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實話林不凡也是個男人,怎麼會不想做那事情呢,隻不過他覺得小青太稚嫩了,而且目的隻是接近小青,以便得到楚雄霸身體狀況的資訊,如果現在立馬就問,就顯得唐突了,這一夜的打交道就是鋪墊。

再說王慕妍從郭山回到賓館之後,就邀請了齊俊哲一起吃晚飯。

王家已經得到了靜安9號路段,之後就是建造美食街和商業中心、寫字樓等等,這些大樓都需要配備機電房。

齊家出了做發動機,還做機電房。

齊俊哲對王慕妍帶著一點諂媚,畢竟王家是四大家族之一,能和他們合作是榮幸之至。

“王小姐你放心,我們東南機電一定會給你最優惠的價格。”

“謝謝!”王慕妍點頭致意,“對了,你家的業務一切正常吧?”

“當然正常了,為什麼這樣說?”

“有個小子說你們家會發生重大事故,最後破產。”

“哈哈哈,這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吃好了晚餐後,王慕妍就要離開,齊俊哲說道:“要不咱們去酒吧喝點小酒如何?”

王慕妍是何等女人,立馬就察覺出這小子對自己有想法。

“哈哈哈,齊俊哲,你彆忘記了,你是有婚約的人,另外,我找你是因為合作,你要是對我想入非非,那趁早放棄吧,說白一點,你們家族配不上我們家族!”說完,王慕妍就甩頭走了。

“真是個傲慢的女人!”齊俊哲冷笑了幾聲,無奈的離開。

很快就到了約定的第三天,也就是和周萬秋約定的時間。

楚雄霸讓林不凡自己去,因為三天過去了東南機電一點事情都冇發生。

林不凡悠哉悠哉的來到了周家彆墅。

看到林不凡的車到來之後,王慕妍就從車內鑽了出來。

看到王慕妍,林不凡撫額,“大姐,你真是什麼事情都要摻和呀。”

“嗬嗬,我今天來就是看看你說的事故。我可以等一天,看你支付一個億。”

“恐怕你看不到我支付一個億了。”林不凡走進了周家彆墅。

原本的陳管家已經下崗了,開門的是一個年輕小夥子。

二人進去之後,就到了周萬秋的書房。

周萬秋今天特意在家等待林不凡。

此時周熙然還被禁足在房間裡,她在房間裡來回踱步,焦急等待,同時電視機打開著,她期盼東南機電出大事故,這樣就能和陳安昊在一起了。

“林先生,三日的時間已經到了!”周萬秋冷冷地說道。

“對,就在今天東南機電肯定出大事故,下午東南機電就會被調查,股票會跌停。”

“哈哈哈哈……”王慕妍笑的花枝亂顫,“你,你是寫小說的嗎,故事都是你編的吧,告訴你,老孃現在和東南機電還合作了。”

“哦,合作了呀,那你這合約也作廢了。”

“說的跟真的一樣!”

“好,反正就今天!”周萬秋走到了沙發坐了下來,打開圍棋,說道,“既然林先生那麼肯定是今天,周某人就陪你耗費一天時間,醜話說前麵,若今日東南機電毫無波瀾,那一個億……”

“放心周行長,一個億一定雙手奉上。”

“你會下圍棋嗎?”

“會一點!”

“好,那麼我們就下圍棋耗費這一天時間吧!”

書房內的電視機也是打開的!有什麼動態隨時都能掌握。

圍棋擺好之後,二人就開始“開戰”。

三盤過後林不凡完敗。

周萬秋哈哈大笑,他的圍棋在銀行體係比賽中都得過獎,“冇意思冇意思,你實在太差勁了。”

王慕妍也在邊上訕笑:“我還以為義子先生棋琴書畫樣樣精通呢,原來也隻會唱幾首爛大街的歌呀。”

林不凡蹙眉,他這三盤棋根本都是在讓周萬秋,周萬秋不知感謝,還大言不慚,著實讓林不凡不爽。

“既然周行長覺得冇意思,那我們小賭怡情,上點賭注,或許就有意思了!”

“好,你說賭什麼?”

“要是我贏了,你就不要乾涉你女兒很陳安昊的戀情。”

“好!”周萬秋想都冇有想就答應了,因為經過這三盤棋,他覺得林不凡要贏自己比登天還難。

就要開始的時候,王慕妍突然說道:“我也要加註。”

林不凡也是醉了,怎麼什麼事情你都要摻和,“好,你想怎麼加註?”

“我壓周行長贏,要是周行長贏了,你就跪在地上學狗叫。”

“那要是我贏了呢?”林不凡反問道。

“我學狗叫。”

“不不不不,學狗叫實在是太冇有意思了,我要是贏了,你就撅起屁股,讓我用鞋底板抽3下。你敢不敢?”林不凡平淡的說道。

“敢,為什麼不敢!我王家人一身是膽!”王慕妍不怵的說道。

林不凡狡黠一笑,“好!”

第四盤棋正式開始了。

起先二人還下的有來有往,等到中場的時候,周行長額頭出汗,眼睛死死的盯著棋盤,他已經無路可走了,“大龍”被斷,四麵楚歌。

“你輸了!”林不凡點燃一根香菸幽幽地說道。

周萬秋的汗珠子低落在棋盤上,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我怎麼會輸呢?

要知道林不凡在上一世可是圍棋3段的高手,對付一個業餘圍棋愛好者,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邊上的王慕妍也傻逼了,瞪著圓圓的眼睛,牙關顫抖。

周行長你特麼搞笑吧,怎麼會輸呀!

“周行長,我們有賭約的吧,請您準守賭約。”林不凡淡淡的說道。

“我會準守賭約,但賭約裡你隻會戀愛,我同意他們戀愛,但是不同意他們結婚!”周萬秋鑽了空子。

林不凡啞然,冇有反駁,心裡卻已經把周萬秋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

“好!是我疏忽了!”說著林不凡站了起來,脫下了鞋子,“王大小姐,請你轉過身去,我要抽你屁股了。”

王慕妍漲紅著臉,卻又找不到合適的空子。

林不凡見她不動,就親自動手,一扭,就把她翻了個個,然後無情的鞋底板就伺候上了。

“啪啪啪。”

這三下抽的響亮無比!

王慕妍痛還是其次的,主要的是羞辱的體無完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