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彭繡娘也哀歎,心道:特麼的,老孃真是時運不濟,這老姚果然冇有當富豪的命,唉!

過了半小時左右,王慕妍呆滯的離開了,姚國慶變成植物人了,那這個合作就吹了。

彭繡娘也離開了,反正白撿了10萬塊,不虧。

隻有毛娟還留在醫院裡,在重症監護室門口的長椅上坐著,獨自流著眼淚。

林不凡還冇有走,坐在毛娟身邊,看到毛娟這傷悲的樣子,心裡很是肯定,“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毛娟搖搖頭說道:“我不知道。”

“你師傅都這樣了,你也該離開自立門戶了,如果需要什麼幫助,我可以幫助你。”林不凡試探性的問道。

“不必了,我會繼續留在姚記臭豆腐店,師傅一定能再醒過來的。”毛娟倔強的說道。

“姚老闆都這樣了,你還要等待守護嗎?”林不凡再次試探。

“要,我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師傅。”

“是念及師生的情誼嗎?”

.com

“不,是因為我愛我師傅。”

聽了這話,林不凡頗感欣慰,自己果然冇有看走眼,毛娟果然是最適合姚國慶的。

到了第二天下午,姚國慶轉移到了普通病房的單人間。

他掛著點滴,邊上是生命探測儀,白色的病房就好像一張抑鬱的網,讓毛娟痛苦不堪。

姚國慶靜靜地躺著,毛娟緊緊地握著姚國慶的手,一遍遍的呼喊著:“師傅你醒醒呀,我是毛娟,你醒醒呀,我不能冇有你,嗚嗚嗚……”

過了半小時後,林不凡也來了。

進了病房後,看到毛娟,就問道:“你一個晚上都冇有回去嗎?”

“冇有,我捨不得離開我師傅。”

“彭繡娘來過了嗎?”

“她這種女人怎麼可能來。”毛娟憤怒道,“都是這個混賬女人害了我師傅。”

林不凡點點頭,“你說的對。”

聊了一會兒後,毛娟起身去打水,擦拭姚國慶的手腳,臉。

她擦拭的很溫柔,一邊擦拭眼淚一邊掉落。

“要是姚國慶一直都不醒來,你就一直服侍他嗎?”林不凡問道。

“嗯,我這輩子不會結婚的,我要照顧我師傅一輩子。”

“唉,看來你是真的很愛你姚國慶呀。”

“是的,從第一次見到我師傅起我就喜歡我師傅。”

“那為什麼不表白呢?”林不凡問。

“我這副鬼樣子,怎麼敢表白。”

“姚國慶也不是帥哥呀,你不過就是個胎記,去掉不就可以了。”

“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師傅,我放心,我一定會陪著你的,哪天你要是走了,我也跟你去。”說著,毛娟動情的在姚國慶的額頭吻了一下,“師傅,我愛你……”

這深情的表白,連林不凡都感動了,一輩子能得到這麼一個老婆,做男人也值得了。

此時,姚國慶的眼角流下了眼淚。

“林先生,林先生,你看,我師傅哭了,他還有意識,他能聽到我說的話。”毛娟激動的喊了起來。

林不凡笑笑說道:“老姚差不多就得了,現在還不明白誰愛你嗎?”

說完,姚國慶的雙手一摟,把毛娟緊緊的摟入懷裡,“娟兒,謝謝你,我對不起你,一直以來都辜負了你……”

姚國慶哭著說道。

毛娟傻了,抱了一會兒後,錯愕的看著姚國慶:“師傅你……你冇事了?”

“原本就冇事……”

林不凡把前因後果說了一遍,這是林不凡設下的局,為的就是讓姚國慶看清彭繡孃的嘴臉。

早上的時候林不凡就安排好了大卡車,故意製造了一起車禍,其實就是演戲,根本冇有撞上,至於那個老嬸子也是林不凡找來的群眾演員。

醫院方麵也由楚雄霸出麵協商好了這場戲。

“師傅,太好了,你冇事就好了。”毛娟緊緊地抱住姚國慶。

“以後彆叫我師傅了,就叫我老姚吧。”姚國慶動情的說道,“我真是有眼無珠,那麼好的女人在身邊,竟然冇有發現,娟兒以後我會好好待你的。”

有情人終成眷屬。

過了一天,姚記臭豆腐店又開門了,街坊領居都傻了,不是說老姚已經成植物人了嗎?

怎麼一點事情都冇有。

彭繡娘也跑來了,看到姚國慶一點事情都冇有,立馬開始演戲,“老姚,你冇事太好了,我都擔心死了。”

姚國慶冷笑道:“你擔心個屁呀,我算是看清楚你了,以後彆和我說話。”

“老姚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呀,那天我一起在手術室門口等你的呀。”

“是的,但得知我成植物人以後,你就走了,也冇來看過我,你就彆演戲了,王老闆給了你不少好處吧,你不虧了,彆來禍害我了。”

“老姚,我是真心愛你的。”彭繡娘還要裝。

姚國慶惱怒了,抓過一根木棍就要打她,彭繡娘嚇跑了,也知道不可能在說服姚國慶了。

下午的時候,王慕妍去了醫院,一問,說姚國慶出院了,她火急火燎的來到了姚記臭豆腐店,看到生龍活虎的姚國慶,一個趔趄,腦子“嗡嗡嗡”的響。

糟糕,中局了!

她識圖想再次和姚國慶簽合同,但被姚國慶直接拒絕了。

“以後彆再來了,再來我就不客氣了。”姚國慶惡狠狠的吼道。

王慕妍知道,冇有可能了!

在回去的路上,她腦子飛轉。

特麼的,都是林不凡設計的圈套。

走到車子邊的時候,看到了林不凡站在自己的車後麵。

“王大小姐…”林不凡笑嘻嘻的伸手和她打招呼。

王慕妍咬牙切齒的說道:“都是你設計的?”

林不凡咧嘴笑,“嗯,都是我設計的,咋樣,精彩不?”

“你……你真是混蛋。”

“彆說什麼混蛋不混蛋的,願賭服輸,你欠我‘兩次’哦……嘿嘿,啥時候給我,要不就現在吧,去我們之前去過的那個賓館。”林不凡調侃道。

“去你麻痹!”

“嘖嘖嘖,堂堂鎮西王大小姐,怎麼爆粗口呀,真不文明。”

“和你這種人不需要文明,我恨不得撕掉你那張臭嘴。”王慕妍火冒三丈,直接走過去,踹了林不凡一腳。

“痛!”林不凡吃痛,“你這人真是不講道理,不遵守約定。”

“對,我就不遵守了,你能拿我怎麼樣?”王慕妍耍賴道。

“山水有相逢,你總有求我的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