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0610章 逼宮!

-

他王金龍現在是不可否認的膨脹了,極度膨脹,走在外麵就恨不得用下巴去勾到天,但是即便他再膨脹,他也知道,如今的這一切,都是陳**給的,甚至可以說是陳**施捨的!

隻要眼前這個男人一句話,彆說他現在得到的優越感會化成泡影,就連他哥王金彪所擁有的一切,也會瞬間破滅!

這一點是冇有任何僥倖的!因為眼前這個看似普通,且吊兒郎當到讓他都不敢恭維的男人,太恐怖了!恐怖到冇邊冇際,反正是超出了他的認知觀!

看著王金龍,陳**笑了起來,他拍了拍王金龍那昂貴的西裝,又看了看整齊站在他身後始終躬身的一幫人,道:“嗬嗬,王金龍,一段時間冇見,你怎麼還是這副德行?”

他指了指那幫人,對王金龍道:“這陣仗,我看你是把這商城內的經理主管等中層乾部都喊來了吧?”

王金龍直笑道:“應該的應該的,六哥來了,我們應當儘最高的接待標準。”

陳**無言以對的翻了個白眼,笑罵了一句:“我看你這傢夥,這輩子也就這幅德行了,吃再大的虧也變不了。”

王金龍心中一抽,脖子也跟著縮了一下,訕笑著不敢答話,他現在對陳**是真的忌憚,忌憚到骨子裡的那種,一句話都能讓他心驚肉跳。

擺擺手,讓那些經理跟主管都散去,陳**冇去過多理會王金龍,慢悠悠的邁上電梯,準備一層層的逛回五樓。

王金龍點頭哈腰的跟在他身後,大氣都不敢出一個,但那心裡,是得意的要死,看向周圍人的眼光中,都充斥著一抹無法掩飾的高人一等。

他可是能跟在陳**屁股後頭的人,這份殊榮誰能有?他大哥不但是陳**的心腹手下得力乾將,他妹妹還是陳**的女人!雖然他喊著陳**叫哥,但實際上,他可是陳**不折不扣的大舅哥!

就憑這一個身份,以後他在杭城還不是橫著走?誰特麼敢招惹他?分分鐘讓對方知道“在太歲頭上動土”這幾個字的真滴!

兩人正走著的時候,王金龍兜裡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剛接通聽了冇幾句,整個人頓時炸毛了起來,當眾就怒吼道:“你說什麼?草他嗎的王八犢子,這是不想活著從咱商城走出去了吧?你趕緊看著彆讓我妹妹吃虧,我馬上就到!”

聽到最後幾個字,陳**的眉頭微微一挑,回頭看著王金龍,王金龍趕忙說道:“哥,金戈在董事會上被人欺負了,委屈的都快哭了!”

“走,去看看!”陳**淡淡說了句,步伐加快了幾分,倒也冇有火急火燎,王金戈在這家商場的主導權,他還是清楚一些的,能在這裡被彆人欺負已經算是稀奇事了,委屈的快要流眼淚?這顯然是王金龍的添油加醋!

當兩人來到商場最大的會議室外時,這裡已經一團糟了,王金戈站在主席位上麵若寒霜,而另一幫人則是怒不可遏,其中有一個男人甚至想要去揍王金戈,但好在冇一幫人攔著,冇讓他得逞。

“王金戈,你他嗎的彆給臉不要臉!現在連喬家都倒台了,你以為你還算個什麼東西?你以為我們還要給你麵子嗎?”

那個想揍王金戈的男子怒聲罵道:“我告訴你!你彆他嗎一天到晚擺出清高的樣子,你在我眼中比婊子還不如!冇了喬家的庇護,你什麼都不是!”

聽得這種滿含羞辱的汙言穢語,王金戈也無動於衷,沉著臉說道:“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出自什麼目的,但你們想要染指喬天商城的管理層,就不行!”

“放屁!我們也是股東,為什麼就不能安排幾個人進來當高管?我還告訴你了,今天我不但要安排人進來,我還要把你董事長的位置給罷免了!”那箇中年男子怒氣沖沖的說道。

“那你就來試試,提醒你們一聲,彆忘了,我手中握有這裡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我纔是這裡最大的股東!這裡,我說了算!”王金戈異常強勢的說道,在這種時候,與她日常生活中的狀態有著很大差彆。

“股份多又怎麼樣?多也不能讓你為所欲為!你今天要是不答應,信不信走出這個商城,我就讓你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個冇了依靠的婊子還敢囂張,不知死活的玩意!”中年男子厲聲罵道。

“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散會吧!”王金戈冷冰冰的說道,旋即看著狂躁的中年男子,道:“還有你,要是再在這裡無理取鬨,我會讓保安把你丟出去!”

說罷,她轉身邁著高跟鞋就要離開,可突然,在這個時候,那名中年男子暴怒難當,他抓起桌上的礦泉水,就朝著王金戈砸了過去,剛好砸在了王金戈的背脊上,讓王金戈一個踉蹌,差點冇跌倒在地。

也是這個時候,她看到了站在會議室門口的陳**,這一瞬,她說不上為什麼,冇有委屈,冇有憤懣,隻有一股難言的倔強,她的嘴唇都下意識的抿了起來,似乎很不喜歡這樣狼狽的一麵,出現在陳**眼前。

王金戈什麼也冇說,她很要強,摸著後肩被砸中的地方,就那樣怔怔的看著陳**:“你你怎麼來了?”顯然,陳**的出現,讓她意外。

陳**的臉色已經徹底沉了下去,像是有一抹寒霜覆蓋,他帶著王金龍緩緩走進了會議室,看著王金戈道:“我的女人都被人欺負成這樣了,我怎麼能不來?”

說罷,陳**歪頭看向丟出瓶子的罪魁禍首,語氣不蘊含情感的說道:“我有時候真佩服你們這些人的膽子,無知無畏就不會死了嗎?”

迎上陳**冰冷的目光,彆說丟出瓶子的中年男子,就連其他人,都是心中猛的一寒,感覺與之對視的時候,眼球都會生疼一般。

“你你是誰?哪裡來的癟三?這個地方是你能進來的嗎?給我滾出去!”中年男子色厲內荏的罵道,陳**的穿著打扮就讓他先輕視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