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捱了鞋底板之後,王慕妍整個人都是飄著的,屁股火辣辣的痛,心道:你小子真是不留手呀,這仇我一定要報。

“呼,抽的真舒坦呀!”林不凡穿上了鞋子,笑嘻嘻的說道,“王大小姐的大腚還真是有彈性呀。”

王慕妍都噙著淚水了,牙齒都“咯咯”的響了起來,恨不得要把林不凡給吃掉。

“周行長還下嗎?”林不凡笑眯眯的說道。

“不下了!”周萬秋已經感覺到這林不凡是扮豬吃老虎。

周萬秋讓下人上了茶水和糕點。

二人聊起了未來的商業前景。

聊著聊著就說到了凡人科技的熊貓聊天。

“凡人科技的這款即時聊天工具雖然用戶巨多,但是卻很難變現,另外衛軟那邊的MSN也快進入炎夏,到時候熊貓聊天會退出市場吧。”

“周行長未免有些鼠目寸光了,熊貓聊天現在的確還冇有盈利,但未來將成為聚寶盆!”

上一世企鵝靠著龐大的用戶量,成為流量之王,馬騰騰也幾次登頂炎夏首富。

而且還靠著企鵝倒流量給了微星。

“聚寶盆?哈哈哈,這未免太過誇張了,林先生先不說你到底是不是凡人科技的老闆,就說這熊貓聊天,它如何變現?一旦軟件開始收費,那些用戶就會離開。而且你們不也是宣傳說熊貓聊天永遠不收費嗎?”

“熊貓聊天的確不會收費,但也不是說不能賺錢,具體的是商業機密我不想透露太多,反正這款軟件未來一年賺個幾百億是不成問題的。”林不凡輕描淡寫的說出了幾百億。

這“幾百億”一出把周萬秋和王慕妍整笑了。

也難怪,當初馬騰騰還想把企鵝賣掉呢。

不得不說,馬騰騰的團隊還是很厲害的,也有很多創新,什麼會員,群聊、勳章、每個級彆對應相應的服務,光光收取充值的錢就不少於100億。

林不凡也懶得和他倆叨逼逼,反正現在說什麼,他倆也不會理解,畢竟時代和眼光都不一樣。

聊了大約一個小時後,東南機電的噩夢開始了。

東南機電一直以來都穩步前進,但齊俊哲加入到家族業務中後,就一切都改變了,原本的發動機創作團隊都是頂尖的人物,有些還是國外請來的,這些人都是要拿分紅的。

還有每年幾千萬的薪資。

齊俊哲看了這幾年的研發後,大發雷霆說每年都差不多呀,這些混蛋就這樣糊弄拿錢嗎。

齊俊哲對父親一番教唆起鬨,之後就把這群精英給開了,開了之後,請了便宜的團隊,設計了新型發動機,這就是事故的誘引。

電視裡很快播放了最新的動態新聞。

東南機電的發動機出現重大事故,多個汽車係列用了東南機電的發動機後,車子都發動不了了,全國還有20例因為發動機造成車禍人亡的事件。

之前還一直被東南機電壓著,但是汽車公司聯名起訴後,這事情就壓不住了。

今天就是起訴的日子,幾個國內品牌的車商還召開了釋出會道歉,並說始作俑者就是用了東南機電的發動機。

現在召回所有上了東南機電的車係列。

這新聞就好像平地驚雷,砸的全國都震動了……

王慕妍和周萬秋眼睛都直了。

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太過恐怖了。

二人都是商界的,很清楚這件事情對東南機電的打擊。

王慕妍匆忙離開,一邊走一邊給公司的人打電話:“立馬終止和東南機電的合作,狗日的東南機電差點害死我了。特麼的,他們家的產品怎麼敢用呀!”

周萬秋整個人都傻了,“怎麼會出這樣的事情?”

“為什麼不會出這樣的事情,根據我的資訊回饋,這一切都是因為你看中的那個未來女婿齊俊哲惹的禍,去年他把東南機電發動機組的原創團隊都開了,為的就是剩幾個錢,殊不知,這是噩夢的開始。現在你還覺得齊俊哲適合你女兒嗎?”

周萬秋震震地看著林不凡:“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不是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我是凡人科技的老闆。”

“呼……”周萬秋吸了一口氣,“好,我相信你,東南機電能挺過去嗎?”

“怎麼?擔心齊俊哲了嗎?”

“不,我擔心的是放貸呀,齊家有15億的貸款是我審批的。”

“不急,他們至少還有固定資產可以抵押,你最好明天就去清算追討。”林不凡呷了一口茶水,笑笑說道,“晚了就來不及了。因為東南機電挺不過去的,不久後外資汽車商就會進入滬海。”

周萬秋再次震驚,愣愣地看著林不凡:“為什麼你會知道?”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做生意首先就要掌握資訊呀,再一個就是眼光,恕我直言,周行長你管理銀行的水平是很高的,業務能力是很強的,但是挑選女婿的水平就太差了,像齊俊哲這種紈絝子弟,華而不實的傢夥,你竟然看得上,我特麼也是醉了,不好意思,爆了粗口!”林不凡笑眯眯的說道。

“……”周萬秋開始反省。

沉默、無措了半小時後,轉到了股票頻道,東南機電已經跌停關盤口了。

“下午開盤還會繼續跌,這一點你也應該清楚吧?”林不凡慢悠悠的說道。

“我知道!真是冇有想到東南機電這老牌子竟然會出這麼大的事故。”周萬秋憋不住了,起身給銀行打了幾通電話。

打完電話後,接到了齊家老爺子的電話。

周萬秋本來不想接的,但想了下還是接了。

電話裡齊家老爺子請求周萬秋貸20億,說是下午回購股票,穩定住局麵。

利息願意一毛息。

周萬秋這點判斷力還是有的,他拒絕了。

“周行長我們多年的朋友了,你怎麼能見死不救呢?”齊家老爺子悲憤道。

“交情歸交情,生意歸生意!你們現在自身難保,我就算把錢借給你們,也挽回不了局麵,明天我會帶著人去清算上次15億的貸款,請你做好準備!”

“你……”齊家老爺子一口氣冇有喘過來,電話那頭就是忙音了。

“夠狠的呀!”林不凡戲謔道。

“這15億是銀行的,不是我私人的,迫不得已。這次謝謝林先生你了!”說完就鞠躬一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