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5448章 真六子

-聽到黑衣人的話,陳**冇有說話,而是咧嘴笑了起來,他抬起手臂,狠狠的抹了抹臉上的血痕。

緊接著,他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道:“我承認,你口中的離天印的確很強,但似乎也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可怕。或許是你的實力不夠強,或許是這逆天的印法,你還冇有練到極致。又或許,你對我的強悍,根本一無所知。”

看到陳**還能站起身,黑衣人的瞳孔,都劇烈的閃爍了幾下,裡麵有濃濃的驚疑之色閃過。

不等黑衣人說話的機會,陳**又道:“你還冇有回答我剛纔的話,你是離天宮的人嗎?”

“重要嗎?一個將死之人,何必知曉太多?”黑衣人問道。

陳**吐出了一口帶血的口水,旋即又舔了舔乾裂的嘴唇,道:“你殺不了我!”

“還在強撐,冇有意義,陳家遺孤,你已經敗了,落到如此慘狀,你打不過我。”黑衣人說道。

陳**輕輕搖了搖頭:“你的最強狀態已經拿出來了,而我.......纔剛剛熱身完畢呢......”

頓了頓,陳**又道:“不過,說實話,你的身材真不錯,看你的反應那麼大,不會我還是第一個染指你身體的男人吧?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可以賞你一個死留全屍。”

“渾賬!”黑衣人再次被陳**的話語所刺激,她目光一凝,殺機再起。

喝出這兩個字後,黑衣人足下一跺,身軀騰躍而來,再次對陳**發起了攻勢。

陳**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厲的笑容。

說實話,他的模樣還真不是裝出來的。

他承認,剛纔那所謂的離天印的確恐怖,恐怖到讓他都能感受到死亡的氣味。

不過,這個黑衣人的實力終究還是差了那麼些許,無法給他陳**帶來致命的創傷。

憑藉著獨特的血脈之力護體,與那遠超常人太多的身體強度,陳**硬生生扛下了那一擊。

並且,陳**現在的狀態還保持良好!

麵對再次衝殺而來的黑衣人,陳**眼中也是閃過了一抹凶戾之色。

他冇有猶豫,身軀直接前衝而出。

這一瞬,從他身上所迸發出來的氣勢,比之剛纔要更下強盛了,並且強盛了不止是一星半點。

特彆是在他周身激盪的紅色血芒,濃鬱至極,就像是有血霧在飄揚一般,透露出一股詭譎到極點的氣息,紅芒中所蘊含的獨特能量,更是讓人心怵三分。

轉瞬間,兩人就衝至一起,再次展開了凶猛的交鋒。

陳**的攻勢如狂風巨浪一般,生生不息,把快準狠三個字發揮到了淋漓儘致的地步。

一交手,黑衣人就感覺到了陳**身上的不同,這讓她驚懼莫名。

她能清晰感受到,此刻的陳**,比剛纔要強了,並且強了不止是一星半點。

兩人過了不到數十招,就讓黑衣人感覺有幾分吃力,開始迫不得已的後退出去。

逐漸的,她已經被陳**完全壓製了,這是絕對實力上的壓製。

更讓她感覺到心驚膽顫的是,陳**身上的氣機,還在不斷的攀升,陳**的氣勢和戰意,還在高漲,陳**處在了一個愈戰愈勇的狀態!

這一點,無疑是讓人肝膽欲裂的,太過驚悚與可怖了一些。

“蓮花印!”黑衣人厲喝,手掌結印蓮花,再次打出了這威力巨大的一個結印。

陳**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暫避鋒芒和退讓了。

麵對這蓮花印,他身軀巍然不動,當即*一聲:“八極崩!”同時,雙拳轟擊而出。

“轟!”強強轟撞,響聲震耳欲聾,激盪出去的餘威,都足以把周圍的樹木都給吹倒掀飛。

黑衣人雙足死死的貼著地麵,儘管她努力穩固身形,但還是承受不住那恐怖的衝擊力與震盪力,整個人被震的拖行了出去,腳掌在地麵都拖出了兩道長長的印記。

再看陳**,巍然不動,身軀之時震動搖晃了幾下,一步都不曾退出。

“連半步殿堂的境界都冇有,也敢單獨前來殺我,你是被人坑了,還是自信過頭了一些?”

陳**怒吼一聲,渾身鮮血的他,宛若一尊不倒戰神一般,一身的氣勢磅礴懾人,傾瀉而出,給人帶去了巨大的威壓,像是要讓人喘不過氣來了一般。

“你.......”黑衣人駭然無比的看著陳**,內心已經先去了驚濤駭浪,她當真冇想到,陳家遺孤會強大到這種程度,她更冇想到,陳家遺孤在生扛了一記離天印之後,不但冇有被擊潰,還能具備如此強大的戰力值。

不對,受傷後的陳家遺孤,比受傷前,還要強大了太多太多,戰力值整整提高了一個層次不止。

先前,這陳家遺孤,一直都冇有動用全力,一直都在自我隱藏!

黑衣人想說什麼,可一個字剛剛吐出,就忍不住胸腔內的氣血翻湧。

“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從嘴中噴濺而出,那胸口,在劇烈的起伏著,不過她胸前的風景,顯然是被緊物束縛,讓人肉眼很難看見波瀾,痛失了那賞心悅目的景象。

“我說過,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你的最強實力都已經展現出來了,我還冇有。”陳**沉聲說道。

黑衣人目光閃爍,裡麵陰晴不定,她已經親身體會到了陳家遺孤的強悍所在。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她要全力硬拚的話,不能說完全冇有勝算,但最終的結果,一定討不得半點便宜。

那必定會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結局,甚至是自損一千二也說不定!

因為有特殊血脈的加持,陳家遺孤會變得更加可怕。

而站在黑衣人的角度來說,那樣的結果,是她無論如何也不想看到的。

她很清楚這裡麵的事情,她不可能愚蠢到要用自己的性命安危,去與陳家遺孤死拚到底。

這,畢竟不是她一個人的事情,她也不可能做出那種讓彆人儲存實力,坐收魚翁之力的蠢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