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心雨的突然出現,以及對林不凡的擁抱,讓當場的一些貴公子都蒙圈了。

首先林不凡不是滬海圈子的,大家不知道他是什麼門路。

其次,林不凡冇有那種公子哥的氣質,怎麼看都顯得普通,頂多是小生意家的孩子。

但張心雨的這一舉動,就讓眾人浮想聯翩了。

這傢夥該不是什麼大家族的子弟吧。

於是乎,就有一些二代們上前和林不凡攀談,林不凡大方承認是楚家派來給周小姐慶祝生日的。

“啊呀,原來是楚家的公子呀,失敬失敬!”

幾番下來,加上林不凡說話圓滑,把幾個公子哥都說的一愣一愣的。

“林公子,你和張小姐是怎麼認識的,什麼關係呀?”其中一個二代好奇的問道。

“朋友!”

“我看不止朋友那麼簡單吧。”

“哈哈哈,你眼睛雪亮呀!”

王慕妍在遠處看的不舒服了,心道:楚家的一條狗竟然還蹬鼻子上臉了,哼,我等下倒要看看你怎麼討好周家小姐。

此刻周萬秋的女兒周熙然在二樓整理好了行禮。

一個穿著小西裝的俊俏男孩敲門進來了。

進門之後想的神色沖沖,就跟做賊似的。

“熙然,你真的決定和我一起私奔?”

“安昊我想好了,我不能接受父親給我安排的男人,我喜歡的是你。”

安昊,全名陳安昊,是陳管家的獨子。

陳安昊和周熙然從小就認識,二人拋去身份,可以說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從小二人關係就很好,等到情竇初開的年紀後,周熙然在父親的安排下出了國,在國外每天和陳安昊聯絡,起先是打電話,後來是發郵件,再後來有了視頻技術,就是視頻。

三年之後學成歸來,歸來後的兩年時間裡,陳安昊和周熙然的愛情之火更加旺盛了。

但礙於身份的關係,陳安昊和周熙然還是地下戀情。

就在前幾日,周萬秋和周熙然說,要在她生日宴會那天給她介紹一個男孩,說是東南機電的繼承人,當時東南機電市值100億,在滬海也是一線的家族。

周熙然心裡頓時就涼了,她差點就要把自己和陳安昊的戀情脫口而出,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因為說了,周萬秋也不會答應,反而會對付陳安昊,至於陳管家肯定也會極力阻止兒子的戀情。

所以就打算在生日宴會這一天,人多繁雜的時候,偷偷溜走。

二人都賣好了當然10點半的機票去廣陵。

“安昊,我決定好了,我不想嫁給一個陌生人,我喜歡的是你,以後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就是你的人!”周熙然動情的說道。

二人相擁,陳安昊眼淚落下,說道:“我是個冇用的男人!”

“你彆這樣說,我隻不過是出身好一點,其實我寧願不要出身在周家,這樣我們就結婚就冇有阻力了。等到了廣陵後,我們就馬上去註冊,然後生個寶寶,這樣父親就算找到我們,也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委屈你了!”

剛說完話,就有女傭敲門:“小姐,老爺讓你下樓去,眾賓客都已經在大廳了。”

“好的,我馬上出來!”

周熙然下了樓,隨後陳安昊也走出了臥室。

到了樓下,所有賓客都聚集在了大廳,大廳富麗堂皇,波斯地毯鋪層一條彩虹路,頂部上百萬的水晶吊燈,流光溢彩,周邊放著上檔次的藝術品,格調還挺高。

第一個環節是是祝福,周萬秋上台表達了謝意,第二個環節是張心雨獻唱。

這博得了眾多男士的喜愛!

張心雨這兩年裡磨鍊了演技,也學習了唱功,算是德智體全麵發展了。

最後,周熙然上台,她穿著公主泡泡裙,一頭黑直髮,長相清秀端莊,一看就是大家閨秀。

她微微欠身表達了謝意,之後來到鋼琴邊上彈奏了一曲“夜來香”,她一邊演奏,一邊輕輕唱著,聲音優美動聽,名副其實的學院派。

林不凡微微閉著眼睛,甚是享受。

彈的真不錯呀!

“嘖嘖嘖,旺財還懂音樂呀,真是難的!”真是走到哪裡都有王慕雅的譏諷。

林不凡也不氣也不惱,幽幽道:“王小姐你真該多聽聽音樂,音樂能陶冶情操,也能盪滌肮臟的靈魂,像你這種嘴巴噴糞的人,多聽聽音樂就會變得和藹可親了。”

“你竟然這樣和我說話?”因為人多,王慕妍也不好發作。

“有什麼不敢的,咋的,你還要殺我頭呀?”林不凡訕笑。

一曲罷了,大家各自跳舞,有些賓客已經忍不住上前給周熙然送禮物,雖然不知道包裝盒裡是什麼禮物,但絕對價值不菲。

王慕妍端著香檳酒,還在林不凡身邊,“旺財,這次楚雄霸讓你帶什麼禮物來呀?”

“你又帶了什麼禮物?”林不凡反問。

“哈哈哈,我帶的禮物絕對是周小姐喜歡的,女人瞭解女人,對了,旺財你可彆把馬屁拍到馬腳上後,不然回家可要被你那楚爸爸教訓。”

“這就不勞您費心了,你還是管好自己吧,還有你這嘴巴怎麼就那麼欠了,從小就這樣,還是後期經過化學加工使然的?”

“小子,你彆牙尖嘴利的,彆以為跟著楚雄霸就以為抱到大樹了,告訴你,楚家老一輩還是我王家的下屬,你乾爹看到我爺爺都要懼怕三分!”王慕妍齜牙道。

“哦……”林不凡心裡轉悠:能不能借王家的手除掉楚家呢?

這個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要乾起來早就乾起來了,越是大家族之間,越不會有大的擊殺,因為對誰都冇有好處。

最後還是要自己搞定楚雄霸的!

先得到楚雄霸的信任,再讓他投資晶片事業,其他敗錢的事業,隻要楚家冇錢了,也就冇有實力了。

過了片刻之後,王慕妍就妖嬈的和其他賓客聊天。

張心雨這個時候走到了林不凡身邊,“不凡,怎麼感覺那女的對你不善呀?”

“你的感覺很對,不用管她,你最近挺火呀,祝賀你!”

“謝謝,晚上有空嗎?”張心雨紅著臉問。

“乾嘛?”

“那麼久不見了,想和你單獨聊聊。”在張心雨心裡對林不凡有一種特彆的愛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