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2961章 守護神

-

在世界八大家族當中,柴斯德羅家族竟然還是墊底般的存在,蘇婉玥簡直不敢去想像,那另外那些家族,會恐怖到一種什麼樣的地步?

這已經不是顫栗的問題了,簡直讓人的靈魂都要嚇散

看到蘇婉玥那驚駭的神情,陳**苦笑一聲,拍了拍蘇婉玥的手背,道:“這個世界可太大了,不為人知的事情也太多了,所以不用這麼驚奇,真正的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啊。”

“不可思議,不敢置信”蘇婉玥驚愕的歎了一聲,呐呐的說道:“我以前從來冇有聽說過神秘八大家族的稱號,這還是第一次!”

“這很正常啊!八大家族之所以神秘,是因為他們隱藏的極深,即便是你們綠源集團在商業上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高度,也很難與他們接觸道。”

陳**淡淡的說道:“他們很少現世,即便就算是站在你的麵前,恐怕你也並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到底是什麼!但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就目前,在世界範圍內具備極大影響力的財閥和集團,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由他們推到前台來的代表和傀儡。”

“如果這不是聳人聽聞的話,那簡直太過震撼與可怕了。”蘇婉玥驚容失色。

“這點我可以作證,我老大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千真萬確!”

特裡普斯拉維苦笑不跌的說道:“我們特裡普斯家族在世人的眼中,已經足夠強了吧?那至少也是神壇級的家族了!可我也不得不承認,在神秘八大家族麵前,我們特裡普斯家族還是冇有什麼底氣啊!哪怕是跟其中最弱的柴斯德羅家族比起來,也有所差距。”

“因為冇底氣,所以纔不敢在英倫國多待了!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趕緊收拾東西打包滾來華夏,蒙陰在老大的庇護下,或許我會稍微安全那麼一點點。”

特裡普斯拉維說道:“畢竟,這裡是華夏,是一個古老而神秘的國度,任何人在踏進這個國度的時候,都會情不自禁的收斂起來,不敢那般張揚放肆。”

“彆把事情想的太完美,敢坑我,我管你死活?要我幫你扛災就不可能,我倒是可以幫你在華夏選一塊風水較好的墓地,再給你買一副上好的棺材。”陳**冇好氣的說道。

特裡普斯拉維鬼叫了起來:“老大,你可不能這樣啊,我對你的信任可是不打半點折扣的,我這也算是把自己的小命托付給你了,你不能辜負了我”

陳**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我想我到時候可以跟古丁家族的人聯絡聯絡,問問看你這條破命值個什麼價,轉手一賣,或許還能小賺一筆。”

“呃如果你能把我賣給古丁家族當夫婿的話,我倒是勉為其難的可以接受。”特裡普斯拉維恬不知恥的說道。

陳**氣得一腳就踹了過去,特裡普斯拉維捂著屁股跳到了一旁,怯生生的看著陳**,那叫一個委屈啊,小模樣看得蘇婉玥都禁不住有些忍俊不禁了起來。

陳**惱火的瞪了特裡普斯拉維一眼,道:“你大爺的,你現在還敢跟我嬉皮笑臉,惹了個天大的禍事,古丁家族怎麼還冇把你弄死呢?真是人生一大遺憾!”

“我有您老人家的神光庇護,想弄死我哪有那麼簡單的事情”特裡普斯拉維的馬屁張口就來。

陳**懶得搭理他,冇好氣的問道:“說說看,你怎麼會跟古丁家族的人結仇的?還讓他們不惜撕破臉皮也要弄死你!連特裡普斯家族的顏麵都絲毫不給。”

“半個月前,在一個酒莊,我把古丁.奧力揍了一頓,打斷了三根肋骨,讓他在病床上昏迷了一個禮拜,差點冇救過來”特裡普斯拉維小心翼翼的說道。

陳**眼睛一瞪道:“古丁.奧力又是什麼人?”

“古丁家族的嫡係成員,古丁.山大那老頭的孫子。”特裡普斯拉維說道。

陳**氣得牙癢癢,抬起腿,又想踹過去,還好特裡普斯拉維的反應快,率先一步跳了出去,堪堪逃過一劫。

“連古丁山大那老鬼的孫子你都敢動,你真是吃了熏天狗膽了!還差點讓彆人的孫子嚥氣了!我看你也彆呆在華夏了,趕緊買張機票,滾回英倫國去,自己選墓地,自己買棺材吧,說不定還能風光厚葬。”陳**氣惱的說道。

特裡普斯拉維滿臉委屈的說道:“我先前也不知道那小子的身份啊!在英倫,還能碰到一個背景比我還通天的人,上帝簡直跟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陳**冷笑一聲,道:“難怪,連特裡普斯家族的麵子都不給,人家也要整死你了。”

蘇婉玥安耐住滿心的驚濤,她看著特裡普斯拉維道:“縱然那個古丁家族再厲害,可在英倫國,以特裡普斯家族的地位和實力,也保不住你?這應該不太可能吧?”

特裡普斯拉維苦笑搖了搖頭道:“並不是說一定就保不住,隻不過,所要付出的代價和承擔的風險太大了!古丁家族的強大是不可否認的,但在英倫,我們特裡普斯家族倒也不會太過懼怕了他們!可底蘊這玩意,玄妙的很,拚不過就是拚不過。”

“正麵硬碰硬,他們想在特裡普斯家族的庇護下整死我,有點困難!但他們如果要在暗中搞事的話,我就有點難以招架了!”

特裡普斯拉維看著陳**,說道:“我說實話,僅僅半個月的時間,我就遇害不下五次,其中有三次,都差點讓我丟掉了小命,簡直喪心病狂。”

對這一點,陳**是深表認同的,世界八大家族,那可是公認的最巔峰家族,其實力和底蘊,是不可估量的,也不是隨便一個家族就能比擬!

他們在陳**這個狂人的心中,都屬於那種高山仰止的存在!

陳**對他們,一直抱著敬畏的態度,進而遠之,能不招惹就絕對不會去招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