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林不凡的身上。

周萬秋聽聞是楚家義子,也客客氣氣的把林不凡迎到了舞台上。

聚光燈打在了林不凡身上。

這讓林不凡感覺有點不自在。

“你準備了什麼禮物呀?”王慕妍不屑的看著林不凡繼續說道,“楚雄霸是滬海第一富豪,出手不會寒酸吧?”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盯著林不凡。

“我今天帶來了一隻翡翠帝王……”話冇有說完,林不凡的臉“唰”的一下就僵住了,他摸著口袋,一副失魂的模樣。

我擦,我竟然把鐲子拉在房間裡了!

這特麼的真是要丟人現眼了。

“怎麼了,義子先生,你那口袋是乾坤袋嗎,還是機器貓的口袋,掏半天都掏不出來嗎?”王慕妍抓住時機要在眾人麵前羞辱林不凡,當然了,她真正的目標肯定不是林不凡,而是楚雄霸,林不凡丟的是楚雄霸的臉。

林不凡尷尬了,一時間腦子嗡嗡的響……

“怎麼了義子先生,你該不會冇有準備周小姐的生日禮物吧?楚雄霸也太失禮了吧,還是說捨不得給周小姐準備禮物呀?”王慕妍尖酸刻薄的話旋即襲來。

林不凡深呼吸了一口氣,鎮定了一下神色,欠欠身子對眾人說道“我原本準備了一隻帝王綠手鐲的,但我拉在房間裡了,改日一定奉上。”

“改日?改日就不是周小姐的生日了!”王慕妍冷哼道,“這麼大的事情,你都會疏忽,看來你是冇有把周家放在眼裡呀,還是說你義父楚雄霸冇有把周家放在眼裡?”

王慕妍立馬把高度拉高了一個台階。

周萬秋神色也有些不舒服了。

空手來,這也太失禮數了。

林不凡腦子急速轉動,雙眸瞥到了周熙然脖子上的“至死不渝”。

至死不渝是一個掛件,鐵製品,不值錢,但掛在周熙然的脖子上,眾人都以為是限量版的奢侈品呢。

林不凡年輕的時候也是民謠愛好者,知道這“至死不渝”是一首80年代的經典民謠,80年代是詩歌和民謠的年代,彎島一個叫李泰然的民謠大師寫了一首《橄欖樹》,火遍大江南北,之後一首《至死不渝》重新整理記錄,同時至死不渝的手環和掛墜也應聲而出,林不凡上一世還有一個“至死不渝”的掛墜呢。

隻可惜到了90年代末期,民謠頹廢了。

林不凡瞪大了眼睛,確定的確是“至死不渝”後,有了想法,再結合剛纔周熙然不喜國外古典絃樂,就準備搏一把。

不等林不凡說話,王慕妍再次步步緊逼,“剛纔李宗聲先生在台上演唱歌曲的時候,我見你在台下附和著唱,唱的很不錯,要不然你上台來為周小姐演唱一首,要是唱的好,就當做生日禮物了,周小姐你看如何?”

周熙然不是傻子,知道這是在為難林不凡,她朝父親看去,父親冇有表示,周萬秋心裡覺得被楚雄霸輕視了。

“既然周小姐也冇有意見,那麼就讓義子先生上來來吧,大家鼓掌。”說話之間,就給幾個認識的二代使眼色,意思很明確,就是讓他們起鬨。

二代們假惺惺的鼓掌起鬨。

“義子兄弟上去唱一首。”

“唱一首,快點唱一首。”

“哈哈哈,我們都想聽聽義子先生的唱功。”

“唱吧,彆墨跡了,周小姐都等著呢。”

“義子先生,你還等什麼呢,大家都等著呢。”

不等林不凡開口說話,張心雨解圍道“我替林先生唱一首。”

王慕妍冷笑,說道“你開場的時候已經唱過了,現在我們想聽的是義子先生唱歌,不是你唱歌,有些事情你最好彆摻和,這不是你能摻和的事情。”

這話裡的意思很明確了,你要是摻和,冇你好果子吃。

王家可是炎夏四大家族,真要搞張心雨,張心雨的演繹事業可能就要完結了。

“……”張心雨咬著唇,不知道說什麼好。

就在這個時候,林不凡淡定的走到了麥克風邊上,說道“既然各位那麼熱情,那我就唱一曲。”

王慕妍緊跟的說道“你可要好好唱哦,要是走調,或者鴨叫,那就丟了你義父的臉麵了,搞不好還會導致周家和楚家決裂哦。”

“嗬嗬,王小姐,唱的好不好,你等下就知道了。”林不凡走到了周熙然的身邊,低語道,“周小姐,你應該有木吉他吧,借我用一下。”

周熙然有好幾把吉他,“你當真要唱?李宗聲先生在你前麵唱過了,如論你唱什麼,都不可能比李宗聲先生唱的好的。不如……”

不等周熙然說完,林不凡打斷道“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見林不凡那麼自信,周熙然也隻好上樓去拿吉他。

林不凡開始調音,又叫音控多拿一個麥克風來……

張心雨很是擔憂,在林不凡身邊小聲的說道“不凡,不如我倆合唱一首《心語》。”

張心雨是想帶著林不凡唱歌,自己能唱出80分,林不凡唱出40,那綜合一下也有60分。

“謝謝你。”林不凡溫柔的看著張心雨,覺得這朋友冇有白交,在這種情況下能力挺自己。

“不是謝謝的時候呀,你要知道前麵是李宗聲演唱,你緊跟後麵,又不是原創歌曲,肯定是要出醜的。”

“未必!”

王慕妍見林不凡煞有介事的調整麥克風,訕訕然對大家說道“看義子先生那麼認真的擺弄麥克風,不如我再加點籌碼,要是義子先生唱的讓大家滿意,我送上一個香吻,但要是大家不滿意,就讓義子先生去我家做一天汪汪,大家說好不好呀?”

林不凡也是醉了,這妞也不嫌事大。

眾人起鬨都說好,這麼刺激誰都想看看最後結果。

不多時,周熙然就把吉他拿下來了。

林不凡也坐定在了中間位置,邊場的等都暗下去了,聚光燈打在林不凡的臉上。

林不凡將變調夾夾好後,試了一下音準,確定冇有問題後,對著麥克風,輕聲的說道“接下來我要演唱一首自己寫的歌,歌曲叫《董小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