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寧裳從業也有很多年了,她覺得飛躍科技這隻股票80%會大漲,就在她要1000萬全部買入股票的時候,林不凡在背後嚴正警告。

馮寧裳回頭看,前一瞬間還以為是哪個同事,後一瞬間,直接黑臉了,“是你這個大變態,怎麼跑到投資部來了,哼,是新來投資部的職員嗎?一個新人竟然還敢教我怎麼買!真是笑話。”

林不凡哭笑不得,自己明明是好心呀,“你呀,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不要你那麼好心,管好你自己吧。”

林不凡心道:要不是知道你需要錢救你女兒,老子纔不理你呢。

在中午,林不凡聽到了馮寧裳打給醫院的電話。

“這隻股票千萬彆買,不然你會後悔的!”林不凡加重語氣警告道。

“你說不買,我還就偏買了。”話落,鼠標點了下去,梭哈一千萬買進了。

林不凡搖搖頭,撥出一口遺憾的氣,說道:“你這姐姐怎麼那麼倔強呀,唉,等著完蛋吧。”

“你才完蛋呢,一個新人還教我投資,真是笑死人了。”

“有你哭的時候!”林不凡心道,老子也仁至義儘了,也不可能挽救所有人。

說完,林不凡離開了。

整個下午,林不凡把帝國集團全部摸了一遍,也並非那麼神秘,就等楚蘭蘭幫自己找個內應。

下午5點,臨近下班之前,聞人非和林不凡在一樓的咖啡廳。

落日的餘暉灑落在林不凡堅毅的臉上,眉宇見那種男人味,和他的實際年齡不符合。

聞人非修長的手指把玩著咖啡杯,眼神久久地打量著林不凡俊朗的臉,神色中帶著很多問好。

聞人非並不知道林不凡的年紀,他判斷林不凡就20歲上下,一個20歲上下的年輕人,怎麼那麼牛逼,打造出了凡人科技這種大公司。

她隻知道凡人科技,還不知道林不凡有其他公司。

“喜歡上我了?”林不凡眼眸從街口瞬移到了聞人非視線上。

“這什麼話呀,我一個人正常的男人,怎麼會喜歡你。”聞人非腮微紅起來。

林不凡輕輕一笑,身子前傾過去,似真似假的低語道:“我看上你了,怎麼辦,跟我會杭城?”

聞人非訝然,身子後退,一副難以置信。

“林少的口味真是獨特呀,可是我的取向很正常,所以不好意思了!”

“噗嗤”一聲後,林不凡哈哈大笑,他冇有點破聞人非女人的身份,“和你開玩笑的呢。”

“呼,我就知道你和我開玩笑。”

“那我要是認真的呢,你願意成為我的人嗎,錢,隨便你用!”林不凡又突然很真摯。

“不不不,林少你嚇到我了。”

“誰讓你長得那麼俊俏呢,跟個女孩似的。”

“有好多人都這樣說,但我是爺們。”

“你要是個女人,我一定把你搞到手。”林不凡舔舔唇口,露出壞笑。

不知為何,聞人非心裡有那麼一點開心。

資產幾百億的男人,就是那麼有魅力。

“林少感覺我們公司如何?”

“很好,井然有序,不虧是大公司。”

隨便扯了幾句後,聞人非就送林不凡回楚家了。

到了半路,林不凡看到了東城門的古街,古街裡麵是兩條小吃店。

“停下!”

“還冇有到呢。”

“我就在這裡下車,想逛逛。”

“可是我要回家了。”

“你管自己回去吧,我想一個人走走。”

下了車,林不凡走進了古街,很快上了拱橋,兩邊很熱鬨,都是滬海小吃,人流密集,大部分是遊客,橋下是一條柳月河,有綵船來往。

林不凡之所以在這裡停下,是因為想起了一些往事。

上一世,林不凡和妻子來過這裡3次,那時候兩人很恩愛,妻子溫柔體貼接地氣,兩人已經開始備孕生孩子了。

但林不凡萬萬冇有想到,從東城古街回去後的第二天,就撞破了妻子偷情的一幕,自己還被姦夫從視窗扔了下去。

回憶上一世,林不凡不禁後怕和憤慨。

這一世會不會遇到她了呢?

彆讓我遇到了,這是我對她最大的恩德了。

林不凡一度想在這一世找妻子複仇,但現在的妻子還是高三的學生,怎麼報仇?

另外,林不凡也念及和妻子有過美好。

“唉,希望你這輩子自愛吧!”林不凡憂愁道。

下了拱橋,進了一家小吃店,點了烤豬蹄和大腸,正吃著,突然一個倩影從小吃店門口緩緩走過。

林不凡看著那人,震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