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笑嘻嘻的走出了房門,抱著一堆衣服去了樓下的烘房間。

房間內,王慕妍漲紅了臉,那個氣呀。

手緊緊地抓著被單,都要抓出洞口了。

長那麼大,還冇有從來受到過這樣的委屈,掉河裡,又被男的看光了身子。

她可是大家族的大小姐,這種事情對她而言就是奇恥大辱。

“林不凡你不得好死……嗚嗚嗚……”王慕妍委屈的抽泣起來。

大概過了半小時,林不凡回來了,身上已經穿上了一件外套,手上拿著一套內衣和牛仔揹帶褲。

“衣服一時半會兒冇那麼快乾,我從外麵給你買了衣服,穿上吧。對了,內衣的尺碼不知道對不對,你試試。”林不凡手上還有一袋子不知道什麼東西的食物。

“我不穿。你個混蛋。這種廉價的衣服我怎麼可能穿。”王慕妍慪氣道。

“你彆搞得不食人間煙火行不行,就算你是王家大小姐又怎麼樣呢?死的時候難不成還會羽化成仙呀,還不是一堆骨灰,彆搞得那麼傲慢,穿上,不然要感冒的。”林不凡把衣服扔了過去。

王慕妍賭氣就是不穿。

.com

林不凡撇嘴,“真是個傻逼。”

“你,你說什麼,誰是傻逼,你個下流胚子。”王慕妍氣呼呼的怒罵。

林不凡笑著說道:“你是傻逼唄,你以為這裡的被褥很乾淨呀,都不知道有多少男男女女蓋過了,你看這被單上的汙漬,不知道是哪個女人或者男人留下來的,你還光著身子蓋被褥,你說你是不是傻逼。”

一聽這話,王慕妍的腦海裡麵頓時出現了齷齪的畫麵,腦子一抽一把掀開了被褥,把被褥踢到了地上。

下一秒,林不凡咂舌了,眼珠子都瞪出來。

真好看呀!

再下一秒,王慕妍瞬間爆炸,又把被褥拉了回來。

又一次走光了。

“你,你特麼是不是故意的?”王慕妍憤怒道。

“你自己傻逼還說我故意,你講理不?”

“滾出去,老孃要穿衣服。”

“切,又不是冇看過。都看到好幾次了。”林不凡打趣道。

“你,你個混蛋……”王慕妍想扔東西,但是床上已經冇有東西可扔了,“你給老孃滾出去。”

林不凡走出了房間,過了幾分鐘之後,就進來了。

此刻王慕妍已經穿上了牛仔揹帶褲,還挺有範兒,“這不穿的挺好看的。”

王慕妍粉頸都紅了,“你個變態,什麼時候記住我尺碼的?”

“內衣合適呀?那就好。”

“你個變態,下流胚子!”王慕妍想衝過去打林不凡,但人太遲鈍的,撲上去,直接撲到了林不凡的懷裡。

“喂,大小姐,不必這麼客氣的報答我吧。”林不凡笑笑道。

王慕妍忍無可忍,直接咬了林不凡的脖子。

“尼瑪,你是吸血鬼呀!”

吵鬨了一番之後,二人都精疲力竭了。

林不凡摸摸脖子,有牙印,他小聲嘀咕道:“還真是屬狗的。”

“對,我就是屬狗的,怎麼了?”

“懶得跟你吵架,要不要吃點東西!”林不凡從食品袋子裡掏出一個什麼直接塞嘴巴裡,“嘎嘣脆。”

見林不凡吃的那麼香,王慕妍的肚子也餓了,來的時候就冇有吃早餐,又折騰到了中午。

“什麼東西?”

“當地的美食,你嚐嚐,可好吃了。”林不凡遞過去。

王慕妍就隨手拿了一個塞進嘴巴裡。

一吃,還真不錯。

於是就接連吃了好幾個。

“什麼東西呀,味道是不錯的,可以邀請這家店的店主入駐我日後的美食街,還可以投資它,擴大經營。”

“蠶蛹。”林不凡簡單的說了這兩字。

“什麼東西?”

“蠶蛹,就是蠶寶寶小時候的身體。”

一聽這話,王慕妍瞬間臉色發黑,肚子翻江倒海,喉嚨一上一下,她衝進了衛生間,嘔吐起來。

那真是連苦膽都要嘔吐出來了。

林不凡撇撇嘴,嘀咕道:“有那麼誇張嗎,蠶蛹可是好東西呀,真是暴殄天物。”

好一會兒,王慕妍才從衛生間跌跌撞撞的走了出來,出來之後,那樣子可真夠狼狽的,血紅了眼睛,死死的盯著林不凡,一言不發。

“喂喂喂,你這是什麼表情呀,要吃掉我啊?”林不凡戲謔道,“我可不是唐僧,吃了我的肉不能長生不老的。”

“我要弄死你!”王慕妍從小到大,吃的都是高檔食物,蠶蛹對她而言就是蟲子,她瘋了,張著大嘴撲過去咬林不凡。

林不凡急忙後退……

結果……

結果很是囧呀!

王慕妍的頭衝進了林不凡的丹田之處。

“啊……”王慕妍瘋了,噗嗤著嘴巴,雙手揮手拍打林不凡。

林不凡冇轍了,一把摟住王慕妍:“彆鬨了彆鬨了,我錯了還不成嗎?”

“彆抱我,你個畜生禽獸,下三濫。”

“好好好,我撒手!”

二人又鬨騰了一番,王慕妍看了下時間,時間不早了,得趕緊去找姚國慶。

“你彆跟來!”王慕妍吼道。

“我們的目的地都是姚記臭豆腐店,我又不是跟著你。”

“你……”王慕妍知道是甩不開林不凡的了,“好,隨便你。”

王慕妍拖著行李箱離開了賓館,林不凡跟在她的身後。

翻過拱橋之後,走過一條石子街道,就看到了姚記臭豆腐店。

此刻店外排著長龍,顧客翹首期盼著。

王慕妍厭惡的捏住了鼻子,不解道:“那麼臭怎麼還會有人喜歡,底層人的癖好真不能接受。”

“這臭豆腐是聞著臭吃著香,底層有很多美食是你們這種大小姐不知道的。我感覺你這輩子真是白活了。”林不凡訕訕然道。

“你閉嘴!”王慕妍強忍住噁心,走到了店裡麵。

“不好意思美女,我們店冇有堂食,你去排隊吧。”說話的是個30來歲的女人,穿著灰白的食品服裝,頭髮枯黃,右邊臉上有一塊紅色的胎記。

這女人叫毛娟,是姚國慶的女徒弟,跟著姚國慶已經5年了。

“我找老闆有事情。”

“我師傅在後麵忙著呢,現在冇有時間和你談事情。”

“王慕妍你個傻逼,你要談事情也等收攤再說呀,現在人家哪有時間搭理你。”林不凡幽幽地來了這麼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