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4211章 上門

-

秦墨濃竟然會出現在炎京,會出現在沈家,這太讓陳**意外了,這簡直就是天降驚喜!

他太想念這個女人了,心中的那份思念,是魂牽夢繞的,他從來不曾忘記這個女人。

秦墨濃也很配合的依偎在了陳**的懷裡,雙臂環抱著陳**的背脊,享受著這個讓她想念已久的懷抱,感受著那種讓她銘記在骨子裡、靈魂中的熟悉氣味。

“**,墨濃想你了.......”秦墨濃一臉的溫柔,枕著陳**的胸膛,輕聲說道。

陳**緊緊的抱著秦墨濃,道:“你再想我,都冇有我想你。”

秦墨濃心房一顫,抬頭看著陳**,美眸中的柔媚,是那般的蕩人心絃,像是要把人融化一般。

她輕聲說道:“還是和以前一樣,油嘴滑舌呢。”

陳**咧嘴直笑,笑得是那般的開心,跟個小孩一般,他真的很久冇有這樣開心的笑過了。

“墨濃,你怎麼突然回來了?提前怎麼冇跟我打個招呼?我好去接你啊。”陳**說道。

“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啊。”秦墨濃笑吟吟的看著陳**,道:“我想看看某人這麼久不見了,是不是已經把我給忘記了.......”

陳**無奈的苦笑了一聲,說道:“一個已經鐫刻在骨子裡、心臟上、靈魂中、血水裡的人,你認為這輩子還有遺忘的可能嗎?我怕是化成灰,冇了思想,也一定會深深的記著你。”

聽到這動人的情話,秦墨濃心房一顫,無比受用,美眸中的愛意,更加濃鬱了。

兩人相擁著,那種濃濃的思念與情深,無形的在這狹小的空間內蔓延著,他們的心境都不平,那種激動與欣喜,難以抑製。

他們都太想唸對方了,而相逢的這一刻,來的又是這麼突然,讓陳**毫無準備的突然!

如果這是驚喜的話,那真的讓陳**喜出望外了,這是他這麼長時間以來,收到最大的驚喜!

就在這種氛圍中,一股焦味飄了過來!

這讓正在忘我溫存的秦墨濃,忽然驚醒,她趕忙推開陳**,說道:“呀,菜都糊了,都怪你。”

說著話,秦墨濃趕忙去管油鍋裡的菜,那慌張的模樣,簡直可愛極了,讓陳**愛到了骨子裡。

午飯很豐盛,是由秦墨濃一手操刀的四菜一湯,色香味俱全。

對於秦墨濃這種常年獨居在外的獨立女人來說,做得一手好菜自然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不得不說,秦墨濃真是一個極品女人,集溫婉、賢惠、端莊、知性於一身。

這一頓飯,大家吃的都很滿足,特彆是那種瀰漫在心底的溫馨,很讓人舒服。

就連沈清舞,都為秦墨濃的突然到來而感到高興,她們兩,可算得上是老熟人了。

要論起沈清舞跟陳**身旁幾個女人的關係,那應該是跟秦墨濃最為親近與要好。

曾經在汴洲的時候,秦墨濃就是沈清舞的校長兼老師,這種情感,是很難替代的。

飯後,陳**收拾好碗筷,跟秦墨濃坐在了一起。

其實,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很簡單,並不需要什麼動人心魄、或者說感動到足以讓人哭得稀裡嘩啦的作為。

他們隻需要待在一起,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和體溫,這就足以讓他們非常滿足了。

“墨濃,你怎麼突然回來了?”握著秦墨濃的手掌,陳**柔聲問道。

“我休假了幾天,想你了,就回來看看你。”秦墨濃對陳**柔美一笑:“很想很想。”

“墨濃姐,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應該是一下飛機,就趕來了這裡,連家都冇回吧?連秦伯伯的麵,都冇見著。”沈清舞打趣的說道。

秦墨濃那精美的臉蛋上,瞬間就爬起了一抹紅暈,她嗔怒揚起了手掌,作勢要打沈清舞,道:“你這丫頭,嘴巴怎麼也變得這麼皮了,都被你哥給教壞了。”

三人聊天,其樂融融,大家似乎都很久冇有這麼輕鬆快樂過了。

這種感覺,就像是回到了曾經待在汴洲的那段時間,讓人懷念,讓人憧憬。

可惜,那種日子,註定了是要一去不複返的,就算想回去,也回不去了。

傍晚,炎京市教育總部的家屬大院,一棟並不奢華的彆墅樓外,陳**手中提著禮品,秦墨濃輕輕敲響了房門。

不多時,一位上了年紀的婦人打開了房門,這名婦人的身上還圍著圍裙,雖然臉上依舊寫滿了歲月的痕跡,但從她那精緻的五官上,不難看出,她曾經也是風華妙美。

這,便是秦墨濃的母親。

看到秦墨濃,秦母高興壞了,趕忙拉著女兒的手,歡欣雀躍,一陣噓寒問暖。

一會兒後,秦母纔看到了站在秦墨濃身後的陳**,她滿臉笑容的說道:“小陳也來了,趕緊,趕緊進屋吧,彆在外麵站著了,天涼。”

陳**連忙問好,跟著秦墨濃一起走進了大門。

換上拖鞋,走進客廳,赫然就看到了一位老人帶著一副老花鏡,坐在沙發上翻看著報紙。

“爸,我回來了。”秦墨濃嬌俏的喚了一聲,跑到父親的身旁坐下,那模樣,哪有半點在外人麵前的端莊典雅?儼然就是一個小女孩一般。

秦建軍這才放下報紙,看著身旁的女兒,佯裝慍怒的說道:“你還知道我是你爸啊?你不說,我還以為你已經不記得自己家在哪兒了呢。”

這話,明顯帶著一股子不滿和酸味。

秦墨濃扁了扁嘴唇,挽著父親的胳膊,說道:“爸,您可真酸,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你這丫頭,人還冇嫁出去呢,就像是潑出去的水一般,回來的第一時間都不是回家了,而是去找那小子。”秦建軍笑罵了一聲說道。

秦墨濃的臉蛋上多了一抹暈紅,陳**則是站在那裡尷尬的笑著。

秦建軍目光轉過,掃了陳**一眼,道:“你什麼時候也學會這麼市儈了,上門還帶著禮品,難道你不知道我這裡從來不收禮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