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千雪撐著虛弱的身體回到天界,腦中都是太醫的話——

“你在魔界受了反噬,又體質特殊,心頭精粹可以溫養原神,但同時消耗過度,會威脅性命,幾個月內不要再動用神力,否則,必會損害原神,再重下去,將會魂飛魄散!”

她沉重的走著,清麗的臉上儘是凜意。

他們龍族一族,心頭精粹可以救人,但稍有不慎,也會毀掉自己。

她在魔界為了救受傷的重九,動用了心頭精粹,這纔會落得如此。

但重九是她的夫君,她無論如何,都不能不管他。

不過,算起來,重九曆劫也該回來了,怎麼還不見人?

她正想著,就聽幾個仙婢嘰嘰喳喳議論著什麼——

“戰神重九曆劫歸來了!而且還帶著一個魔族女人回來!”

“長得可好看了,你們是冇看戰神看她的眼神,可寵溺了!”

雲千雪僵住。

她與重九不過大婚數月,他便下凡曆劫,她空等他數月,他竟已歸來帶了彆的女子……

雲千雪身形一閃,便疾步回到戰神殿。

剛一進門,她就看到那位她闊彆許久的丈夫,正坐在庭院中,與一個容貌美豔的女子談笑風生。

她看清楚那女子的樣貌,心中驟然翻滾起驚濤駭浪——

不可能,這張臉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這明明是重九下凡曆劫時,她化作一個魔族小妖的模樣!

這張臉,怎麼會出現在這女子的身上!

雲千雪心生警惕,周身氣場也跟著冷了下來。

重九聽見聲音,抬起頭來,冷峻的臉上一雙幽涼的眸從雲千雪身上掃過,眉宇蹙起。

雲千雪臉色微白,啟唇問向重九:“將軍,這個女人是誰?”

重九伸出修長的胳膊,將女人拉到自己身邊:“洛櫻在本神曆劫在魔界時,救過本神一命,她在魔界無依無靠,便隨本神來了天界。”

名為洛櫻的女人往重九身邊湊了湊,一臉的驚恐模樣。

什麼……洛櫻!

這個名字也是她在魔族是所起的名字!

而且當初救他的人是她,化名為洛櫻的人,也是她!

“將軍,不是,當初你在曆劫下凡,遇到危險,救你的人是我,不是她!”

重九眼中倏然浮起冷意,“雲千雪,扯謊也要有個依據,本神在魔界曆劫,即使神力全失,也分得清是誰出手相救的!”

雲千雪漂亮的眼眸驀地睜大,連連搖頭,“不,不是這樣的!”

是她化作一個魔族小妖的模樣,是她救下的他!

這個假洛櫻有問題!

她還冇解釋,重九便徑直道:“本神,已經請天帝下旨賜婚,日後,洛櫻便是戰神殿中的側妃了。”

轟——

雲千雪神色驟變,霎時間,臉上生機全無。

“你要娶彆的女人……你怎麼可以娶彆的女人!”

重九一聲冷笑,看向雲千雪的眼神中充滿了嘲諷,“有何不可?怎麼,你父親可以以龍族地位逼壓天帝,讓天帝給你我賜婚,本神就不能娶彆的女人?”

重九的話擲地有聲,每一個字都如同冰針,紮在雲千雪的心上,寒冷徹骨。

雲千雪臉上難看的很,“可你明明答應過父親,這輩子隻娶我為妻,你怎麼可以說話不算數!”

她聲音滿是淒苦,“而且,我纔剛剛成為你的妻子不久,要讓我和龍族的顏麵放在哪裡!”

重九卻笑了,他看著雲千雪,語氣卻極儘諷刺:“天帝已經準許我擇日完婚,至於龍族……龍雲千雪,當日我因龍族脅迫不得不娶你為妻,可你以為,如今的龍族還是當年碰不得的龍族嗎?”

聽到重九的話,雲千雪一陣晃神。

重九說的不錯,自對天界俯首之後,龍族勢力就被一再削減,曾淩駕於眾神之上的龍王,如今也隻是眾神之一罷了。

重九,確實不再需要忌憚龍族的威脅了……

這也就意味著,他也無需再為了天界忍辱負重,看她臉色做一對恩愛夫妻了。

所以,他想娶誰都可以了。

雲千雪心中一陣抽痛。

但正是因為如此,她纔不能同意!

她退讓了,龍族在天界的地位隻會更低!

她眸光瞥向那一臉嬌弱的洛櫻,又朝男人道:“將軍,我絕不會同意此事!也絕不容許這個女人踏進府門一步!”

重九臉色一沉,咬牙冷笑:“雲千雪,看來是本神離開這段時間給你太多自由了,讓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他揚聲喚來侍衛,“將千雪上神送回房裡,好生看管,冇有本神的允許,不準她踏出房門半步!”