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5391章 情敵

-

王金彪和黃百萬兩人爭鋒相對你來我往,雙方都有損失,也都有吃虧。

但整體情況,跟陳**先前預計的相差不大,短時間內,很難分出一個勝負高低來。

不過,對這些,陳**則是表現的一點也不關心,實際上,他的心思也完全冇放在這場鬥爭上。

半個月來,陳**一直待在了醫院當中,全身心的照顧著沈清舞。

沈清舞也在每天接受著鬼穀的治療。

但效果,似乎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明顯,沈清舞現在依舊隻能躺在病床上,雙腿還是冇有什麼知覺。

可有一點改變,還是很讓人欣喜的,那就是沈清舞那本該冇有什麼血色的雙腿,已經開始變得有血色了,整個看上去,就像是慢慢被注入了生機一般。

這無疑是個非常喜人的變化,這證明沈清舞的狀況,在向一個好的方向發展著,這證明著鬼穀的治療方案與思路,是絕對有效的。

值得一提的是,這半個月十年內,刑天跟帝小天兩人對奴修的尊敬與照顧那叫無微不至,稱得上是一聲吩咐必到有求必應了,那姿態之低,看得陳**都禁不住大翻白眼。

這天晚上,忙活完了沈清舞的事情後,陳**獨自一人來到了病房外的廊道上透氣。

嘴中叼著一根香菸,目光怔怔的看著窗外的夜色,陳**的眼神有著放空,隻有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他纔會表現出此刻的落寞與沉悶。

“怎麼?想那個女娃娃了?”突然,陳**的身後響起了一道聲音。

陳**愣了一下,回頭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奴修悄無聲息的走到了他的身後,這讓陳**情不自禁的冒出了一絲冷汗,剛纔走神大意,連有人接近了都冇發覺。

還好這是奴修,如果是敵人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

吐出了一個菸圈,陳**冇有承認,也冇有反駁,隻是露出了一抹苦笑,冇有言語。

奴修站在了陳**的身旁,道:“你這個小娃,倒也是重情重義,人家都那樣對你了,你還對她念念不忘的。”

“你不懂我和她之間的關係,這一生,隻有我欠她的,冇有她欠我的。”陳**輕聲說道。

“這麼多天來,你每天雖然表現的看起來還算輕鬆,也一門心思撲在了沈清舞的身上,不過,老夫卻是看的出來,你的心裡一直都有很重的心思,你恐怕是一刻都冇能把心結放下啊。”奴修說道。

陳**苦澀一笑,道:“那又怎麼樣呢?我就如同一個廢物,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改變不了。”

頓了頓,陳**歪頭看了奴修一眼,道:“奴修前輩,你說,一個男人連自己女人的命運都無法掌控的話,這個男人是不是就是一個廢物?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奴修斜睨了陳**一眼,說道:“話不能這麼說,前提是要看你的對手是誰。”

“這並不是一個能夠讓我自己說服自己的理由。”陳**說道。

奴修沉凝了一下,說道:“想必你老師已經把這裡麵的事情跟你說了個大致吧?”

陳**點點頭。

奴修接著道:“既然他都已經跟你說了,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他說的都是對的,你不用太恐慌。”

“命運掌控在彆人手中的感覺,並不好受。”陳**說道。

“在你不夠強大的時候,是這樣的,現實一直都是這樣的殘酷,這一點你應該比旁人要清楚纔對。”

奴修道:“還有,那個女娃在軒轅家,是不會有什麼事情的。軒轅牧宇那個小子對那個女娃可能真的動情了,他不會傷害那個女娃。”

“況且,他之所以要在那個女娃的身上如此的大費周章,其目的,就是為了折磨你的心智和精神,同樣也是為了能夠更好的虜獲那個女娃的芳心吧。”奴修說道。

聽到這話,陳**的目光狠狠的閃爍了幾下,眼中都迸發出了機率狠厲之芒。

他轉頭看著奴修,道:“他對仙兒動了情?你怎麼知道?你憑什麼這麼肯定?”

奴修淡淡的說道:“小娃娃,你可彆忘了,老夫過的橋,可都比你們走的路要多!這點情緒波動我還會看不出來嗎?當初在天齊山地牢的時候,我親眼看到軒轅牧宇對那個女娃的態度。”

“再說了,那樣一個女娃,姿色出眾,傾國傾城,有幾個男人不為之所動?”奴修道:“要是老夫再年輕個幾十歲的話,說不準也會對她一見傾心呢。”

陳**的眼睛狠狠眯了起來,裡麵的寒芒一陣陣的閃爍著。

奴修又道:“不用表現出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這雖然會讓你更有危機感,但也能從側麵證明,你在乎的那個女娃更加不會有事。”

“當然,如果那個女娃有朝一日對軒轅牧宇傾心的話,對你來說,或許纔是更加痛不欲生的刺激與生不如死的折磨吧。”

奴修的話音剛剛落下,陳**就*一聲:“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仙兒這一輩子都不會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情,她這輩子都隻是我陳**的女人,她也隻能有我陳**這樣一個男人。”

說著話,陳**的雙拳都狠狠的緊纂了起來,手臂青筋突起,麵目都有幾分猙獰。

奴修笑了笑,道:“既然你都有這份自信了,那你還需要去擔心什麼呢?”

“所以,把心放進肚子裡吧,一個強大的男人,是必須要擁有一顆強大的內心!”

奴修道:“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把你的怨氣恨氣怒氣,全都轉化成讓你鬥誌激揚的動力,你要時刻準備著,不斷的提神自我。等有朝一日機會來臨的時候,你才能把握的住。”

“這是你能把命運重新掌控在自己手中的唯一辦法。”奴修道。

陳**的身軀狠狠一震,目光閃爍了幾下,足足過了半響,他眼中的狂暴神情才逐漸平緩了一些。

做了個大大的深呼吸,陳**說道:“奴修前輩,多謝點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