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在過去的兩百年間,那個妖豔如花的少年就出現在了萌娃子幼嫩的年華裡,從她會哭,會笑,會哇哇大叫,到蹣跚學步,到撒潑打滾,從未離開過......

她是真的,很依賴那個少年!

娃子的情緒來得快去的也快,瞬間又睡了過去。

魔君叔叔早已離去,陌雲浪站在床邊,看著年幼純真的萌娃子,站了許久,也思索了許久。

小翼鳥攤在床腳,歪頭瞅著兩父女,決定繼續裝死。

離恨天,放春山。

警幻仙姑看著整個六界百聞不如一見的晚泉上神,心裡有些詫異,不過片刻就平靜下來。

“上神,來我離恨天,可是為了前塵往事?”

放春山上,一片春意盎然,山間隱著亭台花謝,五彩的蝴蝶飛舞其間,果真世外美景。

“不是。”

晚泉上神淡淡開口,情緒無一絲波動,“本尊頗有些好奇,此處連著百裡焰海,極為危險,尋常仙人不敢來此,仙姑卻千萬年來守著這裡,可是為何?”

問出那等問題,警幻仙姑想來也頗為好笑,世間誰人不知,晚泉上神降生於極地冰雪之中,無情無慾,怎會有往事縈繞心頭。

“我守著這離恨天,不過是等著一人!”

過了幾日,萌娃子恢複了往日的神采奕奕,開始打起了小算盤。

陌雲浪這幾日總覺得哪兒有些奇怪,萌娃子不是鬨著出門就是鬨著逛街,還偏偏挑女人最多的地方跑,一路上,娃子使勁兒盯著各色各樣的女人兩眼放光,烏溜溜的眸子賊快賊快的打轉,兩腿兒走不動道,還時不時一副挑大白菜的模樣打量。陌雲浪有些懵,這娃子,咋了?

不久後,萌娃子無精打采的回了屋子,抱著澆水的壺子去了院子,給海棠樹澆了澆水,神情甚是挫敗。

阿孃好難找,唉......

一進院子,陌雲浪就看見萌娃子對著與她一般高的海棠樹長籲短歎,模樣到挺可愛,不過他搞不明白,越越想乾些什麼。

萌娃子當然不會告訴他,她想找個阿孃,免得他被彆的人勾引了去!

時光輾轉,一百年悄然走過,四百歲的萌娃子身量拔高了不少,模樣出落的更為俊俏。

這幾日,魔界氣氛冷凝,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破冰而出,很是嚇人,陌雲浪匆匆從落霞峯迴來,記掛著娃子的生辰。

奔進廚房,嫻熟的炒了幾盤娃子愛吃的菜,一聲意外的呼喚突然傳入陌雲浪耳朵裡,霎時讓堅毅如山的男人微微顫抖。

“阿,阿,爹,阿......阿爹!”

陌雲浪轉身,盯著萌娃子睡眼朦朧的眸子,她小嘴微張,軟軟糯糯的聲音雖不順溜,陌雲浪卻覺得無比動聽。

萌娃子看著頭髮有些灰白,背影卻無比挺直的男人,此刻卻紅了眼眶,“阿,爹,阿......阿爹,不,不,哭......不哭!”

“越越,阿爹的越越......”

他的寶貝......

夜裡,萌娃子坐在院子裡,等著那個承諾他的少年,他說過,等她四百歲了,便帶她去人間玩。

陌雲浪站在一旁,看著萌娃子執著的眸子,隨後抬頭看著夜空,眸色深幽。

“阿爹,洛泱,哥哥,他,他,會來的,看,阿爹,這是,是他,從人間,給,給......越越帶的禮物,他是不是,對,對,越越,很好......”

聽著萌娃子斷斷續續的話,陌雲浪看向娃子的手腕處,心卻在一瞬間寒了......

娃子笑的歡快,冇看見阿爹越發冰冷的眸子。

鏈子發著青紫色光芒,陌雲浪心裡的火一股一股慢慢往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