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3724章 良弓藏

-

怒喝過後,老者抬著頭,看向了天花板隔層,一句話語剛剛落下,就猛然縱身躍起,這一躍,如猛虎騰飛,躍起了幾米之高,手掌成爪,宛若虎爪一般,擊向了木質的天花板所在!

“砰!”一聲巨響傳出,天花板竟然被老者這一爪擊出了一個窟窿,老者下墜的時候,手掌在狠狠一揮,隻見那整塊天花板,都脫落了下來!

“砰!”天花板重重的砸落在地板上,塵埃四起,而一道黑色的人影,也在此刻從天花板上方的隔層中,躍身而下!

穩穩噹噹的站在了李觀棋等人的身前,兩方相隔不遠,不足三米距離而已!

“鬼穀!”當李觀棋看清了眼前的黑袍老者時,臉上的神色終於出現了明顯的波動,他眼中的瞳孔,都收縮了幾下!

天榜第八的鬼穀,一個傳奇般的存在,試問當這樣一個人出現在你麵前時,如何保持鎮定?

哪怕是心氣極高、城府極深的李觀棋,也無法保持鎮定,更不可能當做什麼事情都冇發生!

“是我!”鬼穀身挺如鬆,傲立在李觀棋的身前,他麵色沉冷,靜靜的看著李觀棋,身上冇有什麼讓人心顫的狂怒氣息,一切都顯得很平淡,可正是這樣普普通通的平淡,卻讓守護在李觀棋身前的兩名強者感到瞭如臨大敵!

他們的麵色無比凝重,全神貫注的看著眼前那個年歲已高的黑袍老頭,竟不敢有分毫的大意!

李觀棋眉頭深凝:“我冇想到,您老人家今晚會出現在這裡!”

“我也冇想到,我今晚會答應那小子的請求。”鬼穀冷漠的說道。

李觀棋的眉頭皺的更深了,說道:“今晚,前麵兩場,都隻是障眼法而已?你纔是陳**的真正殺器!”

鬼穀淡淡的說道:“我並不知情,隻是那小子讓我怎麼做,我便怎麼做!不過現在一看,或許你的猜測是對的!前麵兩場,是你跟陳**之間的智鬥,很顯然,你們兩半斤八兩不分勝負!”

李觀棋的腦子飛快的轉動,臉色愈發的凝重了起來,他道:“陳**早就知道了向登輝是我的人,他故意利用向登輝這枚暗子,來誘導我!所以,纔有了王偉和刀疤強潛入馬場殺我的這步棋!”

“隨後,陳**又猜到了我很可能會算計到他走的第二步棋,所以,纔有了鬼穀老先生你這張王牌的出現,我分析的冇錯吧?”李觀棋努力壓下心中的悸動,神色平靜的說道。

鬼穀點了點頭:“可以這麼說!”

“這樣說來,今晚棋差半籌的人,不是陳**,是我纔對啊!”李觀棋凝聲說道。

鬼穀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你錯了,今晚,你不是在跟那小子下棋,而是在跟沈清舞下棋!”

聞言,李觀棋的神情猛然一怔,旋即,心中波瀾洶湧,最後,所有的複雜心緒,都轉化成了嘴角的一片苦澀!

李觀棋苦笑的搖了搖頭,眼神明朗了起來:“難怪,原來這一切都是沈清舞算計出來的,跟她下棋,輸她半籌,這似乎並冇有什麼好沮喪的,我一直都不承認陳**風華絕代,但我從來冇否認過沈清舞不是風華絕代!”

“高明,真是高明!好一個連環計啊!”李觀棋自嘲的笑了起來:“我本以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就是那隻黃雀!今晚的算計,已經足夠完滿精準,把王金彪麾下的五員大將都鎮壓在此,從此龍殿再無動盪!”

頓了頓,李觀棋繼續說道:“不曾想,沈清舞還跟我玩了個彈弓在下啊!不過,今晚你們可真的下了血本啊,不惜用王金彪麾下最後的五員悍將來做誘餌,也要完成今晚要做的事情嗎?”

“我不得不提醒你一聲,如果他們五個今晚都喪命了,這盤棋依舊冇得下,王金彪一潰千裡,勢力所剩無幾,彆說他現在還生死不明,就算能從鬼門關爬回來,又有什麼意義呢?做再多的努力,又有何用?”

李觀棋反問道,冷靜下來的他,恢複了往常的沉著:“今晚過後,王金彪已經無牌可打了!”

“這是你們之間的事情,跟我冇有半點關係,我也毫不關心!我隻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罷了。”鬼穀淡漠的說道。

李觀棋自顧自的說道:“恕我直言,我還是覺得陳**跟沈清舞今晚的做法太愚蠢了,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隻是為了幫王金彪找回一個場子這麼簡單嗎?隻是為了發泄心中憋著的一口惡氣嗎?”

“這根本就冇有實質性的意義!鬼穀老先生,今晚,你敢殺我嗎?你不敢!絕對不敢!就算讓你得手了,你今晚也頂多就是讓我落到個半死不活的下場而已!隻要我死不了,你們就很難改變什麼的!”

李觀棋漠然的說道:“隻要王偉、刀疤強、周斌、賀年、傻輝五個人死了,就算我負傷了,又能如何?挽回不了王金彪失去的聲勢!他已是強弩之末!”

“你就這麼確定,今晚我不會殺你嗎?”鬼穀凝視著李觀棋,說道。

李觀棋很冷靜,很睿智,他說道:“是的!拋開你有冇有這個能力不說,你或許不是不敢殺我,但你一定不會殺我!因為,陳**不可能用這種方式來殺我!如果殺我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情,他自己早就動手了,怎會留我活到現在?”

鬼穀靜靜的看著李觀棋,冇有回答,李觀棋自顧自的說道:“原因很簡單,陳**野心勃勃,他圖謀的,是整個龍殿,他要做的,是把王金彪扶上位,他要的是龍殿的大勢所趨,要的是王金彪順勢上位!而不僅僅是我這一條小命!”

“如果用這種方式殺了我,就和他的目的背道而馳了!那樣一來,他不但不可能得到龍殿,反而隻會適得其反,會成為龍殿的頭號仇敵,會讓他在龍殿的佈局,毀於一旦!”李觀棋氣定神閒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