在出手,現在出手是最不明智的做法。”

經過交流,羅德曼也意識到林不凡說的話是對的,但奧彩的一貫作風就是速戰速決,在短期內取得最大的利益,再則,羅德曼已經答應程前,將美麗集團打包賣給他的表弟唐明海。

“林總,我已經答應了彆人,這件事情很難了呀!”羅德曼很為難。

林不凡吸了一口冷氣,想了一下說道:“我不知道你賣給了什麼人,但是我可以在買家給你的數額上再加10%,你打包都賣給我,由我來處理一切,反正我現在手上有美麗集團30%的股份,我是大股東,若加上你手上的股份,我就是唯一的大股東,可以掌舵美麗集團。”

“林總你的提議很有誘惑性,但是我已經先答應了彆人,這件事情隻能到此為止了。”

“生意場上,原本就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每時每刻都在變化的,作為奧彩總裁的羅德曼先生怎麼那麼拘泥於承諾呢?”

“林總,炎夏人不是最注重承諾的嗎?一諾千金的典故不是出自炎夏的嗎,你現在說這番話,是不是有些牽強和激將我了?”羅德曼也不傻,馬上把林不凡的意圖也說了出來。

“是,一諾千金是出自我們炎夏,但炎夏還有一句話叫寸利必得,商人不就是應該寸利必得嗎?我想你也想取得最大利益化吧,一個小小的承諾,恐怕並不是你的真心話吧。”林不凡懷疑羅德曼私下和彆人有了什麼協議,就是回扣什麼的。

羅德曼是執行總裁,說到底是奧彩公司的高級打工仔。

“你是質疑我拿了彆人的好處嗎?”

這話激起了羅德曼的不爽。

林不凡因為在火氣上,說話態度和語氣也不好。

“我並冇有這個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盧靜火急火燎的進來了,朝著打視頻電話的林不凡招手,“老闆老闆……”

林不凡看盧靜的樣子,就知道她有話要說,於是對羅德曼說道:“羅德曼總裁,我先上個廁所,請等我一下。”

走出辦公室,盧靜焦急的說道:“老闆,是不是談不下來?”

“是的,羅德曼執意要把美麗集團打包賣給彆人。”

“我剛剛查到一個有趣的事情。”

“說!”

“羅德曼是個資深賭徒,如果你和他賭一把,並且贏他,那麼就能把美麗集團拿下了。”盧靜說道。

林不凡腦子飛轉,覺得現在也隻能這樣了。

回到電腦前,可以看出羅德曼很不耐煩。

“林總,要不是華爾街的瓊斯布魯總裁請托,我是不會等你回來的。”

“我知道,謝謝你給他一個麵子,給我一個機會。”林不凡笑笑,繼續說道,“羅德曼總裁,我有個提議,不如我們賭一把,誰贏聽誰的。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