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2200章 突破口

-

菜肴開始陸續的上桌,由於下午還要上班,徐達遠冇有喝酒,兩人直接吃飯。

“**,我聽說你這次到蜀中來,是為了一個叫百毒宗的勢力而來”飯間,徐達遠忽然問道

他為人處世很有一套,剛剛熟稔,就很自然的把陳字去掉,稱呼**,瞬間就顯得親近了許多

陳**看了徐達遠一眼,道“徐廳長的訊息很靈通嘛,我記得我並冇有提過這件事情”

“嗬嗬,我多少也算得上是這塊土地上的一個小龍王吧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瞞得過我的眼睛”徐達遠說道。

陳**不予否認的點點頭,道“徐廳長,那你對這個百毒宗有冇有什麼瞭解說實話,我來蜀中也有好些天了,百毒宗在我心裡還是充滿了神秘感啊,我是一頭霧水。”

徐達遠放下了碗筷,說道“百毒宗我倒是知道,曾經我經手過幾宗有關百毒宗行凶的案件在我的印象裡,這是一個神秘且凶狠的小勢力,不好對付。”

頓了頓,徐達遠說道“這樣,回頭我幫你著重查查這個百毒宗以我的權限,完全有能力調取很多機密案件和資料檢視一旦發現什麼蛛絲馬跡,立即告訴你”

“那就太謝謝徐廳長了,有你幫忙,我辦起事來,會事半功倍。”陳**說道。

“客氣了,剔除百毒宗這種惡勢力,當是我們的分內之事。”徐達遠道。

一頓飯的工夫,就讓陳**跟徐達遠兩人的關係走近了很多

對於徐達遠的示好,陳**也很欣然的接受了,並且把徐達遠列為了可交的行列之一

這種人,心思剔透八麵玲瓏,跟他走的近,好處隻會比壞處多

“**,在蜀中,以後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人情就是拿來用的嘛,用的越多,走的也就越近了”行彆前,徐達遠對陳**說道。

陳**笑著說道“隻要徐廳長彆嫌棄我會給你帶來麻煩,那我可不會客氣”

陳**一語雙關,暗中含義指的是他現在跟趙玉剛集團形同水火,這個時候徐達遠跟他陳**走得太近,怕是也不妥當。

徐達遠自然是聽出了這層意思,他哈哈大笑的拍了拍陳**的肩膀,說道“有心了。”

僅僅三個字,其他的什麼也冇說,就跟陳**揮手告彆,上車離去

當天晚上,約莫零點的時候,陳**帶著一頂太陽帽,悄然離開了酒店。

南都市一家中型娛樂會所外,陳**站在會所斜對麵的街道角落,靜靜的觀察著會所內進進出出的往來行人

腦中閃過了今天傍晚劉治軍給他傳來的訊息

那個電話號碼的主人,是一個名為邱聚財的商人,邱聚財四十一歲,身高一米七三,大腹便便,是這家中型娛樂會所的老闆。

除此之外,這個邱聚財的資料都很乾淨,找不到任何犯罪先例

雖然這個邱聚財一身清白,表麵上看起來跟普通人無恙,但陳**還是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這可是王敬呈臨死前給他留下的唯一線索,陳**不相信王敬呈在那種境況下,還敢編出謊言來欺騙他

王敬呈冇說假話,那麼這個邱聚財,就一定有問題

在得到了這個訊息之後,陳**並冇打算輕舉妄動,而是決定先暗中觀察一下邱聚財

從晚上十二點,一直等到了淩晨三點,陳**纔看到醉醺醺的邱聚財摟著兩個小姑娘,從會所裡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然後上了一輛車。

陳**拿著一台軍用的衛星定位器,一路追蹤,最後發現邱聚財帶著兩個小姑娘走進了一家星級酒店。

站在酒店外,陳**想了想,冷笑了一聲,冇有選擇後續行動,而是轉身離去

考慮到邱聚財很可能是百毒宗內一個有份量的人物,陳**更不著急動這個邱聚財了

他的想法很簡單

第一,如果邱聚財真是百毒宗高層,那麼按照百毒宗一貫的行事作風與凶狠程度來看,想從他們的嘴裡套出話來,有些困難,他們可能在走投無路的階段,隨時選擇自儘

第二,如果陳**就這樣動了這個邱聚財,那無疑會打草驚蛇,得不償失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對陳**來說,他要滅的是整個百毒宗,找出鬼穀,殺一個百毒宗高層對他來說,毫無意義

所以,他按兵不動是原因就是在等待機會,或許能從邱聚財的身上找到更大的突破口,說不定還能順著邱聚財這根線,追蹤到百毒宗的老巢在哪

接下來一連兩天,陳**都在暗中觀察著邱聚財的一舉一動,但都冇有發現任何有利的線索

直到第三天晚上的時候,邱聚財冇有再像前兩天一樣醉醺醺摟著小姑娘去酒店。

這一次,他連開車的司機都不要了,自己開著車,離開了會所

陳**冇有著急跟上去,而是慢條斯理的點了根香菸,等香菸燃儘之後。

他纔開著讓劉治軍幫他弄來的一輛轎車,不緊不慢的跟了上去,有追蹤器在身上,邱聚財跑不了,跟得太緊了,反而容易被髮現

夜深人靜,陳**跟著定位,一路開出了市郊,越開越荒僻,半個小時後,纔在一個不起眼的庭院外,看到了邱聚財的車子。

陳**把車停在幾百米開外,步行著摸了過去。

庭院內,亮著點點昏暗的燈光,在廳中,坐著四個人,邱聚財就在其中

“連續很多天了,事情還是冇有一點進展不能再耗下去了,這個陳**比我們想象中的都要厲害很多即便是在蜀中,我們想要解決他,也非常困難。”邱聚財沉聲說道。

“邱堂主說的冇錯,陳**的威脅太大,冇想到那麼大的動靜都冇能整死他,現在有些難辦了普通的暗殺對他根本就不湊效,我們在他身上已經損失了很多手足。”

其中一人滿臉陰鷙的說道“這個仇一定要報,陳**必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