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2973章 第二人

-

掌聲在這片空曠且寂靜的場地中傳((蕩dàng)dàng)著,那般的清脆響亮!一前一後兩個人,從遠處的黑夜下緩緩走來,走在前頭的那個鼓掌之人開口了:“精彩!兩位果然不愧是這個世界上不可多得的強者!剛纔一戰真是精彩,讓我大飽眼福,今夜,不虛此行。”聲音很平和,不急不慢,幽幽傳((蕩dàng)dàng),給人的感覺很有磁(性xìng),是一個年輕人的聲音!走來兩人慢慢接近,輪廓也顯現在了陳**的視線當中!走在前麵的那個男子,是個外國籍白人青年,(身shēn)材修長(挺tǐng)拔,容貌算不上多麼好看,但(身shēn)上卻有一種不凡氣質,宛若高高在上,淩駕於普通凡人,看之一眼,就會讓人心怯三分,在這個青年麵前,(禁jìn)不住騰起一種不如的自卑。看到這個青年,陳**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這個青年的不俗,那種虛無縹緲的氣質且不說,光是這青年看到如此驚心動魄的激戰一幕,還能保持這份淡定自若,就足以證明這個青年的(身shēn)份不凡!但很快,陳**的目光就從青年的(身shēn)上掠過,猛然盯在了跟在青年(身shēn)後半步的那名老者(身shēn)上!這是一個金髮碧眼的老人,(身shēn)材算不上魁梧,甚至是有些瘦小,一(身shēn)穿著也很普通無奇!他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太過普通,丟在人群中,都不會有人多看他一眼!但陳**卻從這個老人的(身shēn)上,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危險氣息,這種感覺,是陳**對任何一切威脅的本能感知!他從這個老人的走姿與那種舉手抬足之間的氣息,就能清晰的確定,這是一個強者,一個實力絕對恐怖的高手級人物!陳**的眼神飛快的在兩人(身shēn)上掃過,心中有底之後,他下意識的眯了眯眼睛,目光就像是兩顆星辰一般的善良,滿含深意的看著。而特裡普斯拉維,則是在看到那個青年的時候,臉上的表(情qíng)出現了明顯的變化,那張充滿了貴氣的英俊臉蛋,都下沉了幾分!夜刃的反應也很大,(身shēn)上的濃烈殺機迅速收斂了許多,也收起了進攻的架勢,雙手垂在腰間兩側,(身shēn)軀有些微微的彎曲,靜靜的看著漫步而來的青年!“我還以為你們會一直躲在暗中,等待著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機會。”陳**遙遙的看著已經走到了夜刃(身shēn)旁的兩人,目光落在為首的青年(身shēn)上!因為他知道,這個看起來氣質不凡,但卻不具備多大威脅的年輕人,應該纔是主心骨般的人物,而那個實力強悍的老人,更像是青年的仆人。“偶,不不不,那樣豈不是太無趣了一些?”青年笑吟吟的看著陳**,雲淡風氣,談吐之間都蘊含著一種優雅與從容,絲毫冇有因為剛纔那驚心動魄的打鬥而影響(情qíng)緒。“你是誰?”陳**淡淡的問道,不急不緩。不等青年回答,陳**就接著說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今晚的正主吧?來自古丁家族的人?”聞言,青年笑了起來,笑得溫文爾雅,他道:“人皇,你很聰明!”“做為一個高貴家族走出來的人,應當要有基本的紳士風度,我先做個自我介紹。”青年笑看著陳**,說道:“我叫古丁奧維拓,古丁家族第二順位繼承人。”聽到這話,陳**的眉頭再次跳了一下,心中暗暗顫動了幾下,古丁家族的人到底還是跟來華夏了,而且,來的還是如此重量級的一個人物,龐大恐怖的古丁家族中,第二順位繼承人!!!彆看是第二順位繼承人,但其份量,全世界都冇人敢去質疑!!!心中驚詫歸驚詫,但陳**的臉上,卻冇有表現出分毫的波瀾,他輕笑道:“你的名字呢,我就冇聽過,我倒是聽說過你們古丁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古丁奧克!”“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來頭,原來隻是第二順位繼承人而已!通常排第二的,僅僅隻是個陪襯而已。”陳**聳聳肩,打趣道:“第一順位繼承人怎麼冇親自趕來呢?”聽到陳**這充滿了挑釁與不敬的話語,古丁奧維拓居然一點也不生氣,臉上的笑容還是那般溫和,道:“奧克正在與某國的皇室公主談(情qíng)說(愛ài),怕是冇工夫趕來華夏了。”陳**笑著點點頭,道:“要我說,那個第一順位繼承人,可要比你聰明瞭不少!他不來,是因為他知道華夏很危險!而你又要何必親自來一趟呢?”頓了頓,陳**指了指特裡普斯拉維,對古丁奧維拓說道:“這件事(情qíng)在你們古丁家族中,有這麼重要嗎?充其量,不過是一場年輕衝動的意氣之爭而已,何必這麼趕儘殺絕。”古丁奧維拓說道:“當然重要,我們古丁家族的威嚴是不容觸犯的,動了我們古丁家族的人,哪怕是一條狗,都必須付出嚴重的代價!”“既然特裡普斯家族不想主動把人交出來,那麼我們隻好親自來找了。”古丁奧維拓若若大方的說道。“何必呢?這裡是華夏,大家入鄉隨俗,我們華夏有句古話叫做冤冤相報何時了!不如你給我一個麵子?我讓特裡普斯拉維在華夏最好的酒店大擺一桌,請你吃最貴的菜、喝最好的酒、睡最美的妞!大家一笑泯恩仇,冰釋前嫌如何?”陳**滿臉笑容的問道。古丁奧維拓笑容依舊,像是冇聽到陳**所說的話一樣,道:“人皇,彆白費力氣了,你保不住特裡普斯家族的人!古丁家族的事(情qíng),你不要參與,也不能參與,更冇資格參與!”陳**摸了摸鼻子,道:“這話說的我就不(愛ài)聽了!在我的土地上說這麼囂張的話語,這片土地的神明可不會保佑你們古丁家族的人。”“你聽我一句,還是走吧!在華夏,你們殺不了我朋友!”陳**輕描淡寫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