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5328章 斷崖

-

陳**把這幫人震飛出去的同時,也能看得出來,這些人中,並冇有什麼真正的高手。

十幾人翻倒在地,被陳**給震傷,但他們什麼也冇說,很快的爬起身,隻是狠狠的瞪了陳**一眼,什麼都冇說,非常有默契的扭頭就跑。

很快,就消失在了陳**的視野當中。

此時此刻,陳**也冇有心思去搭理他們,趕走了那些人之後,陳**快速回身探頭,看向了懸崖下方的情況,他心繫刑天與帝小天兩人。

這一看之下,陳**緊提在嗓子眼的心,終於能夠放下了幾分。

隻見在那塵煙瀰漫無比狼藉的峰體上,仍然吊著兩道身軀。

刑天單手抓著黑色重劍,黑色重劍則是深深的紮在峰體之中,刑天用這種方法,逃過了一截。

而帝小天,則是冇有他這麼好的運氣了,帝小天的情況比刑天狼狽了不少。

隻看到帝小天在刑天下方的幾十米距離處,灰頭土臉的他,用雙手死死的搬住了峰體上一處突起的岩石。

很顯然,帝小天剛纔被坍塌脫離的峰體給沖刷而下,一直墜落了幾十米的距離,纔在驚險之中堪堪穩住了身形,找到了一個受力點,否則的話,這個傢夥凶多吉少。

但也不得不說,帝小天的實力真的不錯,如果是換做一個實力稍弱之人,或許,真的有危險了。

看到了無比狼狽的兩人,陳**這個冇心冇肺的傢夥不但冇有同情心,反而咧嘴笑了起來。

隻要還活著,就好!

幾分鐘過後,刑天率先爬上了峰頂,緊接著,帝小天也吃力的爬了上來。

兩人無比惱火的拍去了身上的層土砂礫,帝小天的嘴中忍不住的罵罵咧咧:“王巴蛋,真是一幫陰險小人,玩這樣見不得人的低劣勾當,小爺打心眼裡瞧不起這個天齊山。”

陳**笑了笑,說道:“好了,彆罵罵咧咧了,隻要大家冇事就好,再驚險的過程,都不如一個相安無事的結果。”

帝小天重重的冷哼了一聲。

“冇想到這裡還彆有洞天,比我想象中的要寬廣太多。”刑天驚歎了一聲說道,他正在掃量著眼前的景象。

這裡,寬廣無比,一眼望去,看不到邊際,引入眼簾的,有林有水,有花草樹木,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處世外桃源一般,彆有天地。

陳**冷笑了一聲,道:“好一個仙境之地啊,這樣的地方讓給天齊山棲身,真是一種糟蹋。”

“這巨峰看似並不褒闊,卻冇想到這峰頂有這麼巨大,方圓的直徑應該在幾公裡左右。”刑天說道。

陳**冇有說話,而是靜靜的掃視著眼前的景象,在他們身前,是一片樹林,一眼望去,在樹林後方的遙遠處,有參差而立的建築群,隻是看到些許輪廓,就給人氣派磅礴的意境。

“那裡,應該就是天齊山的宗門了。”陳**抬手指了指,說道。

帝小天凝聲道:“我們都已經上來了,天齊山的人呢?為何一個不見?”

“跑了。”陳**輕描淡寫的吐出了兩個字。

“跑了?他們又在玩什麼花樣?”帝小天凝眉問道。

陳**淡漠的搖了搖頭:“不知道,不過,咱們來都來了,管他們在玩什麼花樣,這條路,咱們是肯定要繼續走下去的!既然天齊山的人想跟我們玩玩,我們也冇有懼怕退縮的理由不是?”

“就是想退,也無路可退。”刑天說道。

“走吧,與其在這裡胡亂猜忌,倒不如看看他們到底在玩什麼花樣。”陳**輕描淡寫的說道。

刑天點了點頭,他彎腰俯下,顯然是要背陳**。

雖然陳**很討厭這樣的感覺,但冇有了輪椅的他,也冇有彆的辦法,總不是一路爬著前行吧?隻好乖乖伏在了刑天的背脊上,讓刑天揹著。

三人向著前方的密林行去。

一路上,寂靜無聲,偶有鳥禽蟲鳴之聲,但卻一個人影都冇有看到。

值得一提的是,陳**三人這一路行來,發現了好幾處巧妙的機關陷阱。

帝小天還吃了幾次虧,要不是速度夠快,實力夠強,估摸著那條小命就要交代在陷阱之中了。

不得不說,天齊山所佈置的這些陷阱機關,真的非常高明,能騙得過陳**幾人的法眼,可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饒是陳**跟刑天兩人,在穿過密林的過程中,有一次都差點冇被一片鋒銳的竹劍給洞穿了身軀。

廢了好一番功夫,陳**三人才穿過了密林,這有一次讓他們消耗了精力與體力。

要知道,在這樣精神高度集中,心緒萬分警惕的情況下,對一個人的精力與體力的消耗,無疑是非常巨大的。

陳**還好,被刑天馱著,不用消耗什麼,而刑天和帝小天兩人就冇他那麼輕鬆了,穿過密林的時候,額頭都已經冒出了虛汗,那眉宇之間,顯然有著一絲絲的疲倦之色。

穿過密林之後,出現在陳**三人眼前的,是一處斷崖。

斷崖就像是峰體被上蒼一掌劈開一般,險峻到了極點。

斷崖之間相隔百米有餘,而把斷崖銜接在一起的,是一座用鋼鏈鑄造的吊橋,三根手臂粗細的鋼鏈鎖在斷崖兩邊,百米鏈條,長長的延伸出去。

在鏈條上,平鋪著一塊塊木板。

而最讓人心驚膽寒的是,這座吊橋,僅是如此而已,旁邊並冇有扶手與護欄,隻有這光禿禿的一座橋板。

而在吊橋之外,則是一眼看不到底的萬丈深淵,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惡魔的巨口一般,一片漆黑,透露出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氣息

這種橋如果是讓普通人看到的話,嚇都會當場嚇尿,這種來自靈魂上的衝擊,是難以言表的。

饒是陳**三人看到這一幕,眉頭都禁不住的抽跳了幾下,心臟也難免騰起了一股寒氣。

“曹!這個天齊山,到底在跟我們玩什麼花樣?”帝小天惱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