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臣李景隆叩見皇上!”

“方纔還在說你,你自己就來了!”朱允熥笑道。

李景隆起身,走近些笑道,“臣剛從火器局那邊出來,聽說萬歲爺在這,就馬不停蹄的過來!”說著,頓了頓,“萬歲爺難得有雅興出來溜馬,臣怎麼也要持韁扶鐙!”

說到此處,又笑道,“萬歲爺剛纔在說臣,說什麼?”

“說你媒人做的不錯,給阿斯愣找了個嶽家!”朱允熥笑罵,“堂堂國公,給人家拉縴做媒,你管得夠寬的!”

“若是旁的人臣肯定不管,不過阿斯愣是皇上親衛出身,若不尋個良配,豈不是丟了萬歲爺的臉麵!”李景隆笑道。

“行了,你這廝,說話淨撿好聽的說!”朱允熥笑道,“你來的正是時候,陪朕看看好東西!”

說話之中,那些倭人已經被落地。

漁網兜被放下,臉上罩著的布被揭開,露出兩張極其蒼白,鬍子拉碴,眼神中都是驚恐的臉。

幾個倭人的眼睛瞪得好似球一樣,幾乎突出出來,不安的看著四方,身上瑟瑟發抖。

見狀,朱允熥很想笑。

因為他忽然想起一部電影,被綁著的鬼子,猙獰的大喊,“大哥大姐過年好,你是我的爺,我是你的兒!”

“嗬,倭寇跟咱們長的差不多,都是有鼻子有眼睛呀!”

侍衛鄧平情不自禁的開口發聲,隨後又趕緊閉嘴站在朱允熥身側。

“不但有鼻子有眼睛!而且也有衣冠文字,語言禮儀!”朱允熥隨口說了一句,緩緩上前。

刷刷兩聲,阿斯愣鄧平腰刀出鞘,直接架在了幾個倭寇的脖子上。

抖,劇烈的抖!

幾個倭人,並不知道他們眼前人就是大明皇帝,隻是突然之間被矇住雙眼,聽不到也看不到就被帶到這個地方,心中隻剩下恐懼。

“會說漢話?”朱允熥輕聲問。

一名倭人,拚命的點頭,眼睛通紅。

“叫什麼?”朱允熥又問。

“我小人三下一郎!”那倭人顫抖著說道。

朱允熥看看他,“聽說你是倭寇大名山名氏的家臣?”

官麵上,可以說是倭寇。但這些倭人的真實來曆,何廣義和鐵鉉早就秘摺奏報朱允熥。

“是是是!”那倭人又大聲道,“小人是山名家海船的護衛武士”

“倭國那邊現在什麼情形?”朱允熥忽然問道,“你們還是南北朝並立,諸侯混戰嗎?”

大明朝可不是兩眼一抹黑,不聞天下事。

每年周圍各國的訊息,都會由錦衣衛等輸送朝堂。不過周圍群臣也有些詫異,似乎皇上對倭國那邊格外感興趣。

李景隆開口道,“聖明莫過於萬歲爺,不出宮就知天下事!”

“不打了不打了,現在北朝小鬆天皇一統天下!”山下一郎急道,“但掌權的是幕府,足利義滿!”

“小鬆天皇?”朱允熥微微沉吟。

“住口!”一旁,李景隆對山下一郎大聲嗬斥,“偏僻小邦,人口不過百萬,也敢自稱天皇!普天下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天下唯我大明天子方能稱皇帝。爾等倭國,屁簾大的地方,吃了熊心豹子膽,如此不敬,侮慢天朝!”

說著,李景隆又對朱允熥行禮道,“皇上,倭人不知天高地厚,竟敢自稱皇帝。臣請皇上下旨,臣揚帆起航,統領王師,踏平倭寇!”

“你可拉倒吧!地上的仗還打不明白呢,還指望你出海?”

朱允熥心裡笑罵一句,擺擺手,“你彆插嘴,朕有些話要問這幾個倭人!”

這時,那山下一郎忽然明白了,眼前的居然是大明的皇帝。

一瞬間,他心中驚恐的情緒,竟然被突如其來的興奮和激動取代。

“山下一郎,叩見天朝大明皇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他雖然被綁著,卻不住的用頭搶地,神色極其恭敬。

而後,他忽然扭頭,對著身後那些不懂漢語的倭人大聲怒斥,嘰裡呱啦說了一堆。

隨後那些倭人們,頓時麵露狂熱,異口同聲高呼,“黑卡,板載!板載!板載!”

他們的喊聲突如其來來,鄧平和阿斯愣手中腰刀,差點直接割破他們的脖頸,板載之聲戛然而止。

不怪他們如此激動,如今的大明乃是世界第一大國,在這些倭人的心中,能見到大明的皇帝,何其有幸。彆說是他們,就算是日本的幕府將軍,都以得到大明皇帝的聖旨為榮。

前些年,大明倭國關係有所緩和的時候。足利義滿上書大明,言語頗為恭敬,對明稱臣。老爺子賞了一件蟒袍過去,並賜倭國國王的名號。足利義滿時常把蟒袍穿在身上,引以為榮。

足利義滿這人,朱允熥倒是聽說過,這人就是後世著名動畫一休哥中那個滑稽愚蠢的將軍。但曆史上,這人卻絕不愚蠢,不然也不會成為倭國真正的掌權者。

隻不過,在後世天皇萬世一係的觀點之下,再加上對民稱臣,又不尊皇室,所以揹負千古罵名。

~~

“你們的天皇是擺設,足利義滿的幕府掌權?”朱允熥想想,“其他的諸侯就乖乖聽命嗎?”

“自然不肯!”三下一郎激動得渾身亂顫,“足利義滿在倭國,人神共憤。倭國雖然是偏遠小邦,但禮儀文字傳承於華夏,也講三綱五常!”

“足利義滿以天皇為傀儡,逼迫天皇認他的妻子為乾孃,他自稱父皇”

一番話,讓周圍大明臣子們目瞪口呆。

“天下竟然有如此禽獸,喪心病狂之人!”李景隆怒道。

話音落下,眾人頻頻點頭。君臣父子深入身心,如此大逆不道之事,駭人聽聞。曆朝曆代不是冇有權臣,就算是跋扈如董卓,都不曾如此。

“這位大人說的對,足利義滿喪心病狂!”三下一郎又道,“我倭國雖小,但也知道禮義廉恥。此舉,引來了大名公卿們的不滿。”

“我山名氏依然出兵,討伐足利幕府。但最終,家主兵敗身亡,山名家實力大損。不過,我山名家討賊攘尊之心不停。”

“小人雖是中層武士,可也知道一些內情。這些小人來大明交易,就是為了起兵做準備,購買物資!”

“等等!”朱允熥打斷對方,“你是說,你們倭國又快要打起來了?”

“回大明皇帝陛下!”三下一郎身體扭曲的叩頭,開口道,“這次是百濟王族之後,大名大內義弘閣下組織了反幕聯盟,倉廉大明,山名大名,幾方聯合!”

朱允熥忽然看向何廣義,“朕記得,寧波那邊,合法的倭國的商人,允許靠岸的倭船,都是那個大內義宏弘的吧?”

“回皇上,正是!”何廣義開口道,“大內義弘於倭國諸藩之中,第一個對大明稱臣,所以這些年大明和倭國的交易,都是他一家獨大!”

“這些山民家等,隻能暗中走私!”

說著,何廣義頓了頓,補充道,“這次他們走私的貨物之中,還有造成的違禁品!”

“朕知道了!”朱允熥想想,看著三下一郎,忽然聲音變得和煦起來,“你能不能給朕做一回信使?朕有封賞,給你們的家主!”

頓時,山下一郎臉上滿是那種不可抑製的狂熱。

而朱允熥則有自己的打算。

倭國不是要打嗎?小打小鬨有什麼意思?

冇軍械,大明可以賣給你們!

甚至,等你們打得不相上下的時候,我大明可以用天朝調節的名義,直接出兵!

藉口都現成的,身為天朝上國,怎麼能看著你們倭國的亂臣賊子,挾天子以令諸侯而視而不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