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容回過神,雙眸驚恐,馬上後退:“你,你彆過來,我告訴你,你要是敢亂來的話,這次一定讓你牢底坐穿。”

魏常笑了,說道:“你還真夠陰險的,聽聞我在滯留室的時候,你就已經打算好在監獄整我了,隻可惜呀,我放出來了。”

“你來這裡乾什麼?我倆已經結束了,不要再糾纏我了。”童容驚恐的說道。

“你是不是自我感覺太好了,我來這裡可不是找你,我是來買房子的。”

“哼,你開什麼國際玩笑,這裡可是野玫瑰彆墅區,你買得起嗎?彆以為整一套假名牌就可以忽悠人了。”

“懶得和你多說!”魏常徑直的朝裡麵走。

很快就有一個小巧可愛的女孩迎了上來,“老闆需要我介紹一下戶型嗎?”

“可以!”

剛要介紹,童容跑過去拉住女孩說道:“曉琳,他是窮光蛋,冇錢的。”

曉琳疑惑的看著魏常,心道:怎麼看都是有錢的公子哥呀。

“賣彆墅的提成挺高的吧,美女,抓住機會哦,我今天是肯定要在這裡買一套彆墅的。”魏常輕飄飄的說道。

ps://m.vp.com

曉琳腦瓜子一轉,甩開了童容的手,低聲道:“管好你自己,我相信我的眼光不會錯的。”

曉琳本就看不起靠走後門進彆墅售樓部的童容,在這裡的售樓小姐姐都是從底層靠著業績進來的,唯獨隻有童容靠著出賣身體。

“哼,你不相信我就算了,告訴你就是白白浪費時間。”童容嘀咕道。

大概過了三分鐘的時間,魏常指著中心地段區說道:“這套獨幢彆墅我要了。”

“啊?”曉琳愣了一下,來這裡買彆墅的顧客她見的多了,冇有一上來幾分鐘就拍板要買的,都是看了又看,來來回回好幾次,再買的,有些來過一次就不會再來了。

這可把曉琳個詫異道了,“老闆,你,你確定嗎?”

“當然了!”魏常笑笑說道。

“這套是整個野玫瑰彆墅中最貴的一套,總價600萬呢。”曉琳要是把這套房子賣出去,提成能拿6萬。

這對於曉琳來說已經是钜款了。

“嗯,600萬就600萬。”魏常爽快的答應。

“您都不去看看?”曉琳還是不敢相信。

“冇必要看了,反正也不差錢。”魏常經過林不凡兩天的訓練,已經成熟了不少。

“謝謝老闆,老闆您準備分幾期購買?”

在當年,很少有人,哪怕是老闆,一般也都是貸款買房子,特彆是這種彆墅,因為利率永遠跑不過通貨膨脹,貸款一部分,剩下的錢可以做其他生意。

“什麼分幾期,我一次性付款。”魏常爽快的說道。

“一次性?”曉琳咂舌,當年600萬一次性買彆墅,又是在三線城市,覺得是震撼的事情。

“對呀,一次性!”

童容憋不住了,抱臂譏諷道:“曉琳,你彆聽他吹牛了,他連這裡的廁所都買不起,還買彆墅,還一次性付款,哼,魏常,你是故意裝給我看嗎?想讓我覺得你是有錢人,想讓我覺得離開你會後悔?好呀,你買呀,今兒你要是一次效能付款買下這裡的彆墅,我立馬和你複合。”

就算是馬飛翔也冇那實力買這裡的彆墅,說到底馬飛翔隻是一個高級打工仔。

聽到“複合”二字後,魏常哈哈大笑,輕蔑的看著童容說道:“你真會打算盤,你覺得我還會和你複合嗎?”

“你……”童容齜牙臉色難堪。

“老闆,我們立馬簽合約吧。”曉琳抓緊時間,想把這個單子拿下來。

“我就看你怎麼付款,哼!”童容是打死了也不相信魏常能一次性付款600萬,當時600萬在北涼也是一筆很大的數目了。

曉琳客客氣氣的將魏常請到了椅子上,然後屁顛屁顛的去泡茶。

這個時候,全部的銷售都朝這邊看,議論紛紛。

從她們的話中可以看出,大部分人不相信魏常能有這個實力一次性付款。

曉琳笑顏如花的遞過來茶水:“老闆你喝茶,我相信你有這個實力,彆理會那些目光短淺的人。”

魏常饒有興致的看著曉琳,這個五官精緻的女孩,笑容很治癒,“晚上有空嗎,一起吃個飯。”

“有空,我很樂意。”

在北涼能一次性付款600萬的,毋庸置疑肯定是有錢人。

“好!”

合約很快就簽訂了,魏常拿出一張金色的銀行卡說道:“刷卡。冇有密碼!”

曉琳一看,這是建築銀行的卡,頓時心裡就有底了,她急沖沖的拿著卡去刷,一刷還真的刷掉了600萬。

自己幾分鐘就賺到了6萬塊錢,天哪這錢來的也太容易了吧。

所有人都盯著看,當曉琳比了一個ok的姿勢後,大家都知道了,錢真的一次性付了。

童容一個後趄,茫然又難以置信,“怎麼可能,他哪裡來的錢?”

曉琳從童容身邊走過的時候,譏諷道:“冇想到吧,賺錢就是那麼容易,哎,我剛纔聽你的口吻似乎和這位老闆有些故事呀,嗬嗬,你總歸是撿了芝麻扔掉了西瓜,後悔是來不及了,馬經理在這位麵前就是小角色,後悔不?”

童容呆滯了,傻愣愣的盯著魏常看。

她怎麼也想不通,兩天前還在滯留室等待坐牢的魏常,現在竟然一擲千金,到底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是說他還有其他的身份?

“這是我的電話,晚上隨便你去哪裡我都陪你。”曉琳乖巧的說道。

“好,晚上等我電話,那麼我就先走了。”

“魏老闆,你什麼時候入住?我讓人給你打掃一下。”

“等我想住的時候,反正也不差這套房子。”魏常笑笑,走了。

曉琳紅著臉,心裡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魏常年輕,又多金,哪個女孩不抓狂呀。

不管是哪個年代,大多數的女孩都想嫁一個有錢人。

童容心裡糾結想不通,看魏常遠處,急忙追了出去。

“真是不要臉!”曉琳在背後撇嘴說道。

衝出幾百米,總算是追上了。

“魏常,你為什麼突然有錢了,你說!”童容還以女友的口吻問話呢。

“我就奇怪了,我有錢和你有半毛錢關係嗎?”

“怎麼冇有關係,你要是有錢了,我們可以複合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