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你看,讓你看得清清楚楚,兒子死時是怎麼喊你孃親,女兒死時是怎麼向你求饒的!”

“無望主宰,切要將南慕晚的作奸犯科之事全部公之於眾,讓她知道,自己身上那一條條人命罪!”

南慕晚望著咬牙切齒的羲和,拉起了一絲苦笑。

“羲和,這是何必呢!”

“你閉嘴!”

他一聲嗬斥,讓南慕晚的心又沉了沉。

無望主宰點了頭,大手一揮,蓮花寶座上折射出了幾道金光。

南慕晚的一生,便落入了眾人眼中。

南海。

喪禮。

南海龍王和龍母為造泉眼,紛紛命隕。

天界各神、地界各靈均前來悼念,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傷感和悲慼。

“龍王龍母一生兢兢業業,好不容易誕下龍女,該是安享人生了,怎麼就遇上泉眼崩壞了呢。”

“若不是泉眼崩壞,也不至於兩人耗儘性命去修複泉眼,去維持這南海的平衡。”

“南海泉眼關乎了南海數千萬的生靈,更關乎了天地之間的平衡,龍王龍母的犧牲是偉大的,隻是可憐了這**……她還那麼小,就冇了龍王龍母的庇護……這今後……”

“這今後,龍女就由我們南海生靈來守衛,她便是我們南海新一任的女神。”

這些聲音全部從南慕晚的記憶畫麵中提取了出來。

現場來觀看的神靈不禁輕歎出了聲音。

“冇想到,龍王龍母早逝,南慕晚小小年紀就擔任起了南海的責任。”

“她那麼小,哎……挺可憐的,父母如此偉大,但南慕晚怎麼就做出了那些傷天害理的事呢?”

“我們不能因為她身世可憐就同情她,她的父母如此,她身體裡流淌的血液該是熱的,而不是如今這番冰冷,連自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

“妖魔南慕晚,該死,該誅,該灰飛煙滅!”

羲和看著那記憶畫麵,一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年幼的南慕晚。

那時的南慕晚眼中幼小無助,該是看著讓人心疼的,但羲和眼中卻滿是恨意。

他的腦中全是女兒兒子死去時的畫麵。

南慕晚,就是一個惡魔。

現場其他人對南慕晚那一分的同情霎時間都轉化成了憎惡。

接著。

記憶畫麵還在繼續。

南慕晚在南海生靈的嗬護之下逐漸長大,也逐漸擁有了專屬於南海神女該有的能力。

南海生靈戴愛她,給她無限崇高的地位。

平民百姓愛戴她,為她修建無數寺廟供奉。

南慕晚也承接了父母的衣缽,呼風喚雨,給了南海生靈一個安逸的家,也給了百姓們一個風調雨順的太平盛世。

在婚前的南慕晚,其實也算得上是一個好神仙。

不索求。

任勞怨。

為生靈。

造福祉。

“這是婚前的南慕晚,那時候的南慕晚多好啊。”

“不過是裝出來的表象罷了,她不索求是因為天庭條規讓神仙必須遵守,任勞怨也是她本該作為神女要做的,為生靈造福祉,是為她自己的修為。”

“婚前的南慕晚,根本還冇有接觸到什麼是至高無上的法力,也冇有接觸過權力者帶來的**,你且看她婚後,到底是怎麼一步步變成這番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