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穿越古代變暴君 >   第7章

content->第7章

秦昊拿起秘籍,翻看了幾眼,發現完全看不懂:“靜公公,朕看不懂,怎麼修煉?”

靜公公忙道:“陛下,您生性愚鈍,冇有耐性,不是練武的料子。最重要的是,您年齡太大,又失了元陽,就算您能看懂,修煉起來也是事倍功半。”

秦昊臉色一沉:“你在拿朕尋開心?”

靜公公滿頭大汗:“陛下,老奴不是這個意思。請您盤膝坐下即可。”

秦昊依言坐下。

靜公公坐在秦昊身後:“陛下,六龍禦天要打開六個穴位。老奴幫您運氣,今天暫且打開一穴,您隻需要大腦放空,什麼都不要想,靜坐半個時辰。”

秦昊點頭,心中暗爽。

當皇上也太舒服了。

就連練功,都不需要自己費心,就有絕世高手幫忙運氣。

當即,靜公公伸出雙手,按在秦昊背部的兩處大穴之上。

轟隆!

浩瀚的內力湧入到秦昊的體內,在靜公公的引導下,在他的經脈之中流轉。

秦昊隻覺得身體內暖洋洋的,像是在泡溫泉,說不出的舒服。

半個時辰後。

秦昊站起身,活動著筋骨,隻覺得頭腦清晰,耳聰目明,體內有用不完的力氣。

靜公公卻臉色蒼白,用儘全身力氣,才勉強站起來,大口喘著粗氣,額頭上遍佈汗珠。

秦昊忙問道:“靜公公,你這是?”

靜公公擺擺手:“陛下,老奴剛纔耗費二十年功力,幫您打開一穴,隻是有點累,並無大礙。”

秦昊吃了一驚。

靜公公為了自己,可謂是操碎了心,不惜耗費自身功力,來幫自己練功。

秦昊低聲道:“靜公公,多謝你了。”

靜公公輕輕搖頭:“陛下,老奴是閹人,冇有後代,也不貪慕權勢。老奴隻想服侍皇上!希望皇上也爭點氣,坐穩帝位,不要讓那些亂臣賊子得逞。”

秦昊鼻頭髮酸,內心感慨萬千。

這滿朝文武各懷鬼胎,還冇有一個太監對自己忠心。

難怪曆史上,有那麼多太監把持朝政,禍國殃民。

大臣們都靠不住,皇上孤家寡人一個,不依靠太監,如何跟權臣抗衡?

秦昊雙手負後,銳氣十足道:“朕不會辜負你!隨朕去禦書房!朕要批摺子,處理朝政!”

靜公公抖擻精神,跟在秦昊身後,來到禦書房。

秦昊忽然想起一件事,吩咐道:“傳旨下去,讓蘇起蘇將軍秘密來禦書房一趟!朕有要事相商!對了,讓蘇容妃也過來。”

“遵旨。”靜公公立刻去辦。

幾個時辰後。

蘇起和蘇容妃父女兩人先後來到禦書房,下跪道:“參見陛下!”

秦昊笑著道:“兩位愛卿快平身,來人,賜座。”

立刻有太監搬了兩張花梨木椅子過來,伺候兩人坐下。

蘇起是三朝元老,什麼大風大浪冇有見過。

對於秦昊禮賢下士的行為,蘇起雖覺得詫異,卻根本不吃這一套。

在蘇起的心目裡,秦昊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昏君。

雖說今日早朝,秦昊狠狠掃了李牧麵子,讓蘇起出了一口心頭惡氣。

可是,秦昊平日裡在朝堂上的昏庸無能,以及把自己女兒獻給李牧的事,蘇起一想起來就恨的牙根癢癢。

不等秦昊說話,蘇起率先開口:“陛下,老臣正好有事找您!”

秦昊挑眉:“蘇將軍有何事?”

蘇起直接道:“臣年事已高,身體每況愈下,早已力不從心。臣想向陛下申請,告老還鄉。”

秦昊一臉尷尬。

自己叫蘇起過來,本來是想重用他,任命他為征西大將軍,運送軍餉去西境的。

冇料到,蘇起率先請辭,想要告老還鄉。

秦昊的計劃被徹底打亂。

蘇容妃忙站起來:“父親,老驥伏櫪,誌在千裡,您為人臣子,當報效朝廷,為陛下分憂啊!”

蘇起冷哼一聲:“老夫倒是想報效朝廷。可亂臣賊子當道,我空有一身抱負,無處施展!我不告老還鄉,還能怎麼辦?”

蘇起武將出身,是個直脾氣。

何況,他已經打算告老還鄉,也不怕得罪秦昊這昏君,說話十分難聽。

蘇容妃俏臉發白,花容失色,忙跪在秦昊麵前:“陛下,我父親有些意氣用事,一時失言!陛下要責罰,就責罰臣妾吧!”

秦昊伸手將蘇容妃攙扶起來,沉聲道:“蘇老將軍說的對!這本就是朕的錯。朕怎麼會責罰他?朕更不捨得責罰你啊!”

蘇起愣住了,深深看了秦昊一眼。

他不敢相信,如此深明大義的話,會從秦昊這個昏君的口中說出。

秦昊向蘇起躬身行禮,態度誠懇:“蘇老將軍,朕本想任命你為征西大將軍,運送軍糧去西境。。。”

蘇起眸光一閃,立刻明白,陛下是用征西大將軍這個職位收買自己,讓自己跟李家抗衡。

蘇起跟李家向來不對付。

隻要能讓李家吃癟,蘇起自然樂意。

可是,蘇起一想到自己跟李家鷸蚌相爭,讓秦昊這個昏君得利。

蘇起心裡就很不舒服。

“哼,想要拿我當槍使。想得美!”蘇起心中冷哼一聲,準備推辭。

秦昊看穿蘇起的想法,微微一笑:“蘇老將軍,你既然身體不好,想要告老還鄉,朕也不攔著你!哎,朕手下無人,隻能任命李克虜這庸才當征西大將軍!蘇容妃,替朕研墨,朕要下聖旨。。。”

蘇起一聽,頓時急了:“陛下,使不得!誰都可以當征西大將軍,唯獨李克虜這個草包不行!”

秦昊攤了攤手:“那怎麼辦?李克虜不行,你又要告老還鄉,朕實在想不到合適的人選啊。。。”

蘇起脫口而出:“陛下,老臣不告老還鄉了,老臣願意擔任征西大將軍一職。。。”

話未說完,蘇起就看到秦昊臉上露出狐狸般的狡猾笑容。

蘇起心裡咯噔一下。

中計了!

自己落入秦昊的陷阱裡!

更可怕的是,這不是陰謀,而是陽謀!

蘇起望著秦昊,一臉不可思議。

這個昏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心機?

連自己都被玩弄於鼓掌之中?

蘇起的目光落在蘇容妃身上,看到她正一臉崇拜望著秦昊,他心裡頓時明白了。

“女兒。。。這計謀,一定是你教給陛下的吧?你這是。。。坑爹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