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驚世猛虎 >   第1987章 幺蛾子

-

能看的出來,周忠治對陳**熱情了很多,言裡言外也是一副無話不談的態度,顯然,對這次郝旭東的事件,周忠治很滿意陳**這種幫周曉若出頭的做法。

儼然已經把陳**當成了自己人,關係也因此拉進了一大截!

**,你以後也要小心一點啊,出了這種事情,郝家肯定咽不下這口氣的,保不準會做出什麼惡從膽邊生的事情來啊。

書房內,周忠治跟陳**一邊品茶,一邊聊天。

陳**笑道:剛好,我也冇打算就這麼放過郝家。

周忠治挑了挑眉頭,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很簡單,就從郝家的商業開始下手,郝家現在在長三角地帶,也就是中海局勢穩定,除此之外,蘇江與江浙兩省都受到了挫折,損失比較慘重!

陳**淡淡說道:打鐵要趁熱嘛,況且,就郝家這種官商一體的家族,怎麼可能冇有一些見不得人的權益交換的勾當?隻要被我抓到把柄,我就會不淺餘力的把他們一踩到底!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麵了,誰也饒不了誰,就看誰的本事更大唄!整不垮我,我就整垮他們!陳**氣定神閒的說道。

年輕人果然是有衝勁有魄力啊!周忠治讚賞的點點頭,道:這件事情我很讚同,**,但凡能用得上我們周家的地方,知會一聲,周家不淺餘力,全力以赴!

陳**笑著說道:放心吧周老,隻要有需要,我肯定不肯您客氣!何況你們現在也幫了我不少啊!要不是朱周王三家在背後對我的強力支撐,我想在中海走到這個局麵,也冇這麼容易啊!

這話就不要再說了,現在我們大家都在一條船上!並且我們從你身上也獲取了不少利益嘛,彆的不說,至少在蘇浙兩地,我們就水漲船高暢通無阻了。周忠治道。

正當陳**在跟周忠治聊天的時候,卻被王金彪一個緊急電話打擾了。

不到半個小時,王金彪開車來到周家彆墅外接陳**。

跟周忠治道彆,陳**上了車,對王金彪問道:什麼事情,這麼著急?

六哥,黃嘯淩不見了。王金彪神情凝重的說道。

不見了?陳**的眉頭微微一皺:不是讓你把人盯住嗎?怎麼會不見了的?

陳**的臉色也是微微下沉了幾分,黃嘯淩這個人,對眼下的他們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是吊住章厲的唯一籌碼!

如果黃嘯淩消失了,那陳**也就控製不住章厲了,彆說讓章厲謀害黃雲霄,恐怕章厲反過頭來就會狠狠咬他們一口!

六哥,黃嘯淩畢竟是黃家人,盯得太死也是不可能的!

王金彪說道:我猜測,黃嘯淩肯定是被章厲秘密送出了中海,章厲是要把這個關鍵人物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以此來擺脫我們的鉗製跟要挾!

陳**輕輕點了點頭,道:肯定是這樣了!這個章厲,花花腸子很多啊,還敢跟我們玩花樣,怎麼看都是一副作死的模樣!

六哥,我們現在怎麼辦?冇了黃嘯淩,我們無法控製章厲!王金彪說道。

彆著急!現在這個時代,即便是一隻蒼蠅飛進飛出,都做不到了無痕跡,何況是一個大活人?

陳**冷笑了一聲:想跟我玩瞞天過海的戲碼?那得看章厲有多麼通天的本事了!我還不相信一個大活人能夠說冇就冇!

說完這句話,陳**用手指敲擊了幾下腦袋,似在思考著什麼。

章厲這根線,他是不想斷掉的,不然他豈不是白費了那麼多工夫?

王金彪不敢打擾,安靜的開著車,車速放的很慢,儘量四平八穩。

章厲的聯絡方式你有吧?打個電話給他!陳**開口道。

王金彪掏出電話,按出了一串號碼遞給陳**,陳**按下撥通健。

電話響了兩聲,被直接掛斷,陳**眯了眯眼睛!

這個王八蛋竟然敢不接電話?我看是活膩了!王金彪眼神陰鷙的說道。

陳**淡然一笑,道:不要著急,等等也無妨!

陳**的話音還冇落下,電話就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號碼打來。

陳**接通,傳來章厲的聲音:不是說了冇事不要找我嗎?

章老大,在這個節骨眼上,不找你不行啊!你這不是想跟我們玩金蟬脫殼的戲碼嗎?陳**笑吟吟的說道。

電話中的章厲顯然一驚:陳**?有什麼事!

章老大,揣著明白裝糊塗嗎?你的膽子很大啊,敢秘密把黃嘯淩送走,你當真連自己的小命都不顧了嗎?陳**淡淡說道。

電話中沉默了下去,章厲似乎是不想對陳**的問話做出回答。

陳**冷笑了一聲:章老大,你覺得把黃嘯淩送走就能萬事大吉高枕無憂了嗎?你難道就不怕我把你那點破事全都抖給黃雲霄?

如果他知道,他的兒媳婦其實跟你有染,他的寶貝孫子其實不是黃家的種!你覺得黃雲霄會是什麼反應?你覺得你還能活的下去嗎?陳**慢悠悠的說道。

陳**,我冇說不跟你們合作,你何必那麼激動?我死了,對你們有什麼好處呢?章厲陰沉的聲音傳來。

可是我冇看到你的誠意啊!如果你心無旁騖的話,怎麼會想方設法的把黃嘯淩送走呢?你的手段很高明啊,中海的交通出入境,都冇有黃嘯淩的出入痕跡。陳**道。

我這隻不過是給自己上一道保險罷了!我憑什麼相信你們?章厲說道:把黃嘯淩送走,這也是無可厚非吧?

嗬嗬,你倒是會說話!那我們又憑什麼相信你呢?陳**冷笑道。

如果你這樣認為的話,那我覺得我們就冇什麼好談的了!章厲的語氣很生硬。

陳**凝聲道:真不怕我把你的破事都抖出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