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看著張心雨,心裡有一種彆樣的情懷。

很難言語!

上一世,林不凡隻能隔著熒幕看張心雨的電視劇演唱會,現在卻能和張心雨近距離的接觸,甚至能感覺到張心雨對自己的愛慕之情。

“看時間吧,要是有空我給你打電話。”

“我這幾天都會在滬海的,你總有時間吧?”張心雨輕聲嬌羞的說道。

林不凡摸摸後腦勺,說道:“好吧!”

就在這個時候,林不凡看到周萬秋在台子右側和一個穿著考究的年輕人站在一起聊天,從表情上看,十分親昵,之後周萬秋把女兒周熙然叫了過來。

“這位是齊俊哲工資,東南機電未來的繼承人,這位是小女周熙然!”周萬秋介紹了一下。

二人握手!

“那麼我這老人家就先走了,熙然好好照顧齊公子。”周萬秋笑著離開時了。

齊俊哲名校畢業,長得白皙,跟小白臉似的,薄唇粉臉,是個翩翩美少男,他很自負,說道:“周小姐,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像我們這種家族,都是聯姻的,來之前,我還有些抗拒,因為怕是個醜女,冇曾想周小姐如此貌美,而且還通音樂,我甚是喜歡。”

“你隻看臉嗎?”周熙然對小白臉並不感冒。

“當然不是了,說白一點,就算不好看,我也會遵從家族的安排結婚的!”

“都20世紀了,怎麼還那麼迂腐,還相親結婚,你就冇有喜歡的女孩嗎?”

若齊俊哲也有喜歡的女孩,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如果說冇有喜歡的女孩,那肯定是騙人的,以我這相貌和家世,身邊鶯鶯燕燕,但那都是過客,我知道分寸,你放心結婚之後我都會和她們斷絕的。”

“你說話倒直接。”周熙然突然感到很噁心。

她是很討厭這種花叢中的男人的!

“都是上層人士,冇有什麼遮遮掩掩的。”齊俊哲還以為周熙然挺中意自己。

“是的,的確必要遮遮掩掩的。”周熙然怪異的笑了笑。

二人開始套路聊天,齊俊哲的想法就是強強聯姻,對兩個家族都有好處,反正他們的出身,註定不能自由戀愛,齊俊哲的母親父親也是聯姻的。

但周熙然不是這樣的想法,她覺得愛情不能將就,怎麼可以和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生活一輩子呢,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不多時,王慕妍邁著小步伐走到了周熙然的身邊,先禮貌的和二人握手,再自報家門。

齊俊哲一聽是四大家族的王家子弟,立馬彎下腰。

“原來是鎮西王家大小姐,真是失敬失敬呀,早就聽聞王小姐風姿卓越,少年老成,今日一見果真如此,我齊家若能和王家做上買賣,那榮幸之至呀!”齊俊哲心裡道:要是能和這王慕妍聯姻該多好呀。且王慕妍風騷妖嬈,正是他喜歡的類型。

可王慕妍又怎麼會把小小的齊俊哲放在眼裡,她在滬海發展離不開滬海銀行的支援,“周小姐,我知道珠寶首飾這些你肯定不缺,所以我特意給你準備了一份有意義的禮物。”

說話間,她就拍了拍手,一個保鏢兼隨從拿著一個木箱子就上來了。

這個時候全場也都朝這邊看去,燈光也打在了他們身上。

打開木箱子,是一把古樸的小提琴。

“這把小提琴,是約翰遜大師生前的禦用小提琴,伴隨大師開過多個演唱會,我在嘉德拍賣會上以2000萬的價格拍下的,希望周小姐喜歡。”王慕妍是下了血本,她自認為,這禮物肯定能得到周熙然的喜歡。

但她不知道的是,周熙然其實並不喜歡絃樂,也不喜歡古典樂,她喜歡的是民謠,但當時民謠是巷子歌曲,不登大雅之堂。

“謝謝王小姐,這禮物我很喜歡!”雖然嘴巴上說很喜歡,但笑容卻很僵硬,這些年她都厭煩小提琴了。

她對國外的那種絃樂其實一點都不感冒。

王慕妍很會察言觀色,一看就知道冇有讓周熙然中意,頓時挑眉,有些意外。

台下的人倒是很熱烈,說王家小姐費心了。

其實都是拍麻溜屁之輩。

王慕妍看了一下手錶,微微一笑說道:“其實我還有一個禮物,看時間也應該到了。”

周熙然一愣,心道:這王家大小姐真夠傷心的。

“王小姐,你的禮物已經很貴重了。”周熙然朝父親周萬秋看去。

周萬秋對王慕妍的“表現”很是點讚,覺得王家這種大家族能給自己來捧場,還贈送那麼貴重的禮物,實在是太有麵子了。

一分鐘過後,一個身影徑直的朝舞台走來,眾人看去。

“我擦,這不是音樂教父李宗聲先生嗎?”

“王家連他都能請的動,真有實力。”

“李宗聲可是港島音樂大咖呀。”

林不凡也側目,邊上的張心雨說道:“不得了了,這女人的人脈真夠廣的,李宗聲先生都來參加彆人的生日宴會了。”

周熙然看到李宗聲先生後,眸光大亮,她從小就很崇拜李宗聲先生,對他的歌曲也百聽不厭。

看到周熙然露出喜色,王慕妍嘴角一勾得意的笑了。

小樣的,這份禮物送到你心坎裡去了吧。

李宗聲先生象征性的和到場的賓客寒暄了幾句,說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話,其實大家心知肚明,冇有錢,你特孃的能來嗎。

“得知周小姐生日,在下不才,寫了一首歌送於周小姐。”

在一片掌聲中,李宗聲先生卸下吉他,調整了麥克風,然後就開始彈唱起來: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最親愛的人,

將世間的美好都送與你……

……

歌曲很普通,顯然也是臨時編寫,湊湊數的!

但因為偶像效應,所以眾人都一副癡迷的樣子。

林不凡也跟著節奏慢慢的跟著李宗聲先生哼唱著,哼唱完之後,林不凡確定,這首歌在上一世冇有出現過。

不管是旋律和歌詞都有點爛大街。

雖然是大師,但也不是說每一首都是經典。

“啪啪啪啪”台下掌聲雷動,李宗聲彎腰致意,“謝謝大家,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待李宗聲走後,王慕妍突然對著麥克風說道:“那個誰,楚家義子,你不送上禮物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