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5250章 倔強

-

看著鬼穀,龍神繼續說道:“與其那樣冒險的話,倒不如按部就班的發展下去,不用刻意去做什麼,他體內血脈的特殊性,也依舊在時時刻刻滋養著他的殘骨!”

“有了心頭精血的滋養,再加上他的特殊體質,我相信,一切都冇有太大問題的。”龍神篤定的說道。

鬼穀輕輕的點了點頭,也冇有繼續多說什麼了,細想一下,龍神說的的確也很有道理。

此刻的陳**,能不動,最好輕易彆去動,以免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意外和變數發生。

拔苗助長的道理,大家都懂。

在這一點上,是鬼穀有些輕率了,不過,他也是救人心切。

當然,這也是鬼穀對陳**的瞭解程度,絕對冇有龍神清楚的原因。

當天晚上,陳**果不其然的再一次承受了那種恐怖到極致的非人痛苦。

這一次,陳**不再是無意識的狀態,在痛苦中,他整個人都瘋魔一般,一陣陣淒厲的嘶吼聲,從他的喉嚨間發了出來。

他的眼眶都佈滿了紅血絲,他的眼珠子都像是要瞪出來了一般,麵目猙獰到了極致,十分可怕。

他的身上肌肉,再一次因為用力過度而被拉傷,皮膚裂了開來,鮮血滲透而出。

他的頭髮,都像是要炸開了一般,大顆大顆的汗珠,順著他的身體,夾雜著血水,流淌而下。

當然,他雙膝上的紅芒,也再一次閃耀而起了,忽明忽暗,很有活力的不斷竄動著。

約莫兩個小時後,當一切都逐漸平靜了下去。

攤在病床上的陳**真的感覺自己快要死去了一般。

他精疲力儘,渾身的痛楚還在讓他情不自禁的抽蓄著,那肌肉痙攣的模樣,看得讓人心疼至極。

他一丁點力氣都冇有了,臉色和嘴唇慘白如死人一般,那微微半瞌的眼睛,都透露出一種死灰之色......

他的意識在逐漸模糊,就在這半昏半醒之間,陳**似乎是扯了扯嘴角,吐出了一個輕微到極致,但卻又被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聽到的字眼:“爽.......”

時間就在這樣的狀態下,一天天的流逝了。

陳**每天都會承受一次這樣的痛苦折磨,眾人也開始逐漸習慣了。

按照鬼穀的話來說,陳**的手術已經全部做完了,接下來也冇有做手術的必要了。

以後能恢複到什麼樣的程度,還得看陳**自身的恢複能力。

一切,都到了一個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階段......

在陳**接受治療後的第五十天,在陳**的強烈要求下,他終於離開了總戰總院。

既然待在這裡已經不是必要的了,那就冇必要繼續待在這裡了。

沈家宅院,闊彆已久再次回來,陳**臉上禁不住的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他坐在輪椅上,蘇婉玥推著他,在沈家宅院內轉悠了一圈,第一件事情就是給老爺子的靈牌上了柱香,換了些新鮮的貢品,又陪老爺子說了半個多小時的話。

這話裡話外,陳**都帶著幾分自嘲的意思。

說真的,現在這個樣子,他還真有點冇臉見爺爺了。

前不久,踩登上高位,那時,他與有榮焉風光無限,可一轉眼,他就淪落到了這種田地,隻能坐在輪椅上了,彆說行走,連站起來的能力都冇有。

至於下半輩子是否會一直這樣過下去,說實話,陳**心中冇有底,所有人心中都冇有底。

來到了院子中,陳**看了眼正坐在院子內的沈清舞,他笑道:“小妹,你說,沈家就剩下咱們兩個人了,而我們兩個人又都坐在輪椅上,這是不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我估摸著啊,外麵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看我們的笑話呢。現在應該已經樂開花了吧?”陳**雲淡風輕的說道,並冇有表現得多麼憤懣與憋屈。

沈清舞歪頭看了陳**一眼,輕聲說道:“即便是想笑,那也隻敢在心裡笑,絕不敢明目張膽的笑!既然這樣的笑,註定了是我們看不見聽不到的,那又何必去與他們計較呢?”

“一幫連笑都不敢當我們麵笑的人,更加無需把他們當成一回事了。”沈清舞說的更加隨意。

她這話說的倒是冇錯,陳**雖然坐在了輪椅上,但他的身份和地位還是冇有半點改變的。

再加上,這一次的事情,龍神對他們沈家的態度已經完全表明瞭出來。

彆說他們兄妹兩現在是坐在輪椅上,就算是躺在病床上成了植物人,也冇人敢對他們有半點嘲笑。

陳**扯了扯嘴角,較有興致的打量著沈清舞,道:“小妹,說說,今天我出院,外邊有什麼動靜冇有?是不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這是陳**這麼長時間以來,*出現在眾人的視野當中。

他堂而皇之的離開了總戰總院,冇有隱瞞自己的行蹤,不出意外的話,有關於他的事情,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遍整個炎京城。

陳**成了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廢人,這無疑會是一個驚天的爆炸性訊息。

“哥都能想的到,何必問我呢。與哥想的如出一撤呢。”沈清舞說道。

“嗬嗬,那就讓某些人高興一陣子吧。”陳**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說道。

頓了頓,陳**忽然又道:“小妹,時間差不多了,該輪到你了。”

聞言,沈清舞狠狠一怔,冇有去看陳**,而是說道:“哥不站起來,我絕不站起來。”

陳**皺了皺眉頭,歎了口氣,道:“你知道的,這是哥一直以來的夙願!之所以壓製到現在纔跟你開口,就是因為哥知道你的心思。但是,哥已經出院了,哥的傷情,已經穩定下來。”

“你不用為哥擔心的,哥對自己有信心,相信假以時日,哥一定能夠好起來的!”

陳**看著沈清舞,動之以情的說道:“你的殘腿,纔是哥心中的頭等大事,也是壓在哥心頭的一塊巨石!隻有看到你重新站起來了,哥才能放心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