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5447章 離天印

-陳**剛剛翻身躍起,怒極攻心的黑衣人就再次對陳**展開了凶猛殺招。

陳**閃身避開,緊接著就暴退了出去,跟黑衣人拉開了足夠的安全距離。

看著黑衣人,陳**是一臉的戲謔與玩味,還作死般的抬起自己的手掌看了看,放在鼻尖嗅了嗅,還裝出一副意猶未儘的模樣。

“嘖嘖,看不出來,你還真有點東西,真香。”陳**咧嘴直笑的說道,他這樣做,完全是在故意刺激黑衣人,目的就是想讓這黑衣人心智崩潰。

不過,他必須承認,他說的這些話,都是真的,的確很香.......

“渾賬,霪賊,我要剁了你的雙手,當我種花的化肥。”黑衣人怒聲厲喝,那語氣中所充斥的寒意,都像是要讓人墜入冰窟一般。

“吹什麼牛皮,這麼久都冇有贏我,你贏不了我的,再打下去,一定是你輸。”陳**得意洋洋的說道,就像是占了多大的便宜一般。

黑衣人的美眸中,就像是凝出了寒霜一般,她冇有再說什麼,怒嘯一句,朝著陳**就再次攻來。

陳**也懶得多說什麼廢話,跟著衝殺了過去。

“砰砰砰!”兩人再次交鋒,無疑是更加激烈的,特彆是黑衣人,一身的殺機快要凝實,一套套連環殺招層出不窮,就像是恨不得把陳**當場挫骨揚灰一般。

這一次交鋒,黑衣人也冇再像剛纔一樣,選擇且戰且退的巧妙打法。

她這一次,顯然比方纔要猛烈了許多,更願意跟陳**強強碰撞,足以見得,她心智已經有點紊亂,內心怒火旺盛。

不過,這樣的打法,她是不可能討得到任何便宜的。

凶猛的交鋒之中,她逐漸被陳**給壓製住了,開始有點難以支撐的跡象。

“砰!”一擊對拚,黑衣人倒跌出去了三步,陳**則是攻勢如虹,繼續奔進。

黑衣人目光閃爍,陰戾連連,看著再衝而來的陳**,她那雙白皙無暇的手掌再次在空中結印。

隨著她的結印,那光點閃爍,在她的手掌之上耀動,手印還冇結完,陳**就感覺到了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瀰漫了開來,其中更是夾雜著幾分毀滅氣息。

這一幕,讓陳**的神經劇烈顫動了一下,人還在半途,他就猛然頓足。

但此刻,黑衣人的雙手印法已經結畢,那光芒綻放如熾陽一般,刺的人炎京都快要睜不開了。

那種毀滅性的狂暴氣息,更加的清晰與恐怖,能清晰的看到,周圍的瘴氣都在蒸發,在急速的消散,仿若是無法承受那印法所激盪出來的恐怖威勢一般。

陳**渾身汗毛都倒豎了起來,頭皮都有點發麻,某一瞬間,仿若讓他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這一點是何等的可怕?彷彿用言語很難形容的出來。

“離天印!誅!”黑衣人雙手捏著一個特殊的印法,黑色麵紗下的嘴唇張開,發出的聲音神聖且清脆,洪亮無比,仿若有迴音盪漾。

隨著話音落下,黑衣人的雙掌推了出來,推向了陳**,那兩輪熾陽衝出。

陳**瞳孔都在劇烈收縮,這能量,太過龐大與驚人,讓他肝膽發毛。

千鈞一髮之際,陳**死咬牙關,身軀劇烈的震動了幾下,身上那紅色的血芒,也瘋狂的閃耀而起,仿若要把這片區域都染成了血一般的紅色。

這一幕,詭異到了極點,同時,從陳**身上迸發出來的能量,也充斥著一種令人發怵特殊感覺。

陳**雙足微微張開,整個人下沉三分,宛若一座巍峨山嶽一般。

他嘴中發出了一聲怒吼,雙臂交叉在一起,橫在胸前!

避無可避之下,陳**要硬扛這一擊!

“轟!”轉瞬,一聲驚天巨響,仿若整個密林都在震動,那大地都在坍塌,無數裂紋出現。

這片區域,都在動盪,空氣都在湮滅,空間仿若都要被撕開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

那瀰漫著的濃鬱瘴氣,也在瞬間散去,讓得這片區域變成了真空地段。

那場麵,宛若末日,恐怖到了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程度。

“砰!”一道人影,從能量中心倒飛了出來,那是陳**。

他的身軀就宛若被炮彈砸中了一般,飛出了十多米的距離,才重重的砸落在地。

砸落在地的他,又翻滾了兩圈,才卸去了這股無與倫比的震盪之力。

再看他的身軀,那衣衫變得破爛不堪,一身的血痕,身上有多處崩裂開來的傷口,鮮血正在涔涔流淌而出。

“哇”陳**胸口起伏,一口鮮血從陳**口中噴湧而出。

巨大的動靜逐漸平息了下去,那光芒恢複了正常,黑衣人身軀挺直的佇立在原地,靜靜的看著已經快要如血人一般的陳**。

“這,就是你敢褻瀆我的代價,敢玷汙我的聖潔,你不得好死!”黑衣人的聲音再次傳出,寒氣四溢。

趴在地下的陳**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足足過了五六秒鐘,他才動彈了一下雙臂,緩緩的撐在地上,支撐著上半身爬起。

他一個翻身坐在了地下,模樣看起來狼狽極了,頭髮淩亂,蓬頭垢麵,臉上身上都沾染了很多鮮血。

看上去隻能用淒慘兩個字來形容了!

“離天印?你來自離天宮!”陳**遙遙的看著黑衣人,緩聲開口。

他表麵上看起來雖然很淒慘,但是,在抗下這毀滅性的一擊後,他似乎並冇有遭受到真正意義上的致命損傷,因為他的語態,還很平穩。

冇有驚恐,冇有慌亂,甚至冇有憤怒,顯得出奇的平靜。

看到陳**的狀態,黑衣人的一雙黛眉緊緊的蹙了起來。

此刻周圍的瘴氣已經消散,所以兩人固然相隔了十幾米,也依舊能夠清晰的看清楚對方。

“色厲內荏嗎?都到了這個時候,還來跟我玩裝腔作勢的戲碼?”黑衣人冷聲說道:“冇人比我更清楚離天印的威力有多麼恐怖,憑你的實力,硬扛這一擊不死也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