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2217章 終現身

-

聽到陳**的話,矮小婦人臉色一變,又連忙道:“我雖然不知道鬼穀在什麼地方,但我可以確定,他一定就在附近,因為他一直都在關注著這件事情,一有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眼目。”

“這點我相信,因為他一直都很想殺我嘛。”陳**點了點頭說道。

“陳**,如果我是你的話,我一定會儘快離開蜀中!這裡太危險,我們百毒宗隻是鬼穀手中的一枚棋子,他在這裡的能量太大,受過他恩惠的人太多!”

矮小婦人說道;“在這裡,你是鬥不過他的,等他親自找上你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其實,我非常期待那一天!怕就怕,他不敢找上門來啊。”陳**冷笑一聲。

“陳**,該說的我都說了,現在可以放了我嗎?”矮小婦人說道。

聞言,陳**嘴角咧出了一個冷冽的弧度,用一種冷漠的眼神看著矮小婦人。

陳**輕聲說道:“很抱歉,你已經失去了最後的價值,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陳**,你不能出爾反爾!!!”矮小婦人驚恐到了極點。

“跟你這樣豬狗不如的人講誠信,豈不證明我跟你是一類人?”陳**殺機乍現。

矮小婦人一個翻身從地下爬起,轉身就向著視窗奔逃!

可在陳**麵前,豈有她逃跑的餘地?

陳**幾個跨步就追上,一探手就擒住了矮小婦人的肩膀!

生死關頭,矮小婦人自然不可能束手就擒,她展開反擊!

但她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在陳**麵前對抗,陳**舉手抬足,就把矮小婦人拍倒在地!

他二話不說,鉗住對方的下顎骨,讓對方的嘴巴張開,直接把青銅小爐內的黑色毒蟲給倒了進去!

“壞事做儘,害人無數!你這種喪儘天良的人,就應該落到這種下場!也讓你嚐嚐這種被蠱蟲噬咬的滋味!”

陳**冷笑了一聲,看都冇再去看矮小婦人一眼,直接轉身走出了木房!

身後,房內,傳出了矮小婦人那撕心裂肺的淒厲慘叫,宛若厲鬼在哀鳴一般。

這個過程持續了很長時間才漸漸停息

從這一刻之後,百毒宗徹底在這個世上除名,從此灰飛煙滅!

站在村中,頂著烈陽,陳**舉目張望!

百毒宗滅了,可鬼穀卻仍舊下落不明!這一點,讓陳**非常的失望!

忽然,就在陳**心生失望的時候,他感覺到有一道無比淩厲的目光在暗中注視著他!

陳**猛然一驚,豁然轉頭望去,隻見在村落外圍,不遠處的一座山丘上,站著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老者!

老者的目光如炬,隔著數百米的距離,似乎都能把陳**的每一個神情看得一清二楚!

四目相觸,有一瞬間的交織,可下一秒,山頭上的黑袍身影猛然一閃,就消失在了陳**的視野當中!

“鬼穀!”陳**下意識的怒吼了一聲。

旋即,他毫不猶豫,朝著村外的山丘方向急奔而去,速度快到極致,讓人看起來就仿若一道光影掠過一般!

數百米的距離,陳**不到半分鐘就掠過,他想也不想,一頭就衝進了茂密的山林當中,朝著山頂方向急速狂奔!

山路崎嶇,荊棘密佈,但這並未能阻攔陳**的步伐,也不能影響他的速度!

關注小說微信公眾號

更好的閱讀小說

微信搜

索名稱:顏書小說閣(微信號YSG.qianqianxs/0/55678/27363721.html

62)

約莫五六分鐘之後,陳**就不可思議的出現在了剛纔黑袍老者出現的方位!

這裡,是一座矮小的山頭,四處還算平坦,是山林中難得的一片空曠之地!

“鬼穀!我知道是你!出來!!!”陳**站在山頭,放聲大吼!

周圍迴音盪漾,異常響亮!但冇有迴應之聲!

陳**目光如電,四處掃射,他道:“既然來都來了,何必再藏頭露尾!我知道你並冇有離開!我想找你,你同樣也想殺我!”

“我們之間,終有一見,你不是有殺心冇殺膽吧?”陳**的聲音渾厚有力!

“陳**,你的膽子很大,真敢追來”過了足足幾秒鐘,一道沉穩且蒼老的聲音從茂密的樹林間傳來!

隨後,就看見一個黑袍老者從林中閃身而來,他的速度很快,在幾株大樹見連續躍動,眨眼之後,就出現在陳**的眼簾當中!

“你是鬼穀?”陳**凝目看去,目光凜凜的落在老者身上!

這是一個身材不高且骨瘦如柴的老人,滿臉的皺紋交錯,宛若磕碑縱橫,但他的雙眼卻非常明亮且有神,矍鑠凜凜,彷彿有精芒閃爍!

他整個人,看上去雖然年事已高,有些弱不禁風的趨勢,卻冇有半分油儘燈枯的模樣。

反倒給人一種渾厚而神秘的感覺!

“說來可笑,你一直都想找我,卻連我是何樣貌,你都一無所知!”老者嗤聲笑道。

“知不知道沒關係,重要的是直覺,你是不是鬼穀,一眼我就能感覺到。”陳**身軀挺拔的站在山頭,遙遙看著十米開外的老人!

在村莊的那一眼,他就確定這個黑袍老者,必是鬼穀無疑!

現在再看,陳**更加確定,這個渾身充滿神秘色彩的老頭,就是他所要尋找的鬼穀!

“冇錯,你很聰明,直覺很準,我便是你想要尋找的鬼穀!!!”鬼穀輕聲說道,聲音低沉,其氣息,有一種延綿不絕的長遠!

“今天總算見著你了,也算我這次蜀中行冇有白白耗費這麼多時間精力!”

陳**臉上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鬼穀,我們素未謀麵,你可是給我送了份大禮啊!指使百毒宗對我多次暗殺,你想作甚?”

“跟你比起來,我這份禮物,不算大!你送我的禮物才叫大!殺我唯一弟子青衣,這個仇,我這個做師父的不報,誰來報?”鬼穀沉聲說道。

陳**的眉頭輕輕一跳,旋即笑了起來,道:“你又未親眼所見,你怎能如此確定?連龍殿都不敢斷定青衣玄武是我所殺,你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