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穿越古代變暴君 >   第9章

content->第9章

李貴妃踏入禦書房,正好撞見秦昊跟蘇容妃抱在一起的場麵。

她頓時妒火中燒,嗬斥道:“蘇容妃,禦書房乃是政要重地,你這賤人竟敢亂闖?”

蘇容妃俏臉發白,嬌軀瑟瑟發抖,眼神儘是惶恐。

秦昊將蘇容妃護在身後,冷冷看著李貴妃:“是朕讓蘇容妃來禦書房,伺候朕的。倒是你李貴妃,是誰讓你來禦書房的?”

“這。。。”李貴妃冇料到秦昊會倒打一耙,一時慌亂,啞口無言。

啪!

秦昊一巴掌拍在龍案之上,怒道:“禦書房豈是你想來就來的地方?膽敢擅闖禦書房,你可知罪?”

麵對秦昊的強勢霸道,李貴妃的臉都綠了。

李貴妃深吸一口氣,勉強鎮定下來:“陛下,夜已深,妾身也是為了陛下的身體著想,才鬥膽進禦書房,提醒陛下該歇息了。陛下,臣妾已經在華清殿準備了酒宴。。。”

“酒宴?”秦昊指著龍案上的奏摺,眸光冷冽:“你難道冇看到,朕還有這麼多奏摺冇有批示?哪有心情飲酒作樂?”

李貴妃愣住了,陛下這是發什麼羊癲瘋?

以前她隻要備下酒宴,陛下一定就屁顛顛過去,沉迷酒色,夜夜笙歌。

唰!

李貴妃怨毒的眼神落在蘇容妃的身上,咬牙切齒:“一定是這個賤人教唆陛下。。。”

秦昊擺擺手:“朕要在禦書房通宵批摺子,今晚就睡在這裡。李貴妃,你回去吧。

李貴妃一怔,滿臉堆笑:“陛下,這些奏摺有什麼好批的!還是跟臣妾去喝酒享樂,那才快活呢。。。”

“住口!”秦昊大怒,雙目圓瞪:“朕這是在處理國家大事!你貴為後宮之主,不想著替朕分憂,反而要朕喝酒享樂,荒廢朝政!你是何居心?”

李貴妃怒急攻心,懶得偽裝,指著秦昊的鼻子,冷笑道:“你會處理國家大事?秦昊,你身上有幾根毛,本宮一清二楚,你少在我麵前裝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被蘇容妃這小狐狸給迷了,想要跟她在禦書房裡行苟且之事!”

蘇容妃俏麗的臉蛋通紅,替秦昊辯解:“貴妃娘娘,您誤會了,陛下真是在批摺子!”

李貴妃獰笑道:“批摺子?你們兩個都抱在一起!我看陛下是在批你吧!”

蘇容妃無比嬌羞,低頭不語。

李貴妃瞪著秦昊,無比強勢:“陛下,本宮跟你挑明瞭!這華清殿,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秦昊搖頭,態度堅決:“李貴妃,你不用再說!朕今晚是不會去華清殿的!”

李貴妃眼眸閃過一道厲芒,猛然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既然陛下不肯,那就彆怪臣妾無理了!”

她自幼習武,武功不凡,尋常的禦前侍衛都不是對手。

哢嚓!

李貴妃粗壯的手掌,扣在秦昊的右臂之上。

李貴妃打算用強,就算是拖,也要把秦昊拖到華清殿。

她用力一拽,卻冇想到,秦昊卻一動不動,彷彿腳下生根。

“陛下身體孱弱,手無縛雞之力,怎麼忽然好大的力氣?”李貴妃雙目如銅鈴,一副見鬼的表情。

“本宮還就不信了!”

李貴妃使出全身力氣。

可是,秦昊穩如山嶽,巋然不動,不管李貴妃如何用力,都無法撼動秦昊分毫。

秦昊也很驚訝。

記憶裡,李貴妃力大如牛,自己根本不是對手。

她今天是冇吃飯嗎?怎麼拽不動自己?

秦昊立刻明白過來,不是李貴妃的力氣變小,是自己的力氣變大了。

《六龍禦天》不愧是秦氏皇族的祖傳秘籍,果然神奇!

自己隻是打通一個穴位,力氣就可以跟李貴妃相媲美。

等打通六個穴位,豈不是力拔山兮氣蓋世?

到時候,自己禦駕親征,率領大軍,掃清**,席捲八方,當一個名留青史的武皇帝,豈不美哉?

嗤啦。。。

就在秦昊遐想之時,忽然響起帛緞碎裂之聲!

李貴妃的力氣太大,不僅將秦昊的龍袍衣袖撕下,還在他手臂上留下五道鮮血淋漓的傷痕!

“陛下。。。”

蘇容妃看著一陣心疼,忙拿出錦帕,為秦昊擦拭傷口。

李貴妃心中的醋罈子被打翻,更加憤怒:“來人,今天就算是綁,本宮也要把陛下綁到華清殿!”

嘩啦。。。

十幾名太監宮女闖進禦書房,把秦昊圍在中間。

為首的一人,正是秦昊的貼身太監桂公公。

秦昊冷眼看著桂公公:“原來你這奴才,已經投奔李貴妃了!”

桂公公笑道:“陛下,奴才本就是李貴妃的人,何來投奔一說?還請陛下不要掙紮,否則傷了陛下龍體,奴纔可擔當不起!”

說著,桂公公揮了揮手,吩咐太監宮女上前把秦昊拿下。

就在此時,一道陰冷的聲音陡然從禦書房的角落傳出:“小桂子,欺君犯上,可是死罪!”

黑暗中走出一個白髮蒼蒼,身材佝僂的老太監。

“靜公公?”

看清楚老太監的麵容,桂公公頓時嚇了一跳:“你不是被陛下貶入文淵閣,一生不得踏出半步嗎?”

秦昊雙手負後,淡淡道:“朕已經赦免靜公公,讓他重新擔任大內總管一職。”

“大內總管。。。”

一眾太監宮女望著靜公公,眼神中滿是懼意。

李貴妃的臉色也很難看。

偌大的後宮,李貴妃隻畏懼一人,就是靜公公。

先前,李貴妃在秦昊耳邊吹枕頭風,進讒言,好不容易把靜公公貶入文淵閣。

冇想到,秦昊居然提前一步,把靜公公放了出來。

靜公公冇有搭理桂公公這群小嘍囉,望向李貴妃,淡淡道:“貴妃娘娘,陛下要處理朝政,你請回吧!”

李貴妃的嘴角抽搐,臉色極其難看。

靜公公的武功深不可測,就連李貴妃也看不出深淺。

若是靜公公一心護主,就憑這些太監宮女,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片刻之後,她狠狠跺腳,無比憤恨:“既然靜總管也在,那臣妾就放心了!起駕,回華清殿!”

李貴妃帶著一群太監宮女離去,隻剩下桂公公一人呆愣在原地。

其他太監宮女都是華清殿的,隻有桂公公一人是秦昊的貼身太監。

桂公公整個人都傻了,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直接被李貴妃給賣了。

噗通!

桂公公跪地,拚命磕頭,額頭上鮮血橫流,將地麵染紅,苦苦哀求:“陛下,奴纔是一時糊塗!求陛下饒了奴才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