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容下午就搬離了馬飛翔的住所,在一家小賓館暫時住了下來,她對著鏡子描著眉毛塗著口紅。

今晚是關鍵的一晚,如果能挽回魏常的心,那從今以後童容就可以住進野玫瑰彆墅豪宅,在華業公司裡也會風生水起。

童容化了足足兩個小時,然後又穿上了新買的性感內衣,外套是一條豹紋連衣裙,象征著野性。

一切準備妥當之後,童容就花枝招展的來到了魏常的野玫瑰彆墅內。

之前都是帶著客人來看房的,當時童容心裡就在想,如果這輩子能住進這樣的豪宅裡,那做女人也值得了。

進了彆墅後,就看到魏常翹著坐在大廳的沙發上。

“魏常,我來了!”

童容嬌滴滴的坐過去,整個人貼的魏常很近。

魏常冇有拒絕,這讓童容心裡很開心,這說明魏常對自己還是有餘情的。

“我們……我們去臥室吧。”童容魅惑道。

“不急,我現在心裡還過不去那個坎,想到你和馬飛翔我就很生氣。”

ps://m.vp.com

“魏常對不起,其實都是馬飛翔勾引我的,就那麼一次,恰巧就被你看到了,我現在都恨死馬飛翔了。”童容硬是擠出了兩滴淚水。

“既然你也恨馬飛翔,那就和我說說馬飛翔的事情吧。”

“什麼事情?”

“馬飛翔這開銷和他的工資也不符合呀,肯定是秘密侵吞了公司的財務吧,你全部告訴我,我把馬飛翔開除了,以後我們才能更好的在一起呀。”

童容猶豫了。

“看來你對馬飛翔還有感情呀,那算了,你走吧。”魏常甩開她的手,站了起來,下了逐客令。

“我說我說,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童容急了,魏常現在就是自己後半輩子的提款機,怎麼能放棄呢。

反正也和馬飛翔斷了,出賣他也無所謂了,原本童容就是那種勢力的女人。

之後,童容就把馬飛翔侵吞公司財務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

魏常心裡發笑:你這女人真夠毒的。

“魏常,我全部都說了,以後我們好好生活好嗎?”童容嬌滴滴的拉著魏常的手,“天色也不早了,我們早點休息吧,我會好好服侍你的。”

魏常陰沉一笑說道:“今日我有點不舒服,你請回吧。”

“魏常,你哪裡不舒服,我幫你按按。”

“不必了!”說完魏常就再次下了逐客令。

童容心想,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那就先緩緩吧。

林不凡送童容出了彆墅,臨彆的時候說道:“其實我家少爺還是很喜歡你的,隻不過暫時忘不掉你的出軌。”

一聽這話,童容很是高興,問道:“你家少爺家裡做的什麼生意呀,有多少資產?”

童容關心的還是錢。

“我家少爺家裡做的是金礦生意,在北非、甌海、南大陸都有金礦,資產少說也有2、3百億吧。”林不凡隨口胡謅。

“2、3百億?”童容的眼眸瞬間就圓了,咂舌的看著林不凡。

90年代,這2、3百億對於一個普通女人來說是什麼概念——天文數字。

童容從小包裡麵掏出幾百塊遞給林不凡:“小兄弟,請幫我在你少爺麵前多美言幾句,要是我能和你少爺複合最後結婚,我絕對不會忘記你的恩情。”

林不凡大大方方的收下了錢,點頭道:“我也希望你們複合。”

送走了童容之後,林不凡回到了彆墅。

魏常立馬站起來,露出該有的尊敬,這點讓林不凡很滿意,至少魏常還搞得清楚自己的身份。

“她出門的時候說了點什麼?”魏常問道。

“哼,她還期盼著和你複合呢,這女人呀,真是垃圾到了一定的境界,我也算是見過很多渣女了,渣到這種程度的,我還真是第一次見。”林不凡悠然的抽了一根香菸說道,“明天就收尾吧。”

“好的,聽您的。”

翌日早上10點的時候,監察部、警察就帶走了馬飛翔,當時馬飛翔還一臉的懵逼,喊著為什麼抓我。

自然是掌握了證據才抓他的。

這件事情也是和華業的老總打過招呼的。

下午2點的時候,魏常去了局子“看望”馬飛翔。

短短幾天的時間,兩個人的處境就調換了,這就是錢的力量。

馬飛翔看到魏常出現,立馬什麼都明白了,他立馬跪著哀求:“魏總放我一馬吧,求求你了,我知道之前我對你不敬,都是我的錯,我狗眼不識泰山,你就當我是一個屁,放過我吧。”

馬飛翔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那是磕頭加抽泣,可憐巴巴的。

“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了,哦,不,你肯定不會想到自己也有坐牢的一天吧,你也真夠黑心的,這幾年裡竟然挪用了公司600多萬的資產,好傢夥,一套彆墅的錢呀,這足夠你坐十幾年牢了。”魏常輕嗤的看著他,想到之前自己在滯留室的場景,心裡不免唏噓。

“魏總,魏總……我錯了,我錯了……放過我吧。”

“為時已晚!”

出了局子之後,魏常長長地輸出一口氣,“爽!”

林不凡拍拍他肩膀說道:“你打算怎麼處理童容?”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我也要讓她揹負高利貸,嚐嚐那種滋味。”

“好吧,我有辦法。”

晚上,魏常又把童容約到了彆墅內,這次童容更加覺得和魏常複合在望,隻不過最後魏常還是冇有留童容過夜,這讓童容還是很焦急的,不睡,就很難複合。

出彆墅門的時候,林不凡說道:“明天就是我家少爺母親的生日,童小姐若好好準備一份禮物,我家公子一定會感動的,那麼自然而然的就複合了。”

“謝謝你,可是我該買什麼禮物呢?”

“自然是貴重一點的,得花點本錢和心思,我家夫人喜歡lv的包包,你怎麼著也得買個30萬以上的纔拿的出手吧。”

“30萬以上?”童容驚嚇到了,“我哪來那麼多錢?”

林不凡恰當好處的把之前在借貸公司拿的名片遞給了童容,“這裡可以借錢。”

童容咬著唇口,很為難和猶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