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鞠躬完畢之後,周萬秋的心裡還有點絲絲入扣的寒意。

如果冇有林不凡的出現,如果林不凡不勸止這場聯姻,周萬秋將會萬劫不複,很難脫身。

原本以為齊家家大業大,女兒嫁過去之後,一輩子都可以榮華富貴。

但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天有不測風雲,人有禍福旦夕。

真是冇有想到一個早上,齊家就陷入了困頓中。

這可不是小事情,從此以後車商不可能再會和東南機電合作了,問題汽車回收之後,肯定還要繼續起訴東南機電,到時候東南機電將麵臨著钜額賠償。

所以齊家老爺子說想借20億挽回股市,那是南轅北轍,治標不治本的行為。

“林先生您真是厲害!”周萬秋深感敬佩。

“不厲害,就那麼一回事而已,我也是希望你女兒能找到真正的幸福,你的想法我也能理解,畢竟陳安昊的身份的確配不上你女兒,但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看好陳安昊這小子以後一定是大富大貴,現在可以把他倆叫過來了嗎?”

周萬秋猶豫了一下,讓保安把陳安昊和周熙然帶過來。

此時的陳安昊還在偏樓裡被禁錮。

不多時,二人走進了書房。

幾日不見陳安昊,他消瘦了許多,看的周熙然眼淚汪汪。

“安昊,你受苦了!”周熙然忍不住眼淚就落下來了。

“我冇事!”陳安昊堅定了一下信念,骨氣勇氣對周萬秋說道,“周行長我一定會給熙然幸福的,請你成全我們吧!”

說著就跪下來了。

周萬秋蹙眉,抽著小煙,良久說道:“你拿什麼給我女兒幸福?”

“我會努力工作的。”

“嗬嗬,努力工作永遠都是打工,這道理你不懂嗎?”

“爸,我隻要跟安昊在一起,吃再多苦都心甘情願,哪怕是鹹菜蘿蔔也無怨無悔。”周熙然咬牙說道。

“你呀……真是氣死我了。”

周萬秋熄滅了香菸,神色黑沉。

林不凡嘴角一瞥,說道:“周行長,我們事前有約定過吧,如果東南機電出事了,你就成全他倆,你難道現在還要反悔?”

“林先生,我心裡堵呀。”周萬秋捶著胸口,“我就這一個寶貝女兒,我希望她能榮華富貴一輩子。”

“這話說的,再多的榮華富貴也不過是過往雲煙,這人的一生跌宕起伏的,哪有保證一輩子什麼什麼的,還有我不是說過了,我看好陳安昊。”

“就算林先生這樣說我還是心裡不甘心。”周萬秋如實說道。

林不凡蹙眉擰巴了起來,想了一下笑笑說道:“我知道了,你就是嫌棄陳安昊冇錢唄,那你說,多少身價配得上你女兒?”

“這讓我怎麼說?”

“如實說唄,把心裡想法說出來。”林不凡說道。

周萬秋想了一下說道:“一億。”

陳安昊聽了之後倒吸一口冷氣。

一億呀,就算十輩子也賺不到這麼多錢的。

“爸,你為什麼一定要用錢去衡量一個人呢?為什麼,為什麼……”周熙然都有些歇斯底裡了。

林不凡擺擺手說道:“不就一個億嗎,我給!”

眾人都傻眼了。

“你,你說什麼?”周萬秋難以置信。

“我說這一億我給,現在就給。”說完,林不凡拿出現金支票,立馬就開了一張1億的支票,然後給了陳安昊。

陳安昊愣住了,看著支票,呆呆的……

周熙然也恍惚了,一億說給就給。

我們和林不凡無親無故的,怎麼那麼幫我們?

周熙然的心裡如此想著。

周萬秋站了起來:“林先生,你都做到這個份上了,告訴我原因吧,為什麼要那麼幫這小子?”

周萬秋實在太疑惑了。

這已經超出了人情世故的範疇,如果說陳安昊是林不凡親弟弟,親哥哥,那還說得過去,但二人根本就不熟,可以說不認識。

林不凡哈哈一笑說道:“我已經說過好幾遍了,我看好陳安昊未來會有一番大成就,這一億就當是投資,我相信他能10倍償還於我。”

陳安昊震驚了,活到現在第一次被人那麼信任和看好。

感動的淚水嘩嘩的落下。

陳安昊“撲通”一聲跪在了林不凡的麵前,“林先生的恩情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了,我一定會奮發努力出人頭地,十倍奉還。”

林不凡把陳安昊扶了起來,“有這份決心就可以,我看好你。”

事情都這樣了,毫無退路了,周萬秋隻好答應把女兒嫁給陳安昊。

走出周家的時候,陳安昊和周熙然追了出來。

齊刷刷的再次要下跪道謝,但被林不凡拉了起來,“你們不要這樣,我受不起。”

“不,林先生,您受得起,冇有您的話,我們……我們就冇有可能在一起。”陳安昊激動的說道。

“林先生,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恩情的。”周熙然抹著眼淚說道。

林不凡笑笑,撫慰二人,說道:“能看到有情人終成眷屬,我心裡十分安慰,安昊呀,我算過你的八字,你五行旺木,六爻偏火,不如去做傢俱生意,未來一定能有一番作為的。我那一億就當是入股了,你成立公司以後,給我30%股份就可以了,表決權什麼的我都不需要,分紅給我就行。”

其實林不凡之所以那麼幫助陳安昊,也是想起了,陳安昊這小子在上一世是華南地區的傢俱大王,身家上百億。

這一億就當是投資他,未來至少能賺回來幾十億。

陳安昊聽的一愣一愣,雖然還冇有明白,但還是重重地點頭:“好,我以後就做傢俱生意。”

林不凡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好好對熙然,另外等結婚後,也要好好對待老丈人,周行長也是因為太疼愛他女兒了,纔會為難你,相信你為人父之後也會體會到,好了,言儘於此,等再見的時候,希望你已經是大老闆了。”

望著林不凡遠處的背影,周熙然和陳安昊噙著淚水,林不凡是他們二人的恩人,這份恩情會延續一輩子。

林不凡即投資了陳安昊的未來,又博得了周家的恩情,這次出馬大獲全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