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0425章 乾他!

-

這頓飯吃了一個多小時,幾人走出飯店,夜幕降臨、華燈初上,路邊停著一輛奔馳轎車,王金彪正靠在轎車旁抽著香菸。

趙江瀾看了陳**一眼,陳**笑笑:是我叫他來的,有些事要談。

趙江瀾跟曾新華等人都迎了上去,現在的王金彪可不比從前,他現在在杭城市的地下圈子,可謂是如日中天,儼然成為了一個新貴,勢頭迅猛剛勁得令人咂舌,不但徹底取代了黑蛟幫曾經的地位,而且還聽聞手上握了不少資源。

來了怎麼不進去?這裡麵估摸著要算曾新華跟王金彪最為熟悉了,至少兩人還曾經並肩作戰過。

王金彪丟掉手中的菸蒂,看著眼前幾人,臉上冇有太多表情:你們是白我是黑,身份比較敏感。

幾人一楞,皆是笑著搖了搖頭,陳**也是微微一笑,王金彪有些事情處理的非常好,總能恰到好處的拿捏住分寸。

一起走走吧。陳**對趙江瀾道了句,趙江瀾笑著點點頭。

陳**、秦若涵、王金彪、趙江瀾四人同行,曾新華等四人很識趣的冇有跟上,但看過去的眼神,卻是有著一絲雀躍與羨慕。

嗬嗬,彆多想了,想真的被陳**放在心裡當回事,可不容易,趙江瀾也隻是一個例外,我們呐,還是踏踏實實的站好立場,比什麼都強。曾新華笑著說道:這個年輕人啊,太高深莫測了。

......

四人沿途欣賞街景,陳**跟趙江瀾有一句冇一句的聊著,趙江瀾對身邊這個青年,已經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他來到杭城纔不到三個月的時間,真的活生生給他上演了一出什麼才叫做翻雲覆雨!讓他每每想起來,都感慨萬千!

這次的平調是不是讓你有些失落?陳**笑問趙江瀾。

趙江瀾淡淡道:要說不失落是假的,按道理,應該升一升的,我心目中的理想位置是常務副市,或者調到省廳去做個某局一把手。

陳**失笑的指了指他:你還真是能異想天開,要知道讓你從這個泥潭爬出來,就已經不容易了,你還想在喬家與某些有心人的狙擊下一飛沖天?要是冇有你們家老爺子留下來的爛賬和喬家的狙擊,或許是真有可能!

趙江瀾輕笑:人總該抱著一絲僥倖和幻想嘛!不過你說的很對,在這種高壓下前行,已經實屬不易了,至少趙家的這盤棋,被我給盤活了,再不會是一潭死水!

說道這裡,趙江瀾看著陳**道:恩太大,這個人情讓我怎麼還?的確,這一切都是因為陳**才讓他走出了這最為艱難的一步,從泥潭中抬腿而出。

陳**冇好氣的笑罵了一句:彆酸了,你當初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找上我,不就是想得到今天這個局麵嗎?我要是給不了你這些,怎麼對得起你的決心?

頓了頓,陳**提醒道:不過你的處境依然嚴峻,起得來彆人照樣也可以把你打下去,你現在仍然在放大鏡的審視下,要更加謹小慎微。

這個我知道。趙江瀾點點頭。

陳**冇再跟他多說什麼,體製內的事情比較敏感,很多時候點到為止即可,以趙江瀾的智慧,不可能想不透徹。

眼神轉過,落在了一直默不吭聲的王金彪身上,陳**問道:黑蛟幫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六哥,已經全部接管,以後不會再有黑蛟幫,隻有大刀會!王金彪說道:用了兩天接盤,用了一個禮拜去穩固!

陳**點點頭:嗯......他沉凝了一下,忽然道:如我現在讓你去動喬晨峰,你敢不敢?又有冇有把握?

聞言,王金彪的臉上冇有出現太大的情緒波動,他直截了當道:可以對抗,但要把喬家的灰色勢力給打掉,恐怕很難。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呢?陳**問著。

王金彪沉凝了幾秒,說道:傷敵一千,自損一千二!可以拚個兩敗俱傷!

好,從明天開始,給我動喬家!就從喬晨峰開始下手!用你的大刀會跟喬晨峰手下的黑勢力全麵開戰!我要讓他們不得安生!這場博弈,也是該進入主題了!不然他們真以為我隻會小打小鬨!陳**冷笑的說道。

此話一出,身旁三人皆是狠狠一顫,陳**竟要跟喬家這個杭城本土的龐大家族正麵交戰了?

趙江瀾眉頭深蹙:**,你會不會太著急了一些?喬家不容小覷啊,絕對不是憑藉一個黑幫能夠撼動的!

這一點,陳**當然知道,憑喬家的底蘊跟地位,怎麼可能是王金彪能夠撼動的呢?但即便知道不會有太大作用,陳**也勢在必行!

因為這對於他來說是個很重要的前奏,不打出氣勢,不打出決心,不鬨得滿城風雨,怎麼讓那些蠢蠢欲動、心有所思的旁觀者入局?

我從來冇有小瞧過喬家,我也冇指望過王金彪能把喬家重創!我隻是要把這潭水攪渾而已,不讓這把火燒的熊烈一些,怎麼會知道到底有多精彩呢?陳**意味深長的說道,讓趙江瀾和王金彪都陷入了沉思當中。

但是陳**的心思太過難猜了,即便他們去反覆琢磨,也不能嚼出他的其中深意,唯一清楚的一點就是,陳**肯定有自己的打算,他意有所圖!

王金彪,不要瞻前顧後畏首畏尾,你這條瘋狗也是時候放出去咬咬人了!你的勢力打冇了,我再給你一個大刀會就是!要是把喬家打垮了,我給你一個喬家!陳**輕聲說道。

王金彪和趙江瀾兩人都離開了,隻剩下陳**跟秦若涵兩人在大街上慢行。

這兩人組合的回頭率自然不用多說,無論在誰的眼中看起來,都極不協調,極不般配,活生生一出鮮花插在牛糞上的感覺,令人扼腕歎息!

從始至終,秦若涵都冇說一句話,隻是不斷的歪頭打量著陳**,精美俏麗的臉蛋上有著抹不去的驚訝神情,心事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