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5330章 必死局

-這是致命一幕,並且是毫無求生之法的致命一幕,刑天根本就無法做出任何應對。

這真的是死神降臨!鬼門關瞬間敞開!

然而,就在刑天魂飛九天,心中絕望之際。

徒然,他那下墜的身軀,在空中狠狠一頓,止住了下墜之勢。

“抱住我!”一聲怒嚎,在他的上空響起。

領口被一隻手掌死死攥住的刑天想都冇想,他完全是出於本能的下意識,反手就抱住了陳**的雙腿。

這不是奇蹟發生,而是趴在刑天背脊上的陳**,在最後的緊要關頭,千鈞一髮之際,成功伸手抓住了那斷裂開來的鐵鏈邊緣,這才讓得他們兩個人冇有直接墜入萬丈深淵。

再看帝小天,顯然也被這突如其來的驚變給弄得措手不及。

但好在他所站立的位置比較好,鐵鏈斷裂之際,他的身軀順著耷拉而下的鐵鏈下滑。

這下滑的時間,就給了他足夠的反應機會。

在墜落了幾米之後,帝小天迅猛的伸手拉住了鐵鏈,他的身軀定格在了陳**上方不到兩米之處。

“砰!”一聲悶響。

斷裂的鐵鏈向斷崖兩邊晃盪而去,很快就狠狠的撞擊在了牆體之上。

陳**跟帝小天以及刑天三人的身軀,也狠狠的撞擊在了牆體之上。

這一撞,衝勢很大,撞得三人都有些七暈八素。

陳**單手抓著鐵鏈斷裂處的最邊緣,單手揪住了身下刑天的領口。

要不是他剛纔做出了驚人的反應,速度快到了極致,後果簡直不堪設想,現在他和刑天兩人,恐怕已經墜入了這漆黑的深淵穀底,已經摔得粉身碎骨了。

魂驚失色,驚魂未定。

這八個字,就是陳**三人此時此刻最好的寫照,誰的臉上,都是充滿了驚懼的蒼白之色。

陳**現在萬分慶幸,因為心中的不安,他時刻都保持著最高的警惕,時刻都在為任何突髮狀況做著最充足的準備。

方纔,他若是有半點走神的話,恐怕都不能在最後一瞬間抓住鐵鏈的邊緣......

“都冇事吧?”陳**大聲喝道,聲音在這斷崖空穀之中,來回傳蕩,迴音陣陣。

“冇事。”帝小天迴應道。

刑天卻冇有說話,顯然,他已經被剛纔的事情嚇的不輕,到現在還漣漪翻湧後怕難寧。

“抱住了。”陳**低頭看了刑天一眼道。

刑天咬了咬牙關,重重點頭,雙臂死死的抱住了陳**的腿腳。

“帝小天,向上爬,趕緊上去再說。”陳**對帝小天吼道。

帝小天知道現在的情況凶險,他冇有半句廢話,咬著牙關,迅速的向著上方攀爬而去。

而陳**,則是靠著雙臂的力量,還要負重著刑天的體重,向上方緩慢的攀著。

攀爬了幾米的距離,刑天也終於能勾到鐵鏈了,他伸手抓著鐵鏈,這讓陳**登感輕鬆了不少。

三人,就這樣不斷的攀爬而去。

可還不等三人爬出幾米。

突然,從他斷崖之上,淌出了一片透明的液體,如水一般,如柱灌下。

那液體出現,登時還帶著一股子嗆鼻的氣息。

這讓得陳**跟帝小天兩人駭然失色,帝小天第一個吼道:“王巴蛋,那是油!”

這一刻,三人的心神都在顫顛,驚恐之色再次填滿了整個麵孔。

眾所周知,油含有什麼樣的特性,這油澆灌在了這鐵鏈之上,無疑會讓鐵鏈變得油滑無比,到時候,他們根本就無法抓牢這鐵鏈,難逃要墜入萬丈深淵的厄運。

緊要關口,陳**的麵色陰晴難定,他冇有讓恐懼吞噬自己的理智,他腦子在飛快的轉動,他目光在四週轉動不已。

他們身前就是牆體,可那牆體之上,非常光滑,還密佈著很多苔蘚,應該是常年潮濕之下所形成的自然現象。

可這樣的牆體,是最難攀爬的,若是他們順著這牆體去攀爬的話,無疑,其中的危險係數也非常大。

但是,上邊的油已經快速的灌下,很快就會流到他們這裡。

到那個時候的話,他們三個人幾乎可以說是必死無疑,連掙紮的餘地都會冇有。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似乎再冇有彆的選擇。

陳**非常果決,當機立斷:“爬牆,順著牆體攀爬。”

話音還未落儘,陳**就飛身一縱,撲向了牆體之上。

他的雙掌剛剛抓住牆體,就滑了一下,身軀快速的向著下方滑去,情況十分凶險。

“陳**!”帝小天和刑天兩人都是驚心大吼了一聲。

下滑了七八米的距離,陳**的身形才堪堪穩住,止住了下墜之勢。

“快點,冇時間了,牆體有苔蘚,很滑,你們注意安全,利用兵刃穩固。”陳**大吼了一聲。

刑天和帝小天兩人看到陳**冇事之後,他們才咬了咬牙,都是飛身一縱,撲在了牆體之上。

這兩個人都很聰明,他們身上都帶著短刃,他們用短刃紮進了牆體堅石之中,穩固著自己的身形。

短刃想要紮穿堅硬的牆體,無疑是一件很難做到的事情,再鋒利的銳刃也難以做到。

不過,可彆忘了,這兩個傢夥可都是妖化境的強者,能做到內勁化形。

在化形內勁的加持下,手中的斷刃自然會擁有著更強悍的能量,要紮穿堅石,也並非困難。

三人稍稍鬆了口氣,陳**抬頭看去,上方的油液還在下滑,有很多都是順著牆體滑下。

陳**喊道:“彆愣著了,趕緊調整方位,不要被油液染身,不然會非常麻煩。”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三人都各顯本領,靠著自身的個能能力,貼著牆體迅速的向側麵攀行而去,儘可能的避開油液澆灌之處。

“轟~”一聲巨響,登時,一片火光在斷崖上轟然而起,帶起了一股撲麵熱浪。

那火焰,宛若長龍一般,順著油液所過之處,迅猛的蔓延而來。

好在,陳**三人早先一步的避開了自己的方位,否則的話,此刻就算冇被油液殘害,也肯定要被這洶洶的烈焰給焚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